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得手
    :

    “麻蛋,找错房间了。”憨皮骂了一声,就准备再出去找。“等等。”

    这里是办公室,而且还锁着门,看来应该是领导办公室,就算是领导办公室,在这个院中院,也没有必要锁着吧,如果是放被抄的东西还好说,一间办公室而已,完全没有必要。

    既然锁着了,就一定有什么秘密,先看看再说。

    想到就做,憨皮就开始在这间办公室翻箱倒柜,当然,他没有发出声音,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被抓到就完啦。

    这个办公室憨皮翻了一遍,别说那些老物件了,连个屁都没有翻出来,就在憨皮要出去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个文件柜,让他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这个文件柜是一个铁质的文件柜,刚才憨皮已经翻过,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他想起来了,在这个文件柜最下面有半尺高的空间,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憨皮连忙走了过去,把最下面的柜门打开,果然,从上面看,下面就是低层,可是这半尺高的地方,不可能都是铁的吧,憨皮轻轻地敲了几下,并不是实的,这说明这底层下面是空的。

    这是一个铁柜,下面挨着地,不可能从下面打开,一圈也都是铁的,也不可能,那么只能从上面打开,憨皮仔细的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可以打开的地方。

    “难道我猜错了。”憨皮皱了皱眉头。

    可是不对啊,谁做柜子,把下面空出来那么多,这不是把柜子的利用价值减少了吗。

    憨皮还是不死心,又继续找,因为是晚上,看不清楚,憨皮又不能开灯,只能摸黑找。

    “娘的,我怎么这么傻。”憨皮拍了一下脑袋。

    他只想到有什么开关或者是锁,就没有想到最简单的一个方法,这很可能就没有开关和锁,这就是一块铁板而已,直接放在上面。

    想到这憨皮就试了一下,按了一头,另外一头果然起来了,憨皮把铁板拿看,看到里面的东西,憨皮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因为这里面整整齐齐码的全部是大黄鱼。

    这柜子有一米二宽,厚度在六十公分左右,而这个暗格有近二十公分高,这能放多少黄金啊,憨皮简直不敢相信,寸金,寸金,也就是说一寸就是一斤,按照这个空间来计算,这里最起码有一吨多将近两吨。

    一米二宽,那就是三十六寸,六十公分厚是二十寸,二十公分高是六寸,三十六乘于二十再乘于六,就是四千三百二十,这里虽然没有完全放满也差不多,憨皮按将近两吨算,也没有少说。

    看来这间办公室应该是塑料厂革委会主任的办公室,这些黄金他绝对不敢拿回家,为什么会放在办公室,因为办公室比家里安全。

    放在办公室里,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被人发现,也可以说是暂时保管,放在家里就不一样了,被人发现,那可就是贪污到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再说了,这么多黄金,怎么弄回家,这太显眼,估计这个主任是准备过了这一段时间再想办法弄出去,没想到便宜了憨皮。

    这还有什么说的,空间打开,不到一分钟,柜子里的这些大黄鱼就一根不剩。

    憨皮心里暗爽,今天算是没有白来,就算是没有找到那些老物件,也算是值了,不过老物件还是要找,因为憨皮对那些老物件比对黄金更敢兴趣。

    小心翼翼的把柜子恢复原状,憨皮又悄悄地离开这间办公室。

    本来憨皮是准备用迷香把这个院子里的人都迷晕,可是这样太危险,因为大家都在屋里睡觉,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迷晕,太浪费时间,甚至还有被发现的危险。

    看到是从里面锁的门,憨皮就轻轻地走越过去,看到是从外面锁的房间,憨皮就准备进去看看,就这样一直查找了十几间,一直没有找到从外面锁的房间。

    就在憨皮准备放弃的时候,又让他发现一间从外面锁的门,这还有什么说的,直接打开进去。

    这个时候,是夜里三点左右,是人最乏,也是睡的最香的时候,只要憨皮动静不是太大,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刚才之所以想放弃,是因为天已经不早了。

    这可是夏天,四点多五点天就亮了,如果再耽误一会,自己就会有危险,到时候别的不说,塑料厂可是有工人的,谁知道出去的时候会不会碰到。

    打开门进去以后,憨皮知道,自己找到对了地方,这个时候也不管是什么东西了,先收起来再说,大不了回去以后慢慢的看。

    上次在毛纺厂收那些东西,憨皮用了二十分钟,因为他都是看过以后再收,这次用了不到三分钟,而且这里的东西比毛纺厂那次还多,这也很正常。

    毛纺厂那次,是运动刚开始,而这个时候,运动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这里的东西当然会更多。

    收完以后,憨皮一分钟都没有停留,先悄悄地出了塑料厂革委会,然后又按照来时的路返回去,还是翻墙出去,到了墙头外面,骑上自行车回去。

    。。。。。。

    第二天早上,憨皮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该起床起床,该干嘛干嘛,根本就不像是才睡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

    至于塑料厂那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憨皮不知道,也根本不需要知道,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塑料厂绝对会炸锅,而且不会比毛纺厂那次的事情小。

    “师傅!”

    正在打扫院子的猴子看到憨皮起来,连忙过来打招呼。

    “嗯!你继续。”憨皮点了点头。

    虽然才睡了一个多小时,憨皮没有感觉到一点困,可能是激动的,当然,更多的是兴奋。

    猴子不知道憨皮夜里出去过,别说是猴子,就连和他住在一个屋子里的陈晓都不知道,憨皮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不是说防着猴子和妹妹,憨皮这是不想让他们担心,更不想牵连到他们。

    一次的顺利,不代表每次都顺利,万一出点什么事,最起码不会牵连到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