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憨皮的着急
    “行,我知道了,下次再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一定打的他们屁滚尿流,保证连他们妈妈都不认识。”

    “嗯!就这么办,不过下手注意点分寸,别把人打坏了。”

    刘主任可是知道憨皮这家伙的混劲,如果真让他放手干,估计没有几个能囫囵着出去,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是他也兜不着,这可不是开玩笑。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最多就是教训一下。”

    最多教训一下,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这些家伙最好不要落在他手里,要不然有他们哭的,如果不是刘主任多事,估计刚才那几个家伙已经让憨皮给教训了。

    刘主任说道:“你知道分寸就好。”说完就走了回去,继续喝酒。

    这个年代的官和后世不一样,这个年代的官不会那么贪,当然,这只是说大部分,小部分人还是很贪的,大部分都比较喜欢多吃多占。

    没事就出去吃饭喝酒,反正也不花自己的钱,有句话叫不吃白不吃,在这个年代是最适合。

    “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知道该怎么处理了吧?”在进去做饭之前,憨皮问了一下李雨熙。

    李雨熙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

    这是第一次,也绝对是最后一次,刚才如果不是刘主任他们在这里吃饭,憨皮连给那些人废话都不会说。

    如果是有组织的红袖标,憨皮可能还要考虑一下影响,像这种没有组织的,连考虑都不需要。

    “猴子,上菜。”

    “好的师傅。”

    猴子跟着憨皮进去了,这家伙,刚才有事情的时候,他竟然没有上去,让李雨熙一个女孩子过去,憨皮这是给他叫进去训他,在外面有外人,憨皮不好说什么。

    “刚才你干嘛去了?”

    进去以后,憨皮直接就问。

    “我刚才在打扫卫生。”

    “你……我和你说过多少次,有客人在的时候,不能打扫卫生,你怎么老是记不住。”

    打扫卫生就会有扬尘,这个在饭店来说是大忌,特别是这种小饭馆,大饭店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大饭店条件好,就算是打扫卫生也不会出现扬尘。

    “对不起师傅。”

    “行了,下不为例,还有,以后饭店有什么事情,我又不在外面,你要冲在前面,让一个女孩子冲在前面算是怎么回事。”

    “知道了师傅。”

    憨皮瞪了一眼猴子说道:“好了,你出去吧。”

    “唉!”在猴子出去以后,憨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继续炒菜。

    十二点多的时候,饭店里的人少了很多,就连刘主任他们也走了,小玉这丫头跑了进来说道:“憨叔,陈晓姨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开饭?”

    憨皮头都没抬说道:“吃饭着什么急,让她等一会,我正在做。”

    “哦!知道了。”小丫头点了点头,然后就跑回去了。

    要说饿也是憨皮他们,忙了一中午,肚子早就饿了,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一些什么都不做的人还喊饿。

    憨皮很快就把饭菜做好了,然后装在食盒里对猴子说道:“把饭菜给他们送回去,然后过来吃饭,哦对了,这里面还有胡爷爷他们一份。”

    “好的师傅。”

    “我们要在饭店吃吗?”

    李雨熙看到在猴子走了以后,憨皮就把饭菜摆在一张桌子上。

    “对,我们在饭店吃,回去也没有地方坐。”

    憨皮家里人太多,回去还真没有地方吃饭,另外就是李雨熙,胡爷爷他们年纪大了,吃的饭菜都比较软和,并不适合李雨熙的口味。

    憨皮他们吃完饭以后,客人也全部走了,三个人把门从里面关上,就开始清点中午的营业额。

    “师傅,这开饭店和咱们之前代加工是不一样啊。”

    “废话。”憨皮给了猴子一个白眼说道:“以前加工一个菜两毛钱,现在卖一个菜最便宜都五毛,这还是素菜,肉菜最便宜就两块钱,这能一样吗。”

    憨皮这里的价格比较贵,在别的小馆子,一个肉菜也不过几毛钱,最多不会超过一块,可是在这里,一个素菜都赶上别的地方肉菜价。

    “你那里多少?”

    憨皮把自己手里的钱点好以后问猴子。

    “师傅,我这里一百三十七块四毛。”

    “嗯!我这里二百二十五,也就是说,这一个中午,我们的营业额是三百六十多。”

    “还有这些粮票和肉票,肉票一共五十二斤二两,粮票是二十斤零六两。”李雨熙也把手里的粮票和肉票数完。

    “不错,不错。”憨皮笑眯眯的点着头。

    这确实不错,因为这里的饭菜比较贵,憨皮赚的比较多,就今天一上午,憨皮算了一下,除去材料费,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憨皮最少赚了三百块。

    这还是因为中午吃饭的人少,估计下午会更多,憨皮想的不多,每天能赚五百块钱就行,有了这些钱,憨皮就可以收到很多老物件。

    “给。”憨皮拿出来十块钱递给李雨熙。

    “憨皮,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给你的奖励,今天生意好,给你一点奖励,你可以去买点东西。”

    憨皮这是变相的给她钱,一个女孩子,如果身上没有一点钱,这可说不过去,特别是李雨熙这样的女孩子,爱干净,这些钱可以买点洗漱用品。

    “我,我不要。”李雨熙连忙推辞。

    “让你拿着就拿着,回头去供销社买点东西,胡爷爷家里的情况我知道,也没有什么你可以用的东西。”

    “谢谢你憨皮,我知道了。”

    转眼间饭店开业了好几天,憨皮慢慢的就着急了,虽然每天都有很多收入,可是憨皮在乎的根本就不是钱,因为他知道,就在他开饭店这几天,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从这个世上消失。

    这天晚上,饭店又来一波客人,同样是红袖标,憨皮发现了一个现象,来他这里吃饭的,基本上都是红袖标,可以这么说,来十个人起码有九个半都是红袖标。

    也是,也只有红袖标能吃得起,普通人没有几个能吃得起这些饭菜,红袖标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