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准备,徐大海要送礼
    猴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饭店可是师傅让关的,而且连牌子都摘了下来,他不明白师傅今天抽什么风,怎么又想着把饭店开门了。

    “饭店过几天要开门。”

    “什么!师傅,您没有发烧吧?”

    “你才发烧呢,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在事情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憨皮是不会和猴子说的,再说了,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最起码暂时还不能告诉他,要不然这家伙非满世界的嚷嚷。

    “知道了师傅,我这就去。”

    猴子打扫卫生去了,憨皮出去了一趟,弄了一块板回来,这玩意可不好弄,憨皮这是在毛纺厂找的,估计除了毛纺厂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弄到。

    他准备自己写,上次不就是他自己弄的吗。

    弄这玩意很简单,先用铅笔画出来一个轮廓,然后用墨水刷上,一块招牌就做好了,比较简单,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讲究。

    。。。。。。

    “老胡,人我给你送回来了。”

    晚上,让这些老师在家里吃了一顿饭,憨皮就把他们送了回去。

    “好的,我知道了。”

    胡组长答应一声,就安排人把这些老师又带了进去。

    “老胡,你等一下,我还有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

    “是这样的,明天我想多带出去一个人。”

    本来憨皮是今天早上就要把那位老师带出去的,可是昨天他们回来以后就被带了出去,根本没有和那位老师通气,这不,今天憨皮提前和老胡说了一声。

    “我说憨皮,怎么还带啊,你妹妹的老师不都在这里吗?”

    “老胡,帮个忙,另外和你说个事,过几天我饭店就开门了,到时候我请你吃饭。”

    “什么?憨皮,你可不要胡来。”

    听到憨皮说饭店开门,把老胡吓了一跳,也是,这可不是开玩笑,憨皮之前做还没有什么,毕竟那时候没有这个运动,可是现在不行了,动不动就要上纲上线。

    “放心吧老胡,我这可不是自己开,而是变成新街口革委会食堂,你说我可以开不?”

    “啊!不是吧。”

    “是的!”憨皮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当然没问题,不过你小子太不地道,你有这个打算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你也可以依咱们毛纺厂的名义开啊。”

    “这有什么区别吗?”憨皮皱了皱眉头。

    “哦,区别倒是没有,不过你要是依毛纺厂的名义,不就更名正言顺了,毕竟你是毛纺厂的人。”

    没错,憨皮还真是毛纺厂的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他在领着毛纺厂的工资,可是他更是新街口的人,如果论级别的话,新街口可是比毛纺厂级别高。

    你一个毛纺厂才多少人,最多也不过上万人,可是一个新街口多少人,起码有几十万,另外就连毛纺厂都归新街口街道办管。

    别说憨皮之前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他也知道应该挂在什么地方好。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我说的事情怎么样?”

    “行,回头我安排一下,明天早上你过来带人。”

    “谢了,哦,对了,如果以后我忙起来,很可能就没有时间过来领人,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我妹妹或者我徒弟过来。”

    “也行,反正人不跑就没事。”

    “放心吧,绝对不会跑。”

    “那就行。”

    憨皮和胡组长说完就回去了。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刘主任把文件准备好,只要文件到了,憨皮准备马上就可以开业。

    。。。。。。

    憨皮这边感觉到什么都特别顺利,徐大海就不那么顺利了,这天徐大海身体好了,就准备拿出一些珠宝去送礼,两口子把衣柜挪开。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砖头取出来,当徐大海去抱坛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这坛子太轻了,连忙把坛子抱出来打开,看了一眼,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徐大海连忙把手伸进去掏了一把,抓了一把黏糊糊的出来。

    旁边的陈芳,看到徐大海手里抓的东西。“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憨皮,憨皮,你个王八蛋我给你没完。”

    徐大海不用想别人,能神不知鬼不觉进他家,还轻易的把衣柜挪开,除了憨皮没有别人,当然,徐大海也不是没有想过别人,可是没有可能。

    能轻易的把衣柜挪开,除非有三四个人一起,院子里是有这么多人,可是这些人不可能一起来他徐大海家里,而且还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

    如果是外面的人,那就更不可能了,外面的人进这个院,除非是有事情,要不然也进不来,那么现在就剩下憨皮一个人,而且还在坛子里拉一泡,除了憨皮,没有人会这么恶心他。

    “大海,这真是憨皮干的?”

    陈芳差点没有把苦胆吐出来,吐完以后,就连忙过来问徐大海。

    “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我去找他去。”陈芳说完就准备出去。

    “你给我回来。”

    “干嘛?”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这事能说出去吗。”

    “那,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便宜他了。”

    “不便宜他又能怎么办,难道你还想去告他,如果是那样的话,估计憨皮没有进去,我就先进去了。”

    徐大海让陈芳给他打水把手洗了,那是洗了一遍又一遍,一块香皂都用完了,徐大海还是感觉到不干净,闻了一下还是感觉到手是臭的。

    “那你送礼怎么办?”

    “我前几天给你那几根大黄鱼你给你妈没有?”

    陈芳在娘家借了不少钱,徐大海弄到钱以后,就给了陈芳几根大黄鱼,让她还给娘家。

    “你干嘛?那可是还我娘家的。”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你说我要是当上了轧钢厂专案组组长,那玩意要多少没有。”

    “呃!”

    陈芳想了想,脸上马上就露出笑容,说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

    陈芳把衣柜最底层打开,四根大黄鱼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百密一疏啊,就连憨皮也没有想到,徐大海家里竟然还藏着四根大黄鱼,如果要是知道的话,那天夜里就是把徐大海家里翻个遍他也要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