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锦衣夜行【求打赏加更】
    “开个屁门啊,我劝你也别等了,都去搞运动去了,那还有人开门。”

    “什么?老刘,你是说这些王八蛋也去搞运动去了。”

    “嘘,我说憨皮,你就不能改一下你那脾气,你这要是让人听得,你说会怎么样。”

    “他娘的,爱听不听,种子公司,你就好好的卖你的种子就可以,你说他们也去凑什么热闹。”

    “行了,行了,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情,另外还有,如果没有什么事,就不要在大街上瞎遛,早点回去,在家里待着多好。”

    刘主任对憨皮,这么说呢,应该还不错,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提醒他让他不要在外面乱跑。

    “我说老刘,你他娘的还说我,你不是一样在外面。”

    “我这是有工作,能和你一样吗?还有,你说你没事给人家弄什么种子,这是你该管的事吗?”

    刘主任说的没错,按说这样的事情确实不应该憨皮管,这可不是小事,如果让有心人抓到把柄,估计憨皮又要倒霉,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倒霉,很可能会坐牢。

    “你还有个屁的工作,现在街道办都改为革委会了,你还有什么工作。”憨皮说到这,又感觉到不对,连忙看着刘主任说道:“我说老刘,你不会现在是新街口革委会主任吧?”

    “没错!”老刘点了点头。

    “靠!不是吧,你什么时候叛变了?”

    憨皮说刘主任叛变有点过了,不过这家伙就是这样,他可是知道刘主任是那一伙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现在连刘主任都当上了新街口革委会主任。

    “滚,你小子才叛变了,这叫大丈夫能伸能屈,知道什么叫身在曹营心在汉不?”

    “啊!原来你不是真的叛变啊?”

    “滚一边去,你才叛变,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你说我在这个位置,还可以照顾一下,如果我不在这个位置,后果会怎么样?”

    老刘这话说的绝对是实话,他现在当上新街口革委会主任,这样还真能照顾一些人,最起码能照顾一部分人,如果他不当这个主任,估计连这一部分都照顾不了。

    “对了憨皮,改天我去你家找你,有一些事情要和你商量。”

    “我说老刘,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有什么事现在还不能说。”

    “不行,这里说话不安全,还是回头再和你说,你快点回去吧,记住,没事别在街上晃悠。”

    老刘说完这话就直接走了,把憨皮一个人扔在这里,本来他也是一个人。

    憨皮回去了,没办法,人家都不开门他有什么办法,不过他已经想好了,明天再跑一遍,如果还是都不开门,那么憨皮就只能用自己的办法了。

    。。。。。。

    第二天憨皮同样在外面跑了一天,还是一无所获,这些种子公司还是没有开门,这可是把憨皮给气坏了,他已经答应别人了,只要憨皮答应的事情就必须要办到。

    夜里,憨皮出动了,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本来连自行车他都不想骑,不过那么远的路,如果不骑自行车,估计到地方都后半夜了。

    没错,憨皮这是要去偷,目的地当然是种子公司库房,库房有人看守,憨皮来的比较早,一直在等机会,夜里两点左右,看守库房的中年人终于熬不住睡着了。

    憨皮知道,他的机会来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憨皮还是在门房里点了一会迷香,让中年人不至于那么快醒过来。

    打开库房的大门,憨皮吓了一跳。

    “靠,不是吧,这么多。”

    库房里的各种种子堆的给山似的,想想这场运动,憨皮就叹了一口气,这些种子如果不及时卖出去,不但耽误农民种地,还会给国家造成很大的损失。

    买种子不需要粮票,不过价格很高,像玉米种子,一斤就要两毛钱左右,这可比不是种子的玉米贵的太多了,贵了好几倍。

    憨皮很快就找到了玉米种子,这还有什么好说的,装,一袋袋的玉米种子进了空间,可惜憨皮的空间有限,连这里的玉米种子百分之一都没有装下。

    虽然装的不到百分之一,可是也不少,最起码有十几万斤,这还是因为空间里有很多别的东西,要不然可以装的更多。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就装这么一点,不会让别人发现,最起码不会现在就发现,憨皮知道,自己偷这些玉米种子,很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因为这些种子很可能最后会当成粮食给吃了。

    收完以后,憨皮就原路返回,出去以后,把这些车从空间放出来,骑着就回去了,这件事可以说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回到家的憨皮,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憨皮先去了一趟毛纺厂革委会,把几位老师给接回来,然后就是做饭。

    这些老师昨天晚上吃完饭以后,就让憨皮给送了回去,他已经给那边说好,晚上送回去,早上接出来,反正文化组的人都是原来毛纺厂保卫科的人,大家基本上都认识憨皮。

    吃完饭以后,几位老师开始教陈晓学习,憨皮在家没事,正准备出去转转,刘主任过来了,不过刚到过道就被吓了一跳,当然是因为大黑和小黑。

    如果不是憨皮发现的及时,估计憨皮要带刘主任去医院了。

    “我说憨皮,你没事养这玩意干嘛?”

    进屋以后,刘主任心有余悸的说着,刚说完,就放心憨皮家里有一群人。

    “憨皮,他们是……”

    “他们是陈晓的老师,被毛纺厂革委会文化组给抓了起来,我现在不是红袖标吗,就把他们带出来审问。”

    “噗,审问?你这是审问吗?”刘主任指了指那些老师。

    因为这些老师一个个喝着茶,嗑着瓜子,有的在教陈晓。

    对于刘主任的到来,这些老师好像没有看到似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基本上把刘主任当成了空气,老师都是很清高的,可以说除了憨皮一家人,对别的人都这样。

    “行了,别废话了,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昨天憨皮还以为刘主任开玩笑,没想到今天他还真来了,而且还来这么早,如果按照上班时间算的话,这个时候还没有上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