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偷走珠宝,留下翔【求推荐票加更】
    看来这徐大海不傻,还知道处理一下,这是处理的不干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柜子和砖头摩擦的痕迹,不是那么和处理的,只能以时间慢慢消失。

    徐大海估计是没有人会来自己家里,另外这痕迹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所以就没有在意,没想到他一个小小的疏忽,既然给憨皮留下了线索。

    这柜子在徐大海这里,可能挪个角都费劲,要不然就不会留下拖痕,可是在憨皮这里,这柜子真的不算什么,轻轻地就给搬开了。柜子搬开以后,憨皮看了一下,果然有几块砖头有点松动,一看就不是原来铺的,如果是原来铺的砖,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憨皮把几块砖头拿开,下面是一层松软的土,这就没错了。

    扒拉了几下,下面就出现一个坛子,这样的坛子,一般都是淹咸菜才用,现在埋在这里,不用说就知道怎么回事。

    憨皮把坛子搬出来,然后把上面的盖打开,顿时就吃了一惊,本来憨皮还以为是一些大小黄鱼和钱,没想到这里面竟然都是珠宝,这可比大小黄鱼值钱多了。

    憨皮连忙把这些东西收起来,这是绝对不能给徐大海留下,整个一个大坛子,除了有几扎钱,大概有四五千,还有几根大黄鱼,剩下的全部是珠宝。

    这些珠宝憨皮不知道价值多少钱,当然,他说的是现在,如果在后世,这些珠宝前面价值几亿,就这还是少说的,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徐大海贪污了多少。

    如果这些珠宝只是珠宝可能值不了那么多钱,可是这里有很多都是古董,古董加上珠宝,那可是价值连城。

    全部收起来以后,憨皮坏笑了一下,褪下裤子,直接坐在坛子口上,就这样拉了进去,拉完以后,憨皮又用盖子给盖着,然后又给埋了进去,并且还给复原了,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在出去之前,憨皮先把灯关了,然后又把帘子拉开,这样的话,徐大海两口子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有人进来。

    要说憨皮这家伙也真够坏的,东西拿走就拿着呗,你还拉一泡进去,这不是恶心人的吗。

    憨皮这是吃死了徐大海,别说徐大海不知道是谁干的,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敢声张,这可不是开玩笑,先不说能不能抓到人,估计他自己就先进去了。

    这些东西可是没有一样不是来路不明,你让他这么说,说家里的珠宝被盗了还是说黄金被盗了,他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

    第二天上午,焦慧雪休息,憨皮把她叫到胡爷爷家。

    “憨皮,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进去就知道了。”

    “那好吧。”焦慧雪知道,如果憨皮没有什么事,绝对不会叫她。

    “咚咚咚!”憨皮敲了几下门。

    门从里面打开,憨皮直接先进去了。

    “进来吧慧雪姐。”

    “咦,她是谁?”

    焦慧雪进去就看见了李雨熙,连忙问憨皮,他没有问胡爷爷胡奶奶,因为他知道,这女孩十有**和憨皮有关系。

    “这是李雨熙。”憨皮把李雨熙介绍了一下,然后回过头说道:“雨熙,这位是慧雪姐,我让她过来给你量一下,然后给你做几身衣服。”

    “慧雪姐您好。”

    “哦!您好您好,我就叫你雨熙吧。”

    “当然可以啊慧雪姐。”

    焦慧雪很快就量好了,然后憨皮把布料交给她,让她快点给做出来。

    “行了,刚好我今天没什么事,我现在就回去做,你们先聊着。”

    焦慧雪虽然心里生憨皮的气,这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可是她不能表现出来,最起码不能让憨皮发现,不管怎么说,她是一个结过婚的人,还是一个寡妇,而且憨皮一直把她当姐姐。

    “谢谢您慧雪姐。”

    李雨熙连忙站起来要送,让憨皮给拦了下来,说道:“你现在不能出去,还是我去送吧。”

    “不要客气,你们聊吧,我自己走就行。”

    憨皮还是去送了焦慧雪,因为他知道,焦慧雪一定有什么话要问自己,而且自己也有话要交代焦慧雪。

    “这李雨熙是谁啊?”

    果然,两个人出来以后,焦慧雪就开始问。

    “哦!一个朋友,还有慧雪姐,李雨熙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就连你婆婆都不能说。”

    “我知道,放心吧。”

    “嗯!谢谢你了慧雪姐。”

    现在憨皮最害怕的就是李雨熙的身份暴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麻烦了,那时候就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把她送走,可是这个时候往什么地方送,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把李雨熙交出去,这个憨皮绝对不会同意。

    其实还有第三个办法,不过这个憨皮现在还不敢想,那就是让李雨熙嫁人,嫁给一个身份比较低的人,贫下中农,或者是工人,这样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行了,谢什么,要说谢也是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一点焦慧雪说的没错,焦慧雪家里孩子多,随着孩子越来越大,生活就会越来越差,她男人刚去世那会,家里虽然也苦,可是最起码能吃饱。

    从那以后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一直到去年家里揭不开锅。

    其实焦慧雪比谁都明白,如果再过两年,估计就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孩子一天天长大,吃的就会越来越多,就她那点工资,估计连半个月都支撑不了。

    。。。。。。

    晚上的时候,陈晓找到了憨皮,说道:“哥,我想求你件事。”

    “你这丫头,说什么求不求的,你什么时候给哥这么客气了?说吧,有什么事?”

    “哥,你不是和毛纺厂那个什么组长比较熟悉吗?”

    “你说的是胡科长吧?哦,不对,他现在是专案组组长。没错,我们关系还可以,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听说我老师被抓起来了,哥你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你这丫头,这样的事是你哥我能管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