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陈芳夜里来救人【求打赏加更】
    回去回去以后,把饭做好,他没有听胡爷爷的,晚饭做简单点,因为他平时就是这样做饭,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如果做简单一点,那就是把家里的生活水平降低。

    不过这次是让猴子去送饭,憨皮没有去,怕胡爷爷又说他。

    吃完晚饭以后,憨皮来到院子里,蹲在徐大海身边说道:“徐王八蛋,这滋味怎么样?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咱们可以经常来一下。”

    “憨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你不是说我夜里出去过吗?行,今天晚上你就看着,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出去过,哦,对了,千万别乱喊乱叫,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

    我最烦的就是别人打扰我休息,如果你敢乱叫的话,那么我那烧火棍还在给你留着,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

    “憨皮,算我求你了,把我放了吧,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招惹你,而且我离你远远地。”

    徐大海这话憨皮会相信吗?当然不会,可以这么说,就徐大海这话说过没有一百遍也有八十遍,每次落到憨皮手里他都会这么说,可是回头就给忘了,只要让他得到机会,就把憨皮往死里整。

    这样一个人,憨皮怎么可能会相信。

    “徐大海,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

    听到憨皮这么说,徐大海沉默了,因为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这话不可信。

    “那你想怎么样?你不会想再压我一晚上吧?”

    “嘿嘿嘿,这个要看我心情,如果我心情不好,哼,就不是一晚上那么简单了。”

    憨皮笑了,而且笑的很开心,现在天已经很热,绝对冻不坏人,不过这天晚上绝对不好过,因为蚊子比较多,另外就是蚂蚁,说实话,蚂蚁可是比蚊子要厉害多了。

    蚊子咬一下就跑了,或者动一下也可能跑,可是蚂蚁绝对不会,这玩意可是咬了又咬。

    憨皮回去休息了,整个院子里就徐大海一个人被压在石桌下面。

    半夜的时候,有几个人偷偷摸摸的进了后院,可能是天黑吧,徐大海并没有看到是什么人,一直到一个人来到他身边喊了他一句,他才知道,原来是他媳妇陈芳。

    “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

    “嘘,小声点,别让憨皮听到。”

    陈芳连忙让徐大海禁声,这可不是开玩笑,如果把憨皮惊动,不但救不了徐大海,可能她和她带过来的这几个人也跑不了。

    听到陈芳这么说,徐大海马上闭嘴,一句话也不敢说。

    说实话,这半夜可是把徐大海给坑苦了,让蚊子咬就算了,还让蚂蚁给咬的全身是包,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疼还不能喊出来。

    “大海,你没事吧?”

    “爸,你怎么来了?”

    原来陈芳叫过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她娘家人,她父母还有她哥哥和嫂子。

    “好了,先别说了,还是先把大海弄出来,回去以后再说。”

    五个人站在石桌一圈,准备把石桌抬起来,可是这石桌是那么好抬的,如果五个年轻男人还行,就这一家老老少少的,根本不可能抬起来,试了几下都不行。

    “不行啊,根本抬不动。”

    陈芳的父亲累的气喘吁吁。

    “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就咱们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把这石桌抬起来。”陈芳的哥哥擦了一把汗。

    “不行,你们不能走,你们再去找几个人,一定要把我弄出来,要不然还不知道憨皮那王八蛋把我压到什么时候。”

    听到他们要走,徐大海不干了,不来也就算了,来了再走,徐大海绝对不会同意。

    “可是这大半夜的去那找人去。”陈芳皱了皱眉头。

    “这样,你们去轧钢厂革委会,去那找人。”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从这里走了以后,就直接去了你们轧钢厂革委会,可是人家听说是来憨皮家,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

    徐大海的两个心腹被人报复,这件事在轧钢厂革委会已经传开了,那些红袖标也是人,当然同样怕被人报复。

    说起来这件事也怨徐大海自己,如果不是他故意放出风声,说是憨皮做的,并且还让大家信以为真,也不会没有人过来救他,可是这些人已经相信是憨皮报复的,现在还能过来吗,那绝对不可能。

    没有人不怕死,看看医院那两位,死了还好一点,活着更受罪,一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甚至有可能还要截肢,这就更让人害怕。

    “行了,先不说这个,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陈芳的父亲看了一眼憨皮住的房子,真怕憨皮从屋里出来,他从女儿那里已经知道,这憨皮就是一个憨货。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憨皮是又愣又不要命,这样的人谁不怕。

    当然,他知道的都是以前的憨皮,现在的憨皮当然不会不要命,如果他真的不要命,那天徐大海就不可能把他给抓起来,但是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憨皮和以前一样。

    陈芳一行人走了,又留下徐大海一个人喂蚊子……

    第二天早上,憨皮起来以后就去刷牙洗脸,经过石桌的时候,看到徐大海,把憨皮吓了一跳,接着“噗呲”一声就笑了起来,而且是哈哈大笑。

    为什么笑啊,当然是因为徐大海现在已经不成人形,特别是那脸上,不知道是蚊子叮的还是因为让蚂蚁给咬的,整个脸都变成了一个猪头。

    特别是眼睛和嘴,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嘴巴和香肠差不多。

    “哥,一大早的你笑什么呢?”

    陈晓估计是听到憨皮的笑声,就从屋里出来。

    “我笑这东西呢。”憨皮指了指徐大海。

    “啊!怎么变成这样了?”

    “师傅,他可能是过敏了。”

    猴子这个时候也起来了,看了看徐大海的脸,抬起头对憨皮说。

    “过敏?怎么可能过敏呢?这不就是被蚊子给咬的吗?”憨皮皱了皱眉头。

    “不是的师傅,这应该是被蚂蚁给夹了,而且夹的比较多,所以才会这样。”

    ps: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人看书,如果有的话,请帮忙收藏一下,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