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李雨熙,一见钟情
    “你,你怎么知道?”

    女孩听到憨皮这么说就是一惊,想也没想就问了出来,看样子还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

    “唉!别担心,我真的不是坏人,我叫陈皮,大家都叫我憨皮,如果不相信你可以问问别人。呃,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人让你问。”

    憨皮说完以后挠了挠头,这才想起来,这里是城外,别说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你,你是憨皮?”

    “咦,你认识我?”

    憨皮没想到女孩竟然知道他的外号,而且语气中还有一丝惊喜。

    “我,我不认识你,不过我听我爸爸说过你。”

    “你爸爸?你爸爸是……”

    憨皮这就奇怪了,他好像不认识一个有这么多女儿的人啊,如果有,他不可能不知道,另外又是走资派家庭,就更没有了。

    “我爸爸叫李胜利,你可能不认识。”

    “李胜利!”憨皮想了想确实不认识。

    不过能说自己做饭好吃,应该是吃过自己做的饭菜,可是吃过他做的饭菜的人太多了,他也不可能都认识,特别是在那些婚宴宴席上。

    这女孩的父亲应该是参加过一些宴席,然后知道的他,这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既然你知道我,就应该知道我不是坏人吧,走吧,跟我进城。”

    “不行,我不能回去,我好不容易跑出来,如果回城,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女孩摇了摇头。

    “放心吧,你跟着我回去,不会让人抓起来,因为城里的路我比较熟悉。对了,你家人被抓起来了吗?”

    “没有。”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我家人几天前就离开了,我是因为有一些事情耽误了,没有和家里人碰头,然后就留在城里,昨天有人去抄家我躲了起来。”

    “所以你就一个人偷偷地跑到城外。”

    “嗯!城里太危险,本来我想回学校,没想到学校里也是一样,我只能来到城外,这样安全一点。”

    “你啊,你还是太傻了,城外就安全了,这是在晚上还好一些,到了白天,到时候到处都是红袖标,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这丫头,还以为城外就安全了,她想到了,那些红袖标还能想不到,白天的时候,这些红袖标就会在城外乱转,专门抓那些跑到城外的走资派。

    再说了,这个时候,不光是帝都,全国都在运动,她能跑那去,最重要的,他出来了,吃什么。

    “啊!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跟我回城呗。”憨皮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女孩能不能看见。

    “可是我没有地方去。”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给你找地方。”

    看着憨皮说的轻松,实际上他也在头疼,他不知道让女孩去什么地方,去他家里当然没有问题,可是对方是女孩,这就比较麻烦了,如果是男孩,回去可以和猴子住一起。

    女孩,特别是年轻女孩,这个就不方便了,毕竟憨皮是年轻男孩,带一个女孩回去,这么说,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人家女孩呢,这个年代女孩的名声可是很重要。

    “真的吗?”

    “真的。”憨皮只能硬着头皮说。

    不管怎么说,他也不可能让一个女孩一个人留在外面,而且还是夜里,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憨皮良心上也不安。

    没碰到就算了,既然碰到了,就绝对不能不管。

    “那好吧,我跟你回城。”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往城里走的时候,憨皮还是问了出来,两个人聊了半天,憨皮还不知道女孩的名字。

    “我叫李雨熙。”

    “李雨熙,好名字,比我的名字强多了。”

    “噗!”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憨皮的名字,李雨熙笑了,确实,陈皮这名字是有点那个,这也不能怪人家。

    进城以后,憨皮提着李雨熙的皮箱,带着李雨熙,七拐八拐就回到了四合院,一路上也没有人看见他们,回到四合院以后,憨皮并没有直接带李雨熙回家,而是敲响了胡爷爷家的门。

    他想好了,暂时把李雨熙安排在胡爷爷家,并且对外可以说李雨熙是胡爷爷家的远房亲戚,这样估计没有人会怀疑。

    “憨皮,是你这臭小子,大半夜不睡觉干嘛?”

    憨皮敲了半天门,胡爷爷在里面问了几次谁,憨皮都没有说话,因为他怕惊动了别人。

    “胡爷爷,进去再说。”

    憨皮带着李雨熙进去了,在灯光下憨皮看清楚了李雨熙的样子。

    憨皮从来不相信什么是一见钟情,但是今天他相信了,他没有想到,他从城外带回来的这个女孩竟然那么美,美的不可方物,美的一发不可收拾。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足与形容,憨皮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前世今生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憨皮,憨皮。”胡爷爷拍了他一下。

    “啊!哦,胡爷爷什么事?”

    “我说你小子,我问你半天,你还问我什么事。”

    憨皮是看着李雨熙入迷了,根本没有听到胡爷爷问他什么。

    一见钟情憨皮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发现,他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并且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不好意思啊胡爷爷,我没有听清楚您问的什么。”

    “我问你她是谁?”胡爷爷指了一下李雨熙。

    “哦,她叫李雨熙,是我朋友,现在家里出了一点事,没有地方去,如果住在我家里不方便,所以我想让她暂时住在您这里。”

    “你给胡爷爷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胡爷爷经历过那么多事,怎么可能让憨皮给忽悠过去。

    “哎呀,您老就不要管什么事了,暂时先让她住在您这里。”

    “那好吧,胡爷爷就不问了,住在这里没关系,不过要怎么给邻居说。”

    “哎呀胡爷爷,您就说是您远方亲戚,家里出了点事,然后过来住一段时间,难道还有人敢找您麻烦,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