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报仇,夜遇落难女
    “我是谁,我是你爷爷。”

    一个两个人都感觉到陌生的声音响起。

    当然陌生,因为憨皮咽喉上有一枚铜钱在压着,说话的声音就变了。

    两个人这一会已经没有了醉意,可以说完全清醒了,这都是被吓的。

    “你,你想怎么样?”

    另外一个家伙说了一句。

    “我想怎么样,你们马上就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憨皮笑了,放声的大笑。

    只是他这笑的有点阴森,有点渗人,让人听着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也确实是这样,因为憨皮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确实让一些胆小的人害怕。

    旁边的一堆酒瓶子,让憨皮一个个摔碎在两个人脚下,一地的玻璃瓶碴子。

    然后憨皮来到一根绳子边,把绳子一点一点的松。

    “啊!!!”

    一直听到吊着的这个人惨叫,憨皮才停下来,没办法,这是在夜里,虽然有一点微弱的月光,可还是看不清楚,只能用这个笨办法。

    为什么惨叫,那就是脚踩着玻璃碴子了。

    两个人的鞋在憨皮把他们吊起来的时候就给脱了。

    把这根绳子绑好,憨皮又来到另外一根绳子边,用同样的办法,再次听到一声惨叫,然后把这根绳子也绑好。

    来到两个人身边,离近了看,果然两个人都在曲着腿,不敢把腿伸直,憨皮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这两个家伙知道,跟着徐大海不会有好下场。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哼,我是什么人你们不需要知道,至于我想干什么,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当然,在动手之前,李浩也没有忘了把这两个家伙的嘴给堵上,在这空旷的夜晚,如果不把嘴堵上,喊出来能传出很远,保不齐就会让人听得,然后报告到红袖标那里。

    在这夜晚他倒是不担心被红袖标抓着,可是好不容易逮到的两个人要是让人给救走了,那就有点恶心了,所以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喔喔喔。”

    嘴被堵上以后,两个家伙可能明白了眼前的蒙面人要做什么,就想喊,可惜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喔喔喔的声音。

    走到刚才放酒瓶的地方,憨皮从地上拿起来一根棍,这可是他特意准备的,一根枣木棍,这玩意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结实,不会打几下就断。

    “让你们祸害人。”

    “啪!”

    憨皮说了一句,然后枣木棍打在一名红袖标的腿上,而且还是大腿上。

    “喔喔喔!”这名红袖标喔喔了几声,接着就是一阵更多的喔喔声,因为他这一条腿被打了一棍,脚一下子就踩在地上,地上是什么,玻璃碴子。

    想把腿曲起来,可能是刚挨了一棍,腿上没有力气,然后又放了下来,这就造成了二次伤害,这名红袖标从喔喔喔变成了呜呜呜,没错,他哭了。

    憨皮才不管这些呢,这个时候哭,晚了,祸害别人的时候不是挺兴奋吗,不是挺高兴吗,一个个给打了鸡血似的,这个时候去哭有什么用。

    打完这名红袖标一棍,憨皮又来到另外一个人身边,作为难兄难弟,就要有难同当。

    “记住,以后还去祸害人。”

    “啪!”

    “喔喔喔!”

    “咦,你们两个的反应怎么一样。”

    两个人都是腿上挨了一棍,然后脚踩着地上的玻璃碴子,然后想把腿曲起来,同样是没有力气曲起来,造成第二次伤害,接着就开始哭。

    憨皮没有同情他们,想想他们怎么祸害别人,就算是杀了他们也不为过。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憨皮是这个一棍,那个一棍,当然,也不是就打在一条腿上,两条腿都打,而且都是打在大腿上。

    后面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是软绵绵的被吊在树上了,脚早就站在玻璃碴子上,腿根本就支撑不了身体,到后半截的时候,两个人早就没有了声音,估计是疼晕了过去。

    憨皮不知道折磨了这两个家伙多长时间,一直到累了才停下来,看了一下也差不多了,憨皮把棍子收起来,就直接走了,至于这两个家伙,就吊在这里吧。

    。。。。。。

    “谁,出来。”

    就在憨皮快进城的时候,听到路边沟里有动静,就喊了一声。

    “行,不出来是吧,别让我抓着你,要不然我弄死你。”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个人影站了起来。

    月光太暗,憨皮又不敢用手电筒,没有看清沟里的人长什么样,不过从声音上他已经听出来,是一个女孩的声音,而且年龄还不大。

    “呃!是个女的啊!我说你这大半夜的在这里躲着干嘛?”

    听到是一个女的,憨皮就放松了警惕,并且还往前面走了几步。

    “你,你不要过来。”

    看到憨皮走过来,女孩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好像怕憨皮把她怎么样。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坏人能说自己是坏人吗?憨皮忘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他不这样说还好,他这样说完,女孩就更憨皮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根棍,对着憨皮说道:“你,你不要过来,你,你在过来,我,我就打你了。”

    “噗!”憨皮笑了出来,然后说道:“姑娘,我真不是坏人,如果我是坏人,还能在这里和你废话,或者说你手里的棍子对我有威胁。”

    憨皮这句话说的倒是一句实话,如果他真想把女孩怎么样,一根棍绝对不会对他有威胁。

    “你,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我说姑娘,这大半夜的在城外多危险啊,你还是和我回城里吧。”

    “我不回去。”

    这个时候憨皮离女孩近了很多,虽然还是看不清女孩的长相,不过能看到一个大概,女孩穿了一身连衣裙,身边还有一个箱子。

    憨皮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怪不得女孩不和他回城,估计又是一个被抄家的人。

    “唉!”憨皮叹了一口气说道:“姑娘,你是走资派小崽子吧?”

    在这个年代,称呼那些走资派家里的孩子,都是叫走资派小崽子,当然,憨皮这只是确定对方的身份,并不是他也这么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