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憨皮报仇从早到晚【求推荐票加更】
    “都给我住手。”

    看到陈芳已经被这些孩子打的披头散发,嘴角都流出了血,憨皮不得不出来。

    其实前院已经有不少人在旁边看着,只是他们不管管,就算是敢管也不会去管,毕竟大家都不待见徐大海两口子,可以说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哥,你干嘛?”陈晓走了过来。

    “差不多就行啦,让她们都回去吧。”憨皮瞪了一眼陈晓。

    这丫头还真是不省心,他本来以为陈晓自己要过来收拾陈芳,没想到她竟然叫过来这么多人,这就有点过了。

    “哦!我这就去。”

    陈晓过去,把那些女红袖标劝走以后,就被憨皮给拉回了家,然后让她把衣服换下来,至于陈芳,憨皮连看一眼都没看,估计也没有人会去看她。

    。。。。。。

    “记住,没有经过我同意,你们两个都不准出这个大院。”

    在陈晓换好衣服出来以后,憨皮再次安排着两个人。

    对于猴子,憨皮并不是很担心,这小子一个人在这个年代都能生存下来,绝对不需要憨皮担心,憨皮最担心的就是陈晓,倒不是说担心她的安全,而是担心她在外面学坏了。

    “为什么啊哥?”

    “别问为什么,按我说的做就下来。”

    憨皮可没有时间给陈晓讲道理,也没有办法讲,你让他怎么给妹妹说。

    “那好吧。”陈晓只能答应。

    。。。。。。

    “憨皮,你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焦慧雪推开门走了进来,看她身上背的布包,应该是刚下班回来,估计连家都没有进。

    “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事。”

    “徐大海这个王八蛋,憨皮,你一定要好好的治治他,这次我绝对不拦着。”

    “这个以后再说吧,现在天不早了,我去做饭,这一天多都没有怎么好好的吃饭。”

    憨皮还是在早上大家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吃了一点,中午没有吃,现在都晚上了,如果是以前,这个时候已经在吃晚饭。

    如果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么憨皮不是君子,他是报仇从早到晚。

    吃完饭以后,大家早早地就睡了,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在陈晓睡着以后,憨皮偷偷地起来了。

    穿好衣服,没有经过中院和前院,直接从后院翻墙出去了。

    。。。。。。

    憨皮这边刚出去,徐大海悠悠的从外面回来,刚进屋,就被陈芳扔的枕头砸到。【】

    “你发什么神经?”徐大海把枕头扔到床上。

    “你说我发什么神经,你被撸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陈芳咆哮着。

    “告诉你干嘛?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徐大海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被撸了他心里也不舒服,专案组组长,这可是一个肥差,每次抄家的时候,可都是发财的机会,现在好了,全部都化为泡影。

    “你要早点告诉我,我就不去招惹陈晓,也就不会让陈晓找人打我一顿。”

    “我说你没事你招惹她干嘛?真是欠收拾。”

    “还说我呢!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憨皮被放出来了。”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大海差点没有跳起来,他最怕什么,当然是憨皮,自己还是专案组组长的时候,那没有什么好怕的,可是现在自己就是一名红袖标,憨皮还不是想收拾自己就收拾自己,估计都没有人帮自己。

    “天烟之前的事。”

    “不行,我不能住在家里,如果让憨皮堵住我,可就要出大事。”说完徐大海连忙拿起自己的包就往外面走。

    “你不回家住你住那?”

    “我住在轧钢厂里,这个你就不要管了,记住,这时候千万别去惹陈晓。”徐大海说完,打开门就跑了。

    。。。。。。

    三个夜晚的时间,憨皮每天晚出早归,终于把徐大海那两个心腹走的路线给摸清楚了,他现在不能对付徐大海,因为这报复性太明显,所以他准备先对付这两个人。

    这天晚上,憨皮准备动手了,不过在去之前还是要准备一下,首先找了一枚铜钱,然后找了一根红线,把铜钱绑起来,系在自己喉咙的位置,铜钱的位置刚好在自己咽喉部位。

    憨皮试着说了一句话,果然声音变了,变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另外在出去之前,憨皮又把自己平时喝的那些空酒瓶子都收进了空间,这才再次翻墙出去。

    徐大海的这两个心腹住的地方和憨皮不是一个方向,憨皮住在毛纺厂东边,这两个家伙住在毛纺厂西边,他们从轧钢厂回家,必定要经过毛纺厂南边那条小路,憨皮就在这里等着他们。

    时间一分分过去,左等右等这两个家伙还没有出现,每天这个时候他们就会经过这里,今天怎么了,就在憨皮以为这两个家伙不会出现的时候,从远处照过来一束光,不用看就知道是手电筒。

    果然,几分钟后,两个人歪歪扭扭的走了过来,就是徐大海那两个心腹,而且看样子还没有少喝,怪不得今天这么晚。

    在两个人走过去以后,憨皮从后面跟了上去,别说两个人喝酒了,就算是两个人好好的也不是憨皮的对手,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警惕性比较差,憨皮都走到他们背后了,两个人还没有发现。

    这就好办了,憨皮把两只手伸出去,一只手按着一个人的脑袋,两个脑袋使劲撞在一起,扑通两声,两个家伙就倒在地上,还好这是一条土路,要不然非摔出一个好歹。

    一只手提着一个,七拐八拐憨皮就提着两个人来到城外,夜晚城里都没有什么人更何况城外。

    空旷的城外,荒无人烟,又是在夜晚,确实有点渗人,不过憨皮没有这种感觉,找了一棵树,把两个人吊了起来,绳子都是提前准备好的。

    憨皮把脸蒙着以后,把两个人给弄醒,这个简单,水一浇人马上就醒,刚才只是嗑晕过去而已,并没有受伤。

    两个人刚醒过来就感觉到不对劲,然后就看到面前有一个蒙面人。

    “你,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