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憨皮被放,陈晓报仇
    这位胡科长不傻,而且很聪明,看到憨皮说徐大海的时候咬牙切齿,就知道了怎么回事。

    “除了那王八蛋,还能有谁会这样整我。”

    “呃!也是,你们两个的恩怨我也听说过。”胡科长点了点头。

    “行了,别废话了,快点把我放出去。”

    这个地方,憨皮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说实话,这这不是人待的地方。

    “行,不过你要等一下,一会你就不用出去了,等把他们这些人带出去以后,我再过来放你出去。”

    “胡科长你给我来一下。”憨皮说完不由分说把胡科长拉到一边。

    “有什么事还偷偷摸摸的?”

    “胡科长,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些人虽然有问题,但是还是要尽量的照顾一下。”憨皮指了指厂长他们。

    “憨皮,这个你放心,我又不是徐大海,不过这是上面的命令,我也不能不执行,不过你放心,能照顾我会尽量的照顾,但是这个过场是必须要走的。”

    “我知道,不过还是要替这些人谢谢你。”

    憨皮当然知道这些,其实这时候还是有不少不错的人,他们在暗中也帮助过不少人,可惜有些事情不是他们能决定的。

    “我说你们几个,捆松一点不行啊,干嘛捆那么紧。”

    两个人说完话以后,就又回去了,看到红袖标把绳子捆那么紧,胡科长就喊了一声。

    “组长,昨天就是这么捆的。”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难道他们还能跑了不成,就按我说的,捆松一点,有什么问题我负责。”

    “是,组长。”

    厂长他们被拉出去游街了,游街回来还要批斗,憨皮被放了出来,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找昨天捆他的那两个人,可惜没有找到。

    “我说你们这人怎么少了?”

    憨皮问旁边把他放出来的那个红袖标。

    “人少了?没有啊,还是这么多人。”

    “不对,人数是没错,可是今天有生面孔,和昨天的人不一样。”

    “哦!你是说这个啊,没错,我们组长过来的时候带过来两个人。”

    “这样啊,那原来的人呢?”

    这个时候,一般从别的厂子调过来,都会带两个自己信任的人,要不然人生地不熟,连个跑腿的人都没有。

    “哦,我明白了,你是问徐组,不徐大海和另外两个红袖标吧?”

    “没错。”

    “他们两个跟着徐大海去轧钢厂去了。”

    这个时候憨皮才明白,为什么是那两个人来绑他,原来那两个人是徐大海的心腹,徐大海故意让他们两个来绑自己,就是想整他,现在徐大海下台了,去了轧钢厂,两个人当然也跟着去了。

    虽然徐大海现在什么都不是,但是那两个家伙知道,很快徐大海就能起来,不管怎么说,徐大海可是做过科长,做过专案组组长的人,如果没有点能力,这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这名红袖标一直把憨皮送到毛纺厂外面,然后才回去,憨皮还能知道,这都是胡科长安排的,下次见到胡科长,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憨皮没有想到,自己这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把那些古董黄金收起来,还有这好事,不但让徐大海被撸了,自己还出来了,如果徐大海还在毛纺厂,憨皮估计要被整惨。

    “徐大海,哼,看憨爷怎么收拾你。”说完,憨皮背着手就回去了……

    “哥,你回来了?你没事吧?”看到憨皮回来,陈晓连忙跑了过来。

    “你这衣服怎么回事?”

    看到陈晓身上穿的衣服,憨皮皱了皱眉头,因为陈晓身上穿的竟然是红小兵的衣服,这是憨皮绝对不允许的。

    “这个是在学校有人发,每个人都有,而且还要求必须要穿。”

    “马上给我换了,另外这一段时间不准出去。”

    “哦!我马上就换。”

    看到憨皮好像真的生气了,陈晓没有敢说什么。

    “师傅!”猴子眼睛红红的站在一边。

    “行了,我什么事都没有,这都是徐大海搞出来的,现在徐大海下台了,我就被放出来的。”

    “啊!哥,你说徐大海下台了?”正准备去换衣服的陈晓,听到这话,又跑了回来。

    “是啊!怎么了?”

    “哈哈哈,太好了,哥,你等着。”陈晓说完就往外面跑。

    “这丫头干嘛呢!”看着陈晓出去的背影,憨皮嘟囔了一句。

    “师傅,师姑可能是去找陈芳的麻烦去了。”

    “找陈芳的麻烦?为什么?”

    憨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绝对不会去对付一个女人,虽然徐大海这次整了他,可要报仇也是找徐大海。

    “去把你师姑叫回来,这件事和陈芳有什么关系。”

    “师傅,您不知道,如果不是看她是女人,我都想扇她。”

    “怎么回事?”

    憨皮知道,猴子不是冲动的人,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猴子绝对不会说出这话,看来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

    “师傅,您不知道,刚才我和师姑回来的时候,那个陈芳说话难听不说,竟然还骂我们,如果不是因为您被徐大海带走,师姑被徐大海报复您,当时就抽她了。”

    “吆喝,看来这陈芳也是一个狐假虎威的人啊,行,让陈晓收拾一下她也好,省的她以后还嚣张。”

    说完憨皮就回屋里去了,他要换一身衣服,说实话,他现在的衣服感觉到都臭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么多臭鸡蛋烂菜叶砸到身上,想不臭都难。

    可是等憨皮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前院已经闹翻天了。“怎么回事?”憨皮问了一句,就连忙往前院跑。

    到了前院才知道,原来陈晓在丫头,竟然从外面叫过来一群穿着红小兵衣服的女孩子,把陈芳围在中间打,这丫头不傻,还知道自己不动手。

    这些女红小兵,估计都是陈晓这丫头的同学,穿上这一身衣服,马上就无法无天,不过这样也好,别说徐大海现在已经不是毛纺厂专案组组长,就算是他也没有一点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