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徐大海被撸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和上面交代,这个时候,只能找一只替罪羊,并且级别还不能低,如果让那几个看门的红袖标当替罪羊,根本没有什么用。

    这个时候,主任就想到了徐大海,看了一眼徐大海说道:“大海,你跟我过来一下。”

    徐大海是专案组组长,并且这件事就是他负责的,现在出了事,当然也是有徐大海来承担。

    “主任,什么事?”

    两个人来到外面,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停下来。

    “大海,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很好啊!主任对我当然是没的说。”

    其实两个人就刚认识了一天而已,在知道这位要来当毛纺厂革委会主任,徐大海就连忙跑过去送礼,然后当上了专案组组长,要说对他徐大海好,这根本说不上。

    可是徐大海也只能这么回答,要不然你让他这么说,说你对我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这不是和找死没有区别。

    “大海啊,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不过这个责任你要承担,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就什么事都没有。”

    “啊!主任,我……”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这样吧,专案组组长你是不能当了,就暂时当一名红袖标吧,等这件事过去以后,我再想办法把你提上来。”

    主任也不能把徐大海得罪死了,别忘了他还有把柄在徐大海手里,至于徐大海,也没有什么事,承担责任,把专案组组长给撸了,这就是对他的惩罚。

    其实就是怎么回事,上面也只是需要一个交代,主任这个交代已经可以了,一名专案组组长下台,这件事可以过去了,不过对于这件事,只能以保管不利报上去。

    “主任,那些人怎么办?”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安排。”

    “好吧,不过主任,能不能想办法把我调走啊?就是调到别的地方当红袖标也可以。”

    徐大海知道,自己在这边得罪的人太多了,如果自己还是专案组组长,那么没问题,可是如果自己只是一个红袖标,那么自己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不说别人,就是自己之前手底下那些红袖标就会有很多人找麻烦,更不要说自己得罪的那些什么科长组长。

    “调到别的地方?”主任也是眼睛一亮。

    徐大海这个主意不错,把徐大海调走,那么对自己也有好处,最起码自己在徐大海手里的那些把柄没有了,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可以说两个人各有各的打算,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的主任,您看可以吗?”

    “嗯!如果只是过去当一名红袖标,应该没有问题。”

    “那谢谢主任。”

    徐大海真的只甘心做一名红袖标,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要求调走,不光是因为在这里得罪的人太多,而是换一个地方以后,自己还可以送礼,还可以当官……

    憨皮这边仓库,一直到中午的时候,仓库门才打开,从外面进来几个人,提着两个木桶,这是给大家送吃的来了,只是这吃的怎么说呢。

    一个人一个窝窝头,另外还有半碗白菜汤,别说油了,就连白菜叶子都没有几片,清凌凌的。

    “别看了,快点吃吧。”厂长叹了一口气,咬了一口窝窝头。

    “厂长,还是你吃吧。”憨皮把自己那一份也给了厂长。

    “憨皮,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咱们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吃一点垫一下。”

    “我不饿。”

    憨皮是真的不饿,并不是说他肚子里油水大,一顿两顿不吃也不会感觉到饿,而是他已经吃过,是的,憨皮已经吃过,可惜他不能拿出来给厂长分享。

    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憨皮早就有了准备,在空间里有不少已经做好的吃的,而且因为空间是静止空间,刚做好的放进去,拿出来的时候就是刚做好的样子。

    所以在大家睡觉的时候,憨皮已经拿出不少东西吃过了,白面馒头,香喷喷的红烧肉,酱牛肉,还有烧鸡,当然,憨皮一下子可没有吃这么多,而是就拿出来两个馒头和一些酱牛肉吃。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憨皮准备应急用的,现在不是刚好用上。

    “谢谢!”看到憨皮是真的不吃,厂长也就没有客气。

    “谢什么,你以前也帮过我不少。”

    “憨皮,说实话,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我应该更好的帮你。”厂长摇了摇头。

    “行了,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厂长这话憨皮相信吗?当然不相信,如果厂长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绝对不会待在这里,估计人早就没影了。

    下午的饭菜和中午一样,同样是一个窝窝头和半碗白菜汤,憨皮还是没有吃,他准备晚上批斗回来,等大家睡着以后吃自己的。

    吃完饭半个小时后以后,几十个红袖标进来,跟着红袖标进来的是一名中年人,看到这个中年人,憨皮笑了,没错,就是笑了,因为这个中年人他认识。

    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这个中年人在他那里吃过很多次饭。

    “胡科长。”憨皮喊了一声。

    “憨皮,咦,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有人叫自己,中年人连忙看过来,没想到竟然是憨皮,就走了过来。

    这位胡科长并不是毛纺厂的人,而是轧钢厂保卫科一名副科长,估计是刚被调过来,至于是什么职务就不知道了。

    憨皮现在还不知道徐大海已经被撸了下来,并且被调到轧钢厂当了一名红袖标,而这位胡科长从轧钢厂调过来当专案组组长。

    “唉!一言难尽啊,对了,你不是在轧钢厂吗?怎么来我们毛纺厂了?”

    “哈哈哈,我现在是毛纺厂革委会专案组组长。”

    “专案组组长?那徐大海呢?”

    “他,他被撸下来了,现在去我们轧钢厂当了一名红袖标。”

    “哈哈哈,太好了,这王八蛋被撸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你不会是被徐大海那小子抓进来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