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游街,批斗
    徐大海知道,自己这边虽然人多,憨皮如果要动手就针对自己,那么他只有挨打的份,先不说后果会是什么,最起码自己在这些手下面前是丢脸了。

    所以他不愿意节外生枝,只要把憨皮抓回去,再收拾他也不晚。

    看着徐大海没有再说什么,憨皮回头对猴子说道:“把刀放下,在家里照顾好你师姑,我去几天就回来。”

    “师傅。”

    “哥。”

    猴子连忙把刀放下来,走到憨皮身边,拉着憨皮的胳膊,陈晓也是一样。

    “放心吧,没事。”憨皮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

    “给我搜。”

    看到憨皮不反抗,要给他们走,徐大海又下了命令。

    搜什么?当然是搜憨皮走资派的证据,钱,金条,还有四旧的那些东西。

    可惜这些人包括徐大海要失望了,早就知道怎么回事的憨皮,怎么可能把这些东西放家里,他早就收进了空间里,包括家里的那些鸡鸭和兔子。

    憨皮被带走了,带到毛纺厂一间空仓库里,他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好几十个人了,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光鲜,就知道这些人应该是和自己一样,被徐大海给抓过来的。

    在这里,憨皮碰到了一个熟人,那就是毛纺厂厂长。

    “厂长,你这是……”憨皮走了过去。

    “你也被抓来了?”厂长抬头看了一眼憨皮。

    不用说,厂长这是被打倒了,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从厂长这里,憨皮知道了徐大海现在是毛纺厂革委会专案组的组长,而这里的被关起来的这些人,都是毛纺厂公私合营之前的股东。

    “徐大海这王八蛋,看我怎么收拾他。”

    “嘘,小声点,还是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吧。”厂长小声的说着。

    憨皮被关进来以后,又陆陆续续的被关进来几个,还好这仓库够大,要不然还真装不下这么多人,不用说,这几个也是被徐大海给抄家抓进来的。

    晚上八点半左右,徐大海带着一群人来到仓库。

    “都绑起来,带走。”

    憨皮知道,这是要去批斗啊,估计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吧,等着批斗他们这些走资派。

    一个个被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然后被带出去,很快就轮到了厂长,厂长也没有反抗,被这些人给绑了起来,这些人都是生面孔,可能不是毛纺厂的人,估计是外面过来的。

    就在这时候,一名红袖标拿着一根绳子要过来绑憨皮。

    “滚。”憨皮一脚把这个红袖标踢了一跟头。

    “你敢反抗?”

    一边的两个红袖标怒气冲冲的走到憨皮身边,对着憨皮就是拳打脚踢。

    “行,我记住你们两个了。”

    憨皮没有再动手,因为他们人太多,就算是他能打,也不可能打过几十个人,只能瞪了一眼这两个红袖标,把他们记在心底。

    憨皮被两个人给绑了,刚才被憨皮踢一脚的家伙拿个牌子过来,直接套在憨皮脖子上,牌子上面写着走资派。

    一群人并没有直接带到批斗现场,而是先在外面游街,就连憨皮也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扔了一些臭鸡蛋烂菜叶,新街口几条大街转了一圈,一行人才被带到毛纺厂大礼堂。

    下面已经是人山人海,全是毛纺厂的职工。

    毛纺厂的一名革委会副主任拿着一张纸上来,开始宣读憨皮他们这些走资派的罪状。

    (下面不能写,大家自己想吧。)……

    这一番折腾,就连憨皮这身强力壮的人都有点吃不消,更何况别人,再次回到仓库的时候,很多人倒头就睡,因为不知道明天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还好天气已经暖和,要不然非冻出一个好歹不可。

    “麻蛋,连口饭都不给吃吗?”憨皮骂了一声,然后就往仓库门口走去。

    正准备敲门的憨皮,听到外面的对话,马上停了下来。

    “六子,你说今天组长带着我们抄了多少东西?”

    “我怎么知道,反正是不少,好几车的东西。”

    “是啊,不知道明天谁要倒霉。”

    几车,东西,憨皮别的没有听多少,这个倒是听的清,如果没错的话,这些东西应该是被关在这里的这些人家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都是好东西啊。

    这一会他也不饿了,悄悄地退了回去,然后躺在地上装睡。

    夜里两点多的时候,憨皮悄悄地坐起来,然后从空间里拿出来一支香点燃,这是一支迷香,这可是憨皮提前准备的保命玩意,因为他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所以就提前准备了一些东西。

    这迷香就是其中之一,材料是他自己弄的,迷香也是他自己做的,对于一名超级大厨来说,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刚点燃憨皮就感觉到一阵头晕,连忙拿出一个瓶子问了问,这才清醒了很多。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药效这么强,只能说这个年代的材料比较好,不像后世,都是一些人工培育的药材,药效当然没有现在好。

    十分钟后,整个仓库里的人都陷入深深的睡眠,憨皮这才把迷香熄灭,然后收了起来。

    打量了一下仓库,很大,窗口也很高,不过这个难不倒憨皮,小心翼翼的来到窗口下,不小心不行,仓库里的人是被迷晕过去了,可是门口外面的人可没有。

    动静大了就很可能把那些人给惊醒,到时候就麻烦了,如果再给自己按一个畏罪潜逃,估计会更严重。

    从空间里拿出来一个梯子,憨皮很轻松的就上了窗口,这窗口离地最起码有三米多,估计选这个地方就是怕他们跑了,这仓库里什么都没有,想跑还真不容易。

    上去以后,把窗户打开,把梯子收起来,然后又放在外面,憨皮就这样从仓库里出来了。

    他当然不是逃跑,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憨皮有家有业的怎么跑,他这是去偷东西,既然是好东西,就一定有人在看着。

    左躲右闪,很快憨皮就找到一个有人看守的房间,这里原来是毛纺厂保卫科的宿舍,现在门被人从外面锁着,门口还有四个人在看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