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棒打鸳鸯,以毒攻毒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陈勇只能求助徐大海,因为他知道,徐大海这家伙一肚子花花肠子。

    “勇哥,这件事你要从源头做起,而且还不能让憨皮知道,要不然他非给你拼命,到时候你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没错,我那傻弟弟是一根筋,如果让他知道了,他非把我家给砸了不可。”

    陈勇也害怕憨皮,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害怕,这也是他搬出来这么多年不敢回去的原因,因为他怕憨皮揍他。

    “勇哥,你这样……”徐大海开始面授机宜,把自己想的办法给陈勇说了一遍。

    “哈哈哈,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我们现在就过去。”……

    就这样,发生了陈勇拦着刘娟的这件事,这些憨皮根本就不知道,这只能说徐大海这个计策高明,抓着了刘娟的弱点,刘娟有什么弱点,其实还不是穷。

    陈勇都说到那个份上了,如果刘娟还上赶着去做,那她刘娟就太没有自尊了,所以刘娟能做的就是断了憨皮这种念想。

    几天后,憨皮再次来到刘娟家里,这次憨皮不但带了很多礼品,而且还用自行车托了一袋大米和一袋白面,刘娟家里人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然还是热情招待。

    走的时候还是刘娟送他,来到外面以后,刘娟叫着了憨皮说道:“你以后不要来了。”

    “为什么?”

    憨皮也是和刘娟家里人一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很不明白。

    “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刘娟还是说了出来,她感觉说出这句话用出了全身的力气。

    如果不是憨皮站在她面前,她很可能就倒下了,因为这话说的太违心。

    “我明知道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和我说。”

    憨皮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这种夺人所爱的事情绝对做不出来,特别是他这个后世过来的人,更看不惯这种事情。

    憨皮走了,走的有点落魄,也有点狼狈,以前他没有爱上过一个人,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现在知道了,可是这种感觉太短,短的让憨皮不知所措。

    看着憨皮的背影消失,刘娟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倒了下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可是又不能哭出来,这种哭才最伤身体,没错,她爱上了憨皮。

    而且绝对不是因为感恩,更不是看上憨皮的家庭,而是真的喜欢,相处的这一段时间,她才知道,憨皮是一个好人,真正的好人。

    穷,在这个年代不是罪,很多人还因为穷沾沾自喜,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两个家庭的差距太大,就像憨皮大哥陈勇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家庭,会把憨皮拖垮,这是刘娟最不愿意看到的。

    她喜欢憨皮,可是也不想拖累憨皮,这估计就是爱吧,想想自己家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并且身体还不好,一年到头都要吃药,母亲没有工作,马上还就要生了,弟弟太小还要上学,家里就父亲和自己工作,自己每个月才只有十六块钱。

    如果自己嫁给憨皮,那么家里又少了自己这份收入,就更不好过,以后只能指望憨皮贴补,一天两天还行,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把憨皮拖垮……

    “哥,你怎么了?”

    晚上陈晓放学回来,就放心憨皮坐在那一动不动,猴子坐在一边连话都不敢说,担心的问了一下。

    “没事,放学了,哥去给你做饭。”憨皮连忙站起来。

    如果把爱情和妹妹放在一起,憨皮当然是选妹妹,并且给妹妹做饭也是一件大事,绝对不能马虎。

    “等等哥,如果我记得没错,你今天应该是去娟姐家了吧,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陈晓不傻,而且很聪明,看哥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明白了什么,只是还不能确定。

    “唉!”憨皮叹了一口气说道:“刘娟有喜欢的人。”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她既然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里咱们家?”

    “你这丫头。”憨皮点了一下陈晓的脑袋说道:“估计是被家里逼着过来的吧,你也应该知道,父母为了给自己家孩子找个好人家,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哥,既然这样,你就把事情告诉她家里。”陈晓给憨皮出了个骚主意。

    “一边去。哥是那种夺人所爱的人吗?再说了,她既然不爱我,就算是结婚了又能怎么样,你不会想让哥找一个一辈子不爱自己的人结婚吧?”

    “那当然不会,不过还是感觉到很可惜,娟姐不但长的漂亮,而且人也很好。”

    “所以说啊,咱们就更不能做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这不是哥的风格。”

    和妹妹聊聊天,憨皮心里舒服多了,憨皮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妹妹还有这手段,估计刚才就是故意说给憨皮听,她这是给憨皮来个以毒攻毒啊。

    妹妹的善良,让憨皮无话可说,这件事就这样放下了,憨皮的日子又回到原来的轨道……

    中院,焦慧雪家里,两个孩子吃完饭回来睡觉,在睡觉的时候把这件事说给了焦慧雪听。

    听到这个以后,焦慧雪腾的从床上坐起来,抓着小玉的胳膊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妈,你抓疼我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快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刘娟阿姨不能和憨叔结婚了,好像要和别人结婚。”

    焦慧雪不需要知道的太多,只要知道憨皮不会和刘娟结婚就好。

    这一晚,有好几个人没有睡着,第一个就是憨皮,然后是刘娟,最后是焦慧雪。

    只是这几个人的心情不一样,憨皮有点松一口气的感觉,还好刘娟和自己说的早,要不然真让人家刘娟受到伤害就不好了,当然,也有一点难过。

    至于刘娟,那就只剩下伤心了,翻过来覆过去就是睡不着,因为她心里有憨皮的身影,特别是憨皮离开时候的落魄样子,让刘娟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