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遛狗,一个大单
    “同志,来一碗卤煮,来两个火烧,另外再来一碗羊杂汤。”

    跑了一上午,憨皮也累了,更确切的说是饿了,把自行车放在一家国营饭馆门口,然后锁上,就走了进去。

    “二两肉票,三两粮票,两毛钱。”

    “好的!”憨皮连忙把票和钱递过去。

    来这种国营饭馆吃饭,永远都是把票放在前面,意思很明显,没有票,有钱也不能吃。

    很快他要的东西就给送了过来,憨皮尝了一下,还别说,挺好吃,特别是这个卤煮,这可是帝都老风味,并且价格也不贵。

    吃完饭以后,憨皮又转了一会,这才回去,饭店现在没有开门,不是说他怕徐大海给自己捣乱,而是因为他不想开,刚好这两天还要出去做一顿宴席……

    “憨皮,你饭店怎么不开门了?”

    下午下班以后,焦慧雪来到后院,看到憨皮在院子里坐着喝茶,就坐下来问了一句。

    “哦!这几天有事,暂时就先不开了。”

    “你是怕徐大海给你捣乱吧?”

    “切,我怕他!我是因为这两天要出去做宴席,暂时先不开。”憨皮翻了个白眼。

    “是这样啊!不过憨皮,你这次可是把徐大海害惨了,你说他会不会去告你?到时候闹到派出所那就不好了。”

    “放心吧,他不敢。”憨皮喝了一口茶。

    “他现在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敢的,估计他现在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焦慧雪说的没错,徐大海现在确实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可是有一点,他要有证据,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没有用,有什么证据才能把憨皮告到派出所那里?那就是憨皮倒买倒卖的证据。

    “慧雪姐,你说的没错,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他是不敢去派出所告我,因为他的问题比我大,他也就蹿腾着院里的几位大爷说这事,告到派出所那里,他还没有这个胆。”

    憨皮是换,以钱换钱,虽然那些老钱币作废了,可还是钱币,憨皮去换这些老钱币,谁也管不着,可徐大海就不一样了,他可是在外面收,如果真闹到派出所,估计憨皮没事,他的事就大了。

    “几位大爷也是,怎么就听徐大海的,还在院子里开会。”

    “还不是因为四大爷爱贪小便宜,这件事估计是四大爷牵头弄起来的,如果是徐大海,根本不可能。”

    憨皮这话说的是一针见血,一下子就找到了源头。

    一个大院,这就和一个家族似的,院子里的几位大爷,那就是主事人,院子里如果有点什么事,或者是纠纷,就会开全院大会,这说的是小事。

    如果是大事,比如说调戏妇女,盗窃,把人打伤,院子里同样会开会,能在院子里处理就处理,如果不能处理,就会被送到派出所。

    “今天早上你走了以后,我看见徐大海骑着自行车跟着你,你自己小心一点。”

    “我知道,我今天遛了一天狗。”

    “噗!你,哈哈哈,还别说,把徐大海比喻成狗还挺贴切。”焦慧雪乐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啊?”陈晓背着书包从外面回来。

    “陈晓放学了?”

    “是啊慧雪姐,你和我哥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你哥说他今天遛了一天狗。”

    “哥,你什么时候弄好了一条狗?狗在那?我看看。”

    “哈哈哈。”焦慧雪那个乐啊。

    “狗在前院。”憨皮这时候说了一句。

    “在前院?”陈晓迷糊了,不明白为什么哥哥把狗放在前院。

    “行了憨皮。陈晓,你哥说的狗是徐大海。”

    “哦!”陈晓点了点头,好像是明白了。回过头对憨皮说道:“对了哥,中午猴子给我送的饭,怎么不是你做的?”

    憨皮饭店没有开门,他也没有回来做饭,走的时候就安排猴子去国营饭馆买点饭中午给陈晓送过去,陈晓这丫头吃憨皮做的饭吃习惯了,尝一下就知道不是憨皮做的。

    “哥今天有事,饭店没有开门,我中午也没有回来。”

    “哥,你说的有事就是去遛狗吧?”

    “嗯!”

    接下来一个星期,憨皮出去做了两场宴席,因为都是做小汽车出去,憨皮不知道徐大海有没有跟着,估计就算是跟着也追不上。

    别的时候憨皮天天骑自行车出去转,把徐大海这一顿遛啊,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憨皮发现了他,连着两天徐大海没有跟着了,这天憨皮准备去一趟农村,把和老支书定好的那些肉弄回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可是还没有等憨皮走,厂长过来了。

    “憨皮,你这家伙,都几天没有开门了,快点开门。”

    “你小子说干嘛?当然是让你开门做饭。”

    “不好意思啊厂长,我今天有事。”

    “我不管你今天有什么事,必须给我开门做饭,要不然别怪我给你小鞋穿。”

    厂长这可是第一次威胁憨皮,以前从来没有过,看来今天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不会让他怎么着急,明知道憨皮软硬不吃还威胁憨皮。

    “我说厂长大人,如果我说不呢?你打算给我穿什么小鞋?”

    厂长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这憨皮就是一个憨货,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连忙换了一副嘴脸说道:“憨皮,今天算叔求你了,无论如何要开门做饭,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憨皮是软硬不吃,但是他吃一样东西,那就是好处,只要有好处,什么都好说。

    “厂长大人,不知道你说的好处是……”

    “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布票、粮票,都没有问题。”

    “布票、粮票就算了吧,我现在不需要。”憨皮摇了摇头。

    他现在确实不需要这些东西,是因为他有很多,至于厂子里的那些布票,他现在就更不需要了,自己家有很多布,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再用十年也用不完。

    “明白了,不就是钱吗,今天你只要把菜做好了,我给你两百。”

    “嘶!两百!”憨皮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百块钱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也正常,反正花的也不是他自己的钱,到时候算在招待费里面就可以,都是厂子里的钱,也可以说是国家的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