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两个孩子的关心【求打赏加更】
    “跑啊?怎么不跑了?”

    憨皮被两名红袖标堵在水库边,憨皮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被红袖标给抓着,还有就是跳进水库。

    麻蛋,现在才阳历四月份,水库的水可是很冷的,权衡利弊之后,憨皮还是决定跳下去,就在两名红袖标笑眯眯的看着他的时候,憨皮转过身跳进了水库。

    两名红袖标对视一眼,连忙跑到水库边,可是那还有憨皮的影子。

    “至于吗?”一名红袖标嘟囔了一句。

    他自己也不想想,被他们抓到以后会怎么样,还在这说至于吗。

    “走吧,又让他给跑了。”

    憨皮这家伙现在正在水库里活跃着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已经把身体活动开,也就是刚跳下来的时候有点冷,不过马上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这家伙现在正在水库里抓鱼呢,既然下来了,就绝对不能空手而归,刚好空间里的鱼也吃的差不多了,抓一些回去也好。

    抓了上百条鱼以后,憨皮游到了水库对岸,上岸以后憨皮傻眼了,自己可没有带换穿的衣服,上次说带,是因为夏天,自己又没有打算这个时候进水库,当然不可能准备。

    没办法,憨皮找了一些枯枝,然后就在岸边生起了火,别的不说,先把衣服烤干再说,如果穿着这一身湿衣服回去,就算是憨皮身体再好,也绝对感冒。

    只是这样一来,中午就不可能回去把饭店开门,憨皮这个时候才感觉这个年代的不方便,如果是在后世,自己回不去,直接打个电话就可以。

    匆匆忙忙把衣服烤干穿上,憨皮就往家里赶,回去都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师傅,您中午怎么没有回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差点没有去学校告诉师姑。”

    看到憨皮回来,猴子连忙跑过去把自行车接着,这次憨皮中午没有回来,可是把他急的不轻,因为他知道憨皮去做什么,不担心就怪了。

    “你小子,我没有回来肯定是有事情耽误了,以后别动不动就告诉你师姑。”

    “知道了师傅。”

    “行了,进去吧,中午来吃饭的人多吗?”

    “嗯!很多,我告诉他们师傅您今天有事,所以就都走了。”

    “做的不错,以后就按这样,我要是回不来,你就和别人这样说。”

    “好的师傅。”

    憨皮回到后院,先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就开始收拾那只黄鼠狼,他想好了,晚上炖黄鼠狼吃,他没有让猴子去收拾,因为他怕猴子收拾不好。

    剥黄鼠狼的时候一定要从脑袋上开始,要不然就把皮子给弄坏了,从脑袋上剥到脖子,然后撕一下就直接下来,这样皮子就比较完整。

    可惜就是太少了,如果多的话,做一身大衣才漂亮。

    很快就收拾干净,然后憨皮直接给剁吧剁吧就放在锅里炖上了,烀黄鼠狼必须要盖的严丝合缝,直接给烀烂,放上干辣椒,各种调料。

    “猴子,去地窖拿几颗大白菜喂一下兔子。”

    “好的师傅。”

    憨皮把黄鼠狼烀上以后,就安排猴子去喂兔子,然后他自己端了一盆玉米糁去喂鸡,憨皮家里现在兔子有三十多只,这还是因为他经常宰一只炖炖,要不然更多,鸡也是一样,现在有六七十只,别的不说,光鸡蛋憨皮就已经攒了两三千个,这些鸡蛋以后有用。

    当然,鸡也让他吃了不少,不过吃的都是公鸡,而且憨皮还经常从外面买回来一些补充进去,要不然早就没有了。

    “咕咕咕咕咕。”憨皮叫了一下,马上里面的鸡就都跑了出来。

    “多吃一点,多下一些蛋,要不多长时间,恐怕连你们我也要收起来。”憨皮一边喂鸡一边说着。

    文***命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到时候这些鸡和那边那些兔子都要收到空间里,还好空间是静止空间,鸡什么的收进去也不会死,等过一段时间,然后在偷偷地放出来。

    本来以为没有什么关系,没想到憨皮还是感冒了,连忙让猴子贴一张纸在饭店外面,歇业两天,憨皮就躺在床上休息,感冒可不是开玩笑,忘了他是怎么过来的了。

    憨皮让猴子给自己买了感冒药,吃了两片,感觉到舒服多了。

    “憨叔,你怎么啦?”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小玉和小琴回来,看到憨皮躺在床上,小琴连忙走过来。

    “小琴,离憨叔远一点,憨叔感冒了,别传染给你。”

    “憨叔,你疼吗?”

    小琴这丫头,不但没有走,还来到憨皮身边,伸出小手摸了摸憨皮的脑袋。

    “憨叔不疼,因为憨叔没有打针。”

    “憨皮,感冒了要多喝水,以前我感冒的时候,我妈就让我多喝水,然后就好了,我去给您倒水吧。”

    “不用了小琴,这里有水。”

    憨皮当然知道为什么焦慧雪要这样做,那是因为没钱买药,多喝水是没错,可是吃点药会更好,最起码可以缓解一下感冒的那种难受。

    小玉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这丫头没有说话,不过眼睛湿了,这丫头平时话是最多的,特别是给憨皮抬杠的时候,现在看到憨皮病了,人立马就老实了。

    “你这丫头,把眼泪擦干,憨叔只是感冒了而已,放心吧,一点事都没有。”憨皮揉了揉小玉的脑袋。

    “憨叔,您快点好吧,只要您好了,小玉以后一定听憨叔的话,再也不给憨叔吵架。”

    “行,憨叔知道了,憨叔一定快点好起来。”说完以后,憨皮对猴子说道:“把她们两个带到桌子那边,给她们拿一下桃树。”

    “好的师傅。”

    如果是平时,憨皮当然愿意两个孩子在他身边待着,现在不行,感冒病毒可不是开玩笑,特别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孩子,最容易传染。

    憨皮这感冒只是冻的,并不是什么热感冒,吃点药,然后捂一下,人就舒服多了。

    陈晓放学回来,知道哥哥感冒以后,也是一阵紧张,上次哥哥感冒,然后变聪明了,这次哥哥感冒,会不会又变成以前,估计不会,哥哥不是说了吗,他以前都是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