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美女刘娟
    “哦,原来你是那位大叔的女儿啊?你不说我都给忘了。”

    憨皮确实把这件事给忘了,三十块钱而已,他也不在乎,再说了,这三十块钱在自己这里或许什么都做不了,可是在别人手里,有可能就能救命。

    “您忘了我爸可没有忘,另外我爸让我替他像您道歉,没有按照约定时间去见您。”

    憨皮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刚才不就说了吗,这件事我都忘了。”

    “虽然您忘了,我还是要给您解释一下,其实我爸那天没去是有原因的,我爸去卖粮票,是因为我弟弟爬树摔断了腿,需要做手术,这件事家里人都没有让我妈知道,因为我妈怀着身孕,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我妈还是知道了,然后我妈也住院了,所以……”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有等美女再说下去,憨皮想想就明白怎么回事,这位美女的母亲可能是知道自己儿子把腿摔倒,然后一着急一上火,就这样,一名孕妇进了医院,美女的父亲一边要照顾儿子,一边要照顾媳妇,就没有时间去找憨皮了。

    估计谁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一样。

    “那你今天来这里是……”

    “哦,是这样的。”美女把身边一个大包拿出来,说道:“我爸告诉我,让我把这个给您送过来,我去了德胜门外,您没在,所以我就来这里了。”

    这个包可不小,是一种老式旅行包,不用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样吧,你和我去一趟后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好的。”

    “猴子,如果有人来吃饭,让他们等一会,我一会就过来。”憨皮安排着猴子。

    “知道了师傅。”

    憨皮带着美女,然后推着自行车就往后院走。

    “憨皮这谁啊?”

    “就是啊,怎么没有见过这姑娘?”

    女人就是爱八卦,特别是这些天天没什么事干的妇女,就更是如此,大家又住在一个大院,问一下也正常。

    “哦!一个朋友。”憨皮连忙说了一句,可不能让这些女人误会。

    “朋友?”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就更让这些女人误会了,这个年代可没有把朋友分那么清楚,朋友就只有两种,一种是男人之间的同志朋友关系,一种就是男女朋友。

    其实憨皮说完就后悔了,他这才想起来这是什么年代,没有等这些女人再问什么,直接就往后院走。

    “哥,这谁啊?”这次是陈晓问了。

    “哦,一位找哥办事的同志。”

    这次憨皮没有再犯刚才的错误,人不能让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哦!”陈晓点了点头。

    “行了,去学习去吧,哥和这位同志有事。”

    “嗯!知道了。”

    家里就陈晓自己,至于两个小丫头,基本上不吃饭不会过来,估计这个时候在外面跑着玩。

    “请问你贵姓?我不能就这样叫你同志吧?”

    “我叫刘娟,您叫我小刘就可以。”

    憨皮这才知道,原来这位美女叫刘娟,只是让他叫她小刘,这就有点过了,其实憨皮和她年龄差不多,只不过在为人处世上憨皮老道一些,当然,这个老道也只是对一部分人,在另外一部分人眼里,憨皮就是一个憨货。

    “刘娟同志请坐。”

    “谢谢!”

    憨皮给刘娟倒了一杯水,然后才把包打开,然后把里面的老钱币倒在桌子上,还真是不少,把开业要的都挑出来,憨皮数了一下,竟然有一千多万。

    “这些全部是你家的?”数完以后,憨皮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是!”刘娟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大部分是我家的,另外一些是亲戚家的。”

    “哦!这样啊!我数了一下,这里有一千七百四十二万多,当然,说的是可以要的,剩下这些不能要,一会你带回去。”

    “不用,不用,我爸已经和我说过,您光收好的。”

    “嗯!这样吧,这些反正你也不带走,我就留下,我再给你二百块钱。”

    这些老钱币,按照憨皮在外面收的价格,也就一百七十多,如果扣除提前给刘娟父亲的那三十块钱,再给一百四十多就行,不过憨皮没有这样算,就当是帮一把吧。

    憨皮吃亏了吗?当然不可能,如果这些老钱币是大院里谁家的,收这些,最起码一千多块钱,所以说憨皮没有吃亏,反而是赚了大便宜。

    “啊!这怎么行,我爸和我说过价格,该多少是多少。”

    “行了,你就听我的吧。”

    说完憨皮就数出二十张大团结给了刘娟,这点钱憨皮不在乎,可是在刘娟家里就能起大作用,弟弟摔断了腿,母亲怀着身孕又住院。

    “谢谢!”

    “客气了,你赶紧拿着钱回去吧,路上小心一点。”

    “嗯!”

    憨皮没有留她吃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刘娟这个时候估计是归心似箭,最重要的是,憨皮怕大家说闲话,他是无所谓,反正在大家心里他是一个憨货,可是人家刘娟不行啊,人家可是一个大姑娘……

    中院,正在洗衣服的焦慧雪,根本没有发现水已经漫了出来。

    “慧雪,慧雪,你想什么呢?”

    五大娘连着喊了几声。

    “哦!五大娘。”

    “你想什么呢?水都漫出来了。”

    “啊!不好意思,我没有想什么。”焦慧雪连忙把水龙头给关着。

    嘴上说着没有想什么,其实心里全是事,只是这些事只有她自己知道,自从看到刘娟和憨皮一起进了后院,焦慧雪就开始有点魂不守舍。

    “我看你是心里有事,要不然也不会魂不守舍。”

    “真的没有想什么,五大娘,您去忙吧。”

    “行,注意点用水,这水可是要花钱的。”

    “我知道了五大娘。”……

    刘娟走了以后,憨皮就开始收拾这些老钱币,然后准备放起来。

    “哥,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你这丫头,有什么事给哥商量?直接说就可以。”

    “是这样的哥,徐大海不是要把房子卖给咱家吗?我想等他们搬走以后我住在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