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我是他憨爷
    憨皮把这些车交给猴子,让猴子推进去,就进了饭店,饭店里差点让憨皮以为走错了对方,这收拾的太干净了,不用说,这一定是猴子干的。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小玉小琴跟着猴子过来了,特别是小玉这丫头,早上憨皮没事干,看到猴子就唱了一下西游记的主题曲,没想到小玉这丫头就给记住了,并且看到猴子就唱。

    “小玉,干嘛呢?又欺负你猴哥。”憨皮瞪了小玉一眼。

    “没关系的师傅。”

    看到憨皮瞪眼,猴子连忙说道。

    其实小玉喊猴子猴哥也没有错,猴子喊他师傅,小玉喊他叔叔,两个人辈分一样,猴子又比她大,应该叫哥,只是这前面加了一个猴字,就有点喜剧性了。

    “你们两个丫头是不是饿了?”

    “不饿。”小玉摇了摇头。

    “不饿现在跑过来干嘛?”

    “憨叔,小琴想吃爆米花。”小玉眼珠子转了一下。

    “我,我没有。”小琴连忙摇头。

    看到小琴这个样子,憨皮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是她自己想吃了,反而说是妹妹想吃。

    “你这丫头,自己想吃就明说,干嘛冤枉你妹妹。”憨皮点了一下小玉的脑袋。

    “我说是我想吃,憨叔不给我买。”

    “你呀!你什么时候和小琴一样,要什么憨叔给你买什么。”憨皮说完小玉,回过头拿出两毛钱对猴子说道:“带她们两个去买一包爆米花。”

    “好的师傅。”

    爆米花这玩意做出来很简单,可惜憨皮没有玉米,如果有,他自己就能做,而且比外面用那种崩锅做的还好吃。

    “谢谢憨叔。”

    崩锅,就是有一个架子,下面烧炭,上面和一个葫芦似的锅子,一头大一头小,在架子上来回转圈,温度差不多以后,取下来,放在一个前面用轮胎,后面是长长的布袋子,脚踩一下开关,“嘭”的一声,爆米花全部都喷出来,喷到布袋子里面。

    在这个年代很常见,就算是**十年代也有不少,后来就基本上看不到了,都是用电的,或者是像憨皮这样,直接用锅就能做出来。

    中午的生意还不错,有了猴子的帮忙,憨皮轻松多了,最起码不用担心外面的碗盘没有人收拾,当然,人少的时候,憨皮也教猴子切菜,正规的那种,想成为一名厨师,一名出色的厨师,首先就要学会切菜。

    憨皮那种花式切菜,猴子现在也学不了,就像人家说的,没学会走路就想跑,这根本不可能。

    下午一点关门,憨皮没有去鸽子市,因为他和那些人已经说好,明天上午过去收,下午憨皮带着猴子去了毛纺厂,他要把那两匹布给弄回来,这样就可以给自己、妹妹和猴子做几身新衣服。

    “师傅,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毛纺厂大门口,猴子不明白的问着憨皮,猴子来帝都已经有一段时间,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师傅又不是这里的职工,怎么会来这里。

    毛纺厂很大,占地面积超过两个平方公里,憨皮现在站的位置就是毛纺厂东门,大门很宽,三辆大卡车并行都没有问题,大门上面有一条横幅,“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解放军”这些字。

    毛纺厂里面的职工有很多,就憨皮他们大院,最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这里上班,进去的人不检查,出来的人必须检查,这是防止有人把厂子里的东西带出去。

    “走吧,咱们进去。”说完憨皮就在前面走。

    猴子连忙跟上,师傅去什么地方,他就去什么地方,他才不管去干嘛。

    憨皮的目标很明确,直接奔着毛纺厂仓库。

    “同志,您找谁?”

    刚到仓库门口,憨皮就被人拦了下来,也是,库房重地,闲人免进。

    “我找你们科长,把你们科长叫出来。”

    “请问您是……”

    “你就去告诉他,我是他憨爷,他就知道了。”

    “呃!好的,好的,我这就去。”

    看来这个年轻人并不认识憨皮,要不然绝对不会拦着他,也是,毛纺厂有几万人,不可能全部都认识憨皮,不认识他的也有很多。

    “憨皮,我一猜就是你小子。”

    很快,从里面出来一个中年人,一边走一边摇头说着。

    “没办法啊,要不然见不到你。”

    这位中年人姓刘,是这里的科长,也是憨皮饭店里的常客,两个人很熟悉。

    “你来找我干嘛?不会是……”

    “想什么呢?放心吧,我不是来要,我有票。”憨皮把布票递给了这位刘科长。

    这还是憨皮第一次拿着布票来,以前是直接过来要,不给就抢,但是那些布都是普通布,和这次的布料不一样,如果没有票,就算是憨皮抢也抢不到,因为这些布料都专门有一个仓库装着,平时根本就不打开。

    “我说憨皮,你小子可以啊,这样的布票都能弄到。”刘科长看了一眼手里的布票,感慨的说着。

    “那是,你也不看看憨爷是什么人。”

    “行,你厉害行了吧,我这就让人给你去取。”

    “好,我就在这等着,就不进去了,哦,对了,要两种,一种做女装一种做男装。”

    “明白,每次不都是一样,另外你要的这种,本来就两种。”

    “哈哈哈,那就好。”

    憨皮要的这些布料,可不是普通布料,而是呢料,老百姓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布料,没有一定级别,根本想都不要想,这也就是憨皮,能从厂长那拿到。

    很快两匹布料被人抬了出来,这种呢料很厚,比较重,一匹一个人搬都很困难。

    “你怎么弄回去,要不要我找人帮你送回去?”

    “不用,直接交给我吧。”

    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这具身体一个憨,可是也给了他力量,憨皮从小就力大无穷,这两匹布别人四个人抬,到他手里轻轻松松就一个肩膀一匹。

    “没有多重吗!”憨皮还抖了一下身体。

    “这也就是你。”刘科长露出一个苦笑,摇了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