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做人的底线
    “来陈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猴子,以后就是我徒弟。”憨皮把孩子介绍完以后,又对猴子说道:“猴子,这是我妹妹陈晓,以后就是你师姑。”

    “扑通”猴子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来喊道:“师姑好。”

    “哥,你这是干什么呢?他比我大,让他叫我师姑。”

    “行了,叫什么只是一个代号,再说了,我是他师傅,你是我妹妹,叫你师姑也没有错。”

    “算了,我不管你们了,给。”陈晓把衣服递给憨皮,然后就回去了。

    看到妹妹这个样子,憨皮摇了摇头,回过头对猴子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洗个澡,这里明天再收拾。”

    “是,师傅。”

    锁上门,憨皮就带着猴子往附近一家澡堂走。

    澡堂也是国营的,不要钱,要票,不过这票也是要花钱买,当然,也有发的,按人头发,每人每月就一张,如果想多洗几次,那就要花钱买票,也不贵,五分钱一张票。

    不过憨皮不需要买票,这玩意他有很多,就算是让他天天来洗也用不完。

    “对了猴子,你姓什么?”在去澡堂的路上,憨皮还是问了出来。

    “姓什么?”猴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父母从小就叫我猴子。”

    “哦!这样啊,要不然这样,你以后和我一样,也姓陈,陈猴,师傅我叫陈皮,这样咱们俩加起来就是皮猴。”

    “嗯!我听师傅的。”

    “好,哈哈哈,皮猴,皮猴,以后咱们师徒俩就像孙悟空一样大闹这帝都城。”

    这个时候的憨皮,简直就是豪情万丈,也是,找到一个同病相怜的人还真是一种缘分。

    “憨皮,又过来洗澡?”

    “是啊徐大爷,里面还有人吗?”

    徐大爷是这间澡堂的管理,也是负责人,澡堂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归他管,包括收票,打扫卫生,清理澡堂,全部都是他一个人。

    可能是憨皮来的次数太多了吧,基本上两天三天来一次,所以每次徐大爷都会问一次又来洗澡。

    “没人了。”

    “哦!那我们进去了。”憨皮把两张票给了徐大爷。

    澡堂每天到晚上十点关门,这才八点多就没人了,也很正常,不是谁都可以和憨皮一样有那么多票,虽然一张票不贵,才五分钱,可是搁不住多啊,一家五六口人,甚至十几口,一个月洗几次,就要好几块钱。

    还别说,这猴子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现在看上去,除了有点营养不良,个头比着同龄人矮了一点,也是眉清目秀,简直和换了一个人似的。

    “猴子,晚上先给师傅挤一下,明天把东厢房收拾出来一间,然后把火生上,你以后就住在东厢房。”

    回到家以后,憨皮才想起来,去洗澡之前忘了让陈晓把东厢房收拾一下了,现在只能先凑合一晚。

    “不用师傅,我睡地上就可以。”猴子连忙摆手。

    “你这臭小子,睡什么地上,你以为你还像以前一样,随便找个避风的地方就睡一晚,记住,你现在是有家的人。”

    “是,师傅,我知道了。”说完猴子眼睛就红了起来。

    “我说你个臭小子,不准哭,以后也不准哭,除非你师傅我死了。”

    “师傅,您不会死的。”

    “臭小子,你师傅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不死,行了,我给你拿床被子,现在就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事。”

    “嗯!”……

    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以后,陈晓去上学,憨皮让猴子自己收拾房间,他去了鸽子市,昨天和那些人已经说好,今天过去收老钱。

    “憨皮,你看看我这些。”

    “憨皮,先看看我的。”

    “……”

    憨皮刚过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了起来,手里都拿着一些老钱,有第一套也有第二套,估计这些今天昨天回去以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当然,也有从别人手里收上来的。

    “大家都静一下,你们这样我怎么收,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我一个一个的收,放心,我说过,有多少我要多少。”

    “对啊,大家都别挤了,咱们一个一个来,咱们现在这样憨皮也没有办法收。”

    “对对对,都把挤了。”

    等大家不再挤了,自觉排好队以后,憨皮开始收他们手里的老钱。

    “大叔,你这个第一套有一百三十二万多一点,第二套是二百六一块多,这些是好的,一共是三十九块四毛,我给您四十。”

    “好好好,谢谢,那这些呢?”这位大叔指了指被憨皮挑剩下的。

    “大叔,不好意思,剩下的这些残的收不了,您带回去吧。”

    “算了,带回去也是废纸,都给你吧。”

    这位大叔说完拿着四十块钱就走了,把那一堆残币污币留了下来,说实话,这些就算是给憨皮他也没有什么用。

    人虽然很多,但是憨皮收的也快,不到一个小时,憨皮就把好的全部收完,这些人走了以后,地上留下一大堆没有价值的第一套第二套残币。

    想了想憨皮还是把这些收了起来,反正空间地方大,或许以后还能派上用处。

    后来又陆陆续续的过来一些,都让憨皮给收了,昨天要卖给他粮票的那位中年人没有来,一直到该回去的时候还没有来,憨皮摇了摇头,骑上自行车就回去了。

    他现在还不相信那位中年人会骗自己,憨皮看人绝对不会看错,估计是有什么事给耽误了。

    不过就算是骗了又怎么样,不就是三十块钱吗,在自己这里不算什么,或许在别人那里就是救命钱,憨皮不是活雷锋,更不是菩萨,可是他也有做人的底线。

    “师傅您回来了?”

    刚到大院门口,猴子就已经在等着他了。

    “嗯!房子收拾好了?”

    “收拾好了。”

    “那就好。”

    东厢房原本就是住房,里面什么都有,就是憨皮把之前西厢房的东西放了进去,然后收拾一下就可以,里面有炉子,可以用来取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