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收徒猴子
    憨皮紧赶慢赶,还是回来晚了,到大院的时候,饭店门口已经有不少人,估计大家都知道了饭店开门的事情,所以晚上就都过来了。

    这都是让中年人给耽误了时间。

    “憨皮,你这可是晚了,说五点开门,现在都五点十分了。”

    憨皮还没有把这些车扎好,一名老顾客就说道。

    “不好意思,耽误了一会,现在就开门。”

    把门打开,把大家拿过来的东西收起来记上,然后安排大家坐好,饭店就五张桌子,三张十人大圆桌,两张四人长方桌,很快就坐的满满的,看来都喜欢憨皮做的饭菜。

    憨皮做饭比较快,这主要是他技术高超,切菜切肉简直就是行云流水,并且是现做现切,这就省下不少时间,一茬又一茬,前面刚走,后面就有人过来。

    可以说他连收拾的时间都没有,这也正常,毕竟都二十多天没有吃过憨皮做的饭菜,大家都急的流口水,现在开门,生意当然好,过了这几天就轻松一些了。

    “嗨,小子,你是谁?”

    在最后人都走了以后,憨皮准备出去把外面收拾一些,没想到刚到外面,就看到一个分不清男女,穿的破破烂烂的人在吃那些残羹剩饭。

    听到憨皮喊,正在吃的人,连看都没有看憨皮一眼,抓一把残羹剩饭塞在嘴里就往外面跑。

    “站着!”憨皮连忙追了上去。

    “我让你站着你听到没有。”

    可惜他约喊,前面那人跑的越快,但是再快还能跑过憨皮,很快这人就被憨皮追上,一把抓着。

    这时候憨皮才发现,原来是一名小男孩,虽然脸上污垢看不清长什么样,但是男女还是能看出来。

    “放手。”男孩说了一句。

    “吆喝,原来你小子不是哑巴啊,既然这样干嘛一句话不说就跑。”

    “哎呦!”憨皮刚说完,这小子竟然一口咬在他手上。“你小子属狗的啊,还咬人。”

    “放开我,不就是偷吃了你一点剩菜剩饭吗。”

    这小子还挺倔。

    “行了,我没有恶意,跟我回去吧,我给你做点热的吃,你说你小子跑什么,我又没有想把你怎么样。”

    憨皮前世就是一名孤儿,并且还是一名流浪儿,他当然知道这种挨饿的滋味,如果不是碰到他师傅,一名隐居的烹饪大师,他也不会有现在这一身厨艺。

    师傅收留了他,并且教他做菜,可惜还没有等他有能力孝敬师傅的时候,师傅就去世了,这让憨皮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让他暗暗发誓,一定成为一代神厨,把师傅的手艺发扬光大。

    他做到了,成为一名厨艺大师,并且被京城大饭店聘为总厨,可是又阴差阳错的来到这个年代。

    “你说的是真的?没有骗我?”

    “你这小子,我骗你干什么,走吧,别愣住了。”说完憨皮就松开了手,没有再管他,就往饭店走。

    后面的小子想了想,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憨皮不是坏人,还是被憨皮说的热饭吸引,竟然真的跟了过去。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憨皮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并没有说什么。

    “找个地方做下来,我去给你做点热饭。”憨皮说完就进了厨房。

    憨皮并没有做什么大鱼大肉,只是做了一碗热汤面,还加了两个荷包蛋,这小子不知道饿了多长时间,大鱼大肉并不适合他现在吃。

    端着热汤面出来的憨皮,看到外面桌子上那些碗盘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放在厨房门口,他就知道是这小子干的,还不错。

    “来,吃吧。”

    “谢谢!”

    “哥,你怎么还没有关门?”陈晓从外面进来。

    憨皮以前一直都是晚上八点关门,今天都过了,还没有回去,所以陈晓就出来看看。

    “嗯!一会就关。”

    “哥,他是谁?”

    看到一个小乞丐在吃着热汤面,陈晓连忙站到憨皮身边,然后问了一句。

    “这个回头再说,对了,你回去看看还有没有我以前像他这么大时候穿的衣服,然后找出来一套,一会我带他去一趟澡堂。”

    “哦!有,我回去找出来。”

    哥哥做什么事情,陈晓从来不管,也从来不问,因为她知道,哥哥做什么事情都有他的道理。

    “你叫什么名字?”

    在这小子吃完以后,憨皮才问。

    “猴子。”

    “猴子?这好像不是名字吧?”

    “是名字,我妈从小就这样叫我。”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憨皮没有恶意,猴子话也越来越多。

    “你父母呢?”

    “死了!”

    “呃!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都死了好多年了,我都忘了他们长什么样了。”

    经过猴子的一番讲述,憨皮才知道,猴子的父母应该是死在五九年、六零年大饥荒,他现在十五岁,也就是说从**岁猴子就是一个人,而他并不是帝都人,他是一路流浪一路乞讨过来的。

    一个**岁的孩子,这么多年能没有饿死,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虽然憨皮前世也是流浪儿,但是那个年代和这个年代不一样,那个年代,就算是要饭也饿不死。

    这个年代不一样啊,要饭都没有地方要,因为谁家条件都不好,从这一点就能想象得到,猴子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猴子,愿不愿意留下来?”憨皮也动了恻隐之心,就和前世他师傅一样。

    “留,留下来?”

    “对,留下来,留下来和我学做菜,当我徒弟。”

    “我,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

    “师傅!呜呜呜呜呜呜。”

    猴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喊了一声师傅,然后就是大哭,估计是把这些年的苦难,这些年的憋屈,这些年的忍饥挨饿都哭出来。

    “好了,好了,咱们这里没有这个规矩,快起来。”憨皮连忙把猴子扶起来。

    “谢谢师傅。”猴子站起来,擦了擦眼泪。

    “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陈晓拿着几件衣服进来,有棉衣,有外衣,看到眼前的情况就问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