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饭店开门红
    憨皮其实也不在乎这个,有了更好,没有就算了,就像胡爷爷说的那样,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估计今天最高兴的就是小玉和小琴这两个丫头了,先不说胡爷爷给了多少,五个大爷一个人一块,徐大海五块,憨皮给了十块,这就二十,两个人压岁钱加到一起,比她们妈妈焦慧雪一个月工资还多,能不高兴吗。

    “你们两个小丫头,还把把钱放起来,让你们奶奶看见,又给你们没收了。”

    听到憨皮这么说,小玉连忙四下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奶奶,连忙就把钱装进了口袋,小琴是看到小玉装起来,这才装起来,这丫头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一步。

    “憨叔,压岁钱的事情,能不能先别告诉我妈?”小玉抬起头看着憨皮。

    “为什么,你要知道,就算是我不说,你妈同样会知道,你应该知道四大娘吧,估计回头就会告诉你妈。”

    这四大娘和四大爷不愧是两口子,都是爱贪点小便宜,同样,如果别人占了她家的便宜,马上就满世界去嚷嚷,就算是压岁钱也是一样。

    “我知道,我就是想多装一会,我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你这丫头,你这一辈子还长着呢,以后你会见到更多的钱,到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钱了。”

    果然和憨皮想的一样,憨皮刚带着她们三个回到家,焦慧雪跟着就过来了。

    “小玉小琴,把你们两个的压岁钱拿出来。”

    憨皮苦笑了一下,这休息传的还真快。

    “妈妈,再让我们装一会,晚上睡觉在给您。”小玉连忙捂住自己的口袋。

    “不行,万一装掉了怎么办。”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她一个月辛辛苦苦才赚三十二块五,这两个孩子,一大早就跟着憨皮去拜年,她虽然还不知道憨皮给了多少,但是绝对不会少了。

    “装不掉的,我会好好的保护着。”

    “妈妈,我给您。”小琴把自己的压岁钱拿了出来,递给了焦慧雪。

    “这么多?”焦慧雪也惊讶了一下。

    她还以为五个大爷一个人一块,憨皮给五块,这样两个孩子一个人就拿着十块钱,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着急过来,但是现在看到有二十多,这还是小琴一个人的。

    “陈晓,你也给她们两个压岁钱了?”

    焦慧雪问了一下陈晓,她以为这多出来的是陈晓给的,也只有陈晓给,别人谁会给这么多,说实话,如果不是憨皮带着两个孩子去拜年,估计一大爷他们也就是给五毛,这还是多说的,像四大爷那样的人,给两毛就不错了。

    “我没有给呀!我哥给了她们一个人十块,然后徐大海给了她们一个人五块,剩下是一大爷他们给的。”

    “徐大海,他怎么会给孩子压岁钱?哦!我明白了,憨皮,你是不是一大早又欺负人家去了?”

    焦慧雪不傻,想一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也只有憨皮敢这么做,会这么做,别人还真没有,就算是有,也不会让徐大海一个孩子给五块钱。

    “我欺负他干嘛,我就是让孩子给他拜年,然后他自己给的,不相信你问问陈晓和小玉。”

    憨皮没有让她问小琴,因为小琴这丫头不会撒谎,如果问她,她只会实话实说,这吧就露陷了。

    “算了吧,我都不需要问,我也知道怎么回事。”焦慧雪给了憨皮一个白眼……

    过年就是过年,就是要休息,这个时候去鸽子市也没有什么用,根本就没有人,最起码一两个月内别想去做什么生意,这可是刚过完年,大家手里都比较紧,肉也吃了,新衣服也穿了,接下来两个月就要扎紧脖子。

    当然,这说的只是普通人家,有钱人例外,焦慧雪初七就上班去了,憨皮没有开门,一直到过了正月十五,十六这天上午,才把饭店门打开,收拾了一遍,把火生起来。

    “憨皮,开门了?”

    “曲副厂长。”

    憨皮这边刚收拾完,从外面就进来一个人,而且是他认识的人,毛纺厂一位副厂长,就这一个毛纺厂,厂长只有一位,可是这副厂长,整个厂子里竟然有七八个。

    “你小子还真是懒,今天才开门。”

    “没办法,过年吗,累了一年,总要休息一下。”

    “行了,别废话了,今天上面有人过来检查,中午就安排在这里,我把东西给你送过来了,你准备一下,十二点准时开饭,没问题吧?”

    “我说曲副厂长,您怎么知道我今天开门?万一我不开门,您不是白来一趟。”

    憨皮伸出手把曲副厂长手里的东西接过来,还真不少,就这些东西,估计够二十个人吃的。

    “哼,我告诉你小子,你就是今天不开门,我也让你开门,这次可不是开玩笑,是上面过来检查,虽然厂子里那边是一方面,你这边也是一方面,一定要把菜做好了。”

    “行,这个没问题,不过……”

    憨皮这个不过,让曲副厂长翻了一个白眼。

    “我就知道你小子。”曲副厂长从兜里拿出来一叠票子,这不是钱。“给,厂长都给你准备好了,两匹布票,剩下的是肉票,这刚过完年,这玩意比较稀少。”

    “明白,谢谢曲厂长。”

    憨皮这家伙还真是会来事,刚才还一口一个曲副厂长,现在直接叫曲厂长了,把那个副字给去掉了,这也让曲副厂长很高兴,谁愿意自己带个副字。

    让憨皮高兴的不是那些肉票,这东西憨皮不缺,他高兴的是那两张布票,这可不是外面用的布票,这是厂子里用的,这两张布票直接可以去厂子里取出两匹布。

    一匹布是十丈长,也就是三十三点三三米,这可以做多少衣服啊,自己和妹妹做衣服就不用愁了。还有就是,这可不是普通的布,毛纺厂生产出来的布料不少,有一些布并不针对老百姓卖,憨皮要的就是这种。

    “看把你高兴的,行了,我先走了,那边还在检查,厂长安排我过来找你,我现在还要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