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大年初一拜年 恶心徐大海
    陈晓刷牙洗脸完了以后过来,就看到这一幕,和憨皮开玩笑的说着。

    “算了吧,这丫头精着呢,就算是认,我也认小琴,这丫头,还要先考虑一下。”

    憨皮是让这丫头的古灵精怪给吓着了,时不时的给你来个幺蛾子,谁也受不了,就算是憨皮也一样,还是小琴好,乖巧懂事,知冷知热。

    “我看小玉也不错啊!聪明伶俐。”

    “就是因为她太聪明了。好了,快点准备一下,马上就可以吃饭。”

    “憨叔过年好?”

    小琴被小玉带过来了,这丫头没有说那些吉利话,可是让憨皮更受用。

    “嗯!小琴也过年好,快点进去吧,这就开饭。”

    “谢谢憨叔!”小琴说完还鞠了一躬。

    “你这孩子,又来了,憨叔不是和你说过,对憨叔不需要说谢谢。”

    吃完饭以后,憨皮给了两个孩子一个人一张大团结,这是压岁钱,必须要给的,陈晓年龄还小,她就不需要给了,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年龄的问题。

    憨皮去拜年的时候,就不是两个人了,而是四个人,因为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尾巴。

    “砰砰砰!”

    “谁啊?这一大早的就敲门,还让不让人睡了。”徐大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看样子是还没有起床,这两口子也真是够赖的,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到现在还睡着,刚才放开门炮的时候,难道没有给震醒。

    “徐大海,你憨爷来给你拜年来了,怎么,不开门吗?”

    “噗呲!”陈晓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过马上又捂住了嘴,这时候笑出来的不是时候,自己这个哥哥也是奇葩,怎么会想着给徐大海拜年。

    憨皮当然不是来给徐大海拜年,而是给小玉小琴要压岁钱,这徐大海两口子就两个人,并且还是双职工,在这个院子里,除了憨皮家,估计就他家有钱。

    “哦!是憨皮啊!等一下,这就起来。”

    “你们两个记住,一会徐大海出来以后,你们就连忙跪下给他磕头,剩下的你们就不用管了。”憨皮小声的安排着小玉小琴。

    两个孩子对憨皮那是无比的信任,既然憨叔让她们怎么做,就一定有道理,所以两个人什么也没有说,就点了点头。

    “哥,你这样也太坏了吧,别教坏小孩子。”

    陈晓这个时候还能不明白哥哥要干什么,怪不得哥哥要过来给徐大海拜年,原来是这么回事。

    “吱呀”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徐大海一边扣着扣子出来,说道:“憨皮,这么起来这么早?”

    “徐大海,我和妹妹给你拜年了。”小玉拉着小琴跪了下来。

    “过年好。”小琴也喊了一声。

    她和小玉不一样,小玉这丫头直接叫人家的名字,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个长辈,不过这样更让憨皮高兴,他就是过来给徐大海添堵的。

    “憨皮,你这是……”

    “我说徐大海,人家孩子都给你磕头拜年了,你就没有什么表示。”

    听到憨皮这么说,徐大海明白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憨皮会过来给自己拜年,可是自己又不能不给,如果就两个孩子过来,那好说,不给就不给了,可是憨皮在这里站着,如果自己不给,这家伙可不管什么过年不过年,照样收拾自己。

    “给,我给。”徐大海连忙从兜里拿出一扎钱,然后抽出两张一块的,就准备给两个孩子。

    “我说徐大海,你也太扣了吧,这大过年的,人家都给你磕头了,你就给一块钱,不说让你和我看齐,一个孩子给十块,你最起码也给五块钱吧。”

    憨皮这就是来找徐大海麻烦,这个年代,那有给压岁钱给五块的,就算是一块都很少,一般就是两毛五毛这样,甚至还有给一毛的。

    “憨皮你……”

    “我怎么了?当然,你要是不给也行,你现在跪下来,给两个孩子磕个头,你就不用给了。”

    这大过年的,让他给两个孩子磕头,这不是开玩笑吗,他给他父母都没有磕过头。

    “行,我给,我给还不行吗。”徐大海肉疼的拿出两张五块的票子。

    在憨皮带着三个丫头走了以后,徐大海家里又是一番吵闹,这大年初一就让人家两口子打架,憨皮这做的确实不地道,不过他才不管地道不地道,就是要让他家里打起来,打的头破血流才好呢。

    从徐大海家里出来以后,憨皮他们就去了胡爷爷家,胡爷爷年龄最大,辈分最长,当然要先去他家,去徐大海家不算,那根本不是去拜年,那是去坑他。

    胡爷爷老两口年纪大了,睡眠少,憨皮他们过来的时候,都已经起来。

    “胡爷爷胡奶奶过年好,祝你们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说完憨皮递上去一包点心,过年给长辈拜年,不能空着手吧,所以憨皮准备了不少点心。

    “好,都好。”胡奶奶把点心接了过去。

    这是过年,不需要客气,如果是平时,胡奶奶可能要推脱一下,这个时候就没有必要了。

    “来,给你们压岁钱。”胡爷爷从兜里拿出来几个红包,还是用红纸包着的,估计也是图个吉利。

    给了陈晓、小玉、小琴一个人一个,然后把最后一个递给了憨皮。

    “胡爷爷,您这是……”

    憨皮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要什么红包,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拿着,只要没结婚就是孩子。”胡奶奶在旁边说了一句。

    “那行,那我拿着。”

    这个红包的意义很大,从前世到今生,这是憨皮第一次在过年收到长辈的红包,当然,过年收红包他收过很多,但那都是老板给发的,这种长辈给发的红包,他还真是第一次。

    “谢谢胡爷爷。”

    “谢什么,又没有多少钱,就是图个吉利。”

    憨皮已经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个红包,不管多少钱,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动,甚至会传给子孙后代,这可是第一次收红包,怎么能不珍惜。

    给胡爷爷拜年以后,憨皮又去了院子里几个大爷家,这次没有再收到红包,只有陈晓她们三个小丫头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