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大眼瞪小眼
    “好了,我知道了,就这一次,下不为例。”憨皮连忙打了一个哈哈,他可不想妹妹没完没了的说这些。

    “唉!”陈晓叹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哥哥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吃完晚饭,陈晓去给焦慧雪的婆婆说了一声,晚上两个孩子住在这边。

    “憨叔,晚上我给你睡吧。”小玉眨着她那一双大眼睛,仰着头看着憨皮。

    “你给我离远一点,说吧,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如果这句话是小琴说出来的,憨皮绝对不会有这么大反应,可是小玉说出来就不一样了,这丫头,扒根汗毛都是空心的,憨皮不得不防。

    “憨叔,看您说的,我能出什么幺蛾子,您这样说话,太让人家伤心了。”

    “那你就伤心吧。”憨皮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别呀,憨叔,人家只是感觉到陈晓姨的床太小,睡三个人有点挤,您的大床那么大,给您睡不挤。”小玉眨了眨眼睛,一副就是如此的样子。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如果真挤的话,就让小琴过来这边睡,你还是和你陈晓姨一起睡吧。”

    这丫头的花招太多,一不小心就会上当,就算是憨皮也一样。

    “好吧好吧,我给您说实话吧,那天您拿回来的点心,我就吃了一点,然后就让您给放了起来,我现在想吃。”

    “我就说你这丫头有幺蛾子,果然如此,不过没有。”

    “啊!憨叔,人家都给您说半天了,嘴巴都磨出泡了,就一点不给。”

    “不给!”

    “真的不给?”

    “真的,不,给,给还不行吗。”

    看着这丫头眼里在聚水气,憨皮不得不服软,这丫头,还真是说哭就哭,让憨皮很头疼。

    “谢谢憨叔。”

    “你呀!”憨皮点了一下这丫头的额头,说道:“本来是准备三十晚上给你们吃,你说你,狗窝里放不着剩馍。”

    “哎呀,反正都是吃,早吃晚吃还不是一样。”

    “也是!”憨皮点了点头,然后对站在陈晓房间门口的小琴说道:“小琴你也过来。”

    “哼!憨叔还真是向偏,我给你说半天才给我吃,小琴什么都没有说,你还叫她吃。”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我告诉你,我就是向偏了你又能怎么样?”

    憨皮这家伙竟然给个孩子似的,就这样和小玉抬了起来,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竟然还对上了眼。

    “哥,你这是干嘛呢?”

    陈晓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这爷俩这副样子,连忙跑过来问了一句。

    “陈晓姨,憨叔向偏,这件事您管不管?”

    “不管!”陈晓摇了摇头。

    “为什么?”

    “他是我哥,我管不着他,你说为什么?”

    “呃!”

    这下小玉没辙了,是啊,憨皮是哥哥,陈晓是妹妹,那有妹妹管哥哥的道理,就和她管小琴一样,她可以管小琴,小琴就不能管她。

    “哥,你们这是……”

    “这丫头,非要吃那天我带回来的那些南方糕点,磨了我半天,最后还用哭来威胁我,我答应给她了吧,然后准备叫上小琴,她竟然说我向偏,我就向偏了怎么着。”

    “噗呲,哥,你怎么也给个孩子似的,她说就说呗。”

    憨皮从柜子的最上层把那天带回来的东西拿出来,那天带回来的东西,憨皮到现在也没有看,就从里面拿出来一包点心给了两个丫头,把剩下的就放起来了。

    憨皮清点了一下,南方糖两盒,南方糕点三盒,本来是四盒的,回来的时候让两个丫头吃了一盒,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的地方小吃,同样是点心,另外就是两瓶酒,当时没有看,原来是两茅台。

    这可是好东西啊,如果放到后世,最起码好几十万,不过憨皮可没有想放到以后,过年就准备喝了它,不就是两瓶酒吗,说实话,如果憨皮愿意,这玩意还不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另外还有一个红包,当时没有看,现在打开看了一下,整整十张大团结。

    “领导就是领导,这出手够大方的。”

    “哥,这是那天你出去人家给你的报酬?”

    “嗯!”

    “给这么多!”

    “这还多啊,以后会更多。”

    这样的憨皮没有瞎说,他那天为什么出去,还不是因为这个,回来的时候刘主任就告诉他了,还有人家要用他,到时候别给他掉链子。

    “行了,给她们两个拿一盒点心,带她们去睡觉。”

    有了点心,小玉这丫头也不嚷嚷着陈晓的床小了,乖乖的跟着陈晓去睡觉去了,其实她说那么多,就是为了吃的……

    第二天憨皮没有出门,一天都待在家里,今天是大年三十,家家都要团圆,贴对联,门钱子,还要挂两个大灯笼,最重要的就是放鞭炮。

    焦慧雪吃完早饭就回来了,所以晚上两个孩子也没有过来,比较是大年三十,人家一家要团圆,这样憨皮这里就剩下他和妹妹两个人了。

    “哥,你说过完年要不要去大哥、二哥和大姐家?”

    在吃饭的时候,陈晓还是问了一下,因为这件事必须要经过哥哥同意,要不然根本不可能。

    “不去!”

    “哦!不去就不去吧,反正他们也不过来。”

    自从父母去世以后,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把抚恤金全部分了,然后出去单过,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把一个傻弟弟和一个年幼的妹妹扔在这里。

    估计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没有这个弟弟和妹妹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次都不回来,估计是怕摊上憨皮这么一个包袱,谁也不愿意带着一个傻弟弟过。

    当时可不光憨皮是负担,就连陈晓也是,那时候陈晓才多大,还不到十岁,这些年如果不是焦慧雪帮趁着,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过来。

    “快点吃吧,吃完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给院里的长辈拜年。”

    有憨皮这个超级大厨在,年夜饭当然很丰盛,饺子就不说了,这个必须有,然后就是十个荤菜两个素菜,就这一桌子菜,如果让别人看见,一定会说他败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