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分肉 回娘家
    “四大爷,您没有听我哥刚才喊话吗?搬出去的不算,如果您在瞎报,我让我哥一斤都不给您。”陈晓站了出来,估计这个院也就她敢说这话。

    “那,那就四个人吧。”

    看到陈晓站出来,四大爷马上就蔫了,如果说这个院里四大爷怕的有那么几个人,憨皮绝对是第一,至于第二,这个还有争议,要么是中院的胡爷爷、胡奶奶,要么就是陈晓。

    胡爷爷、胡奶奶是这个院里年纪最大的人,已经有八十多岁,胡奶奶从小就是这个院子里的人,也是这个院子里的姑奶奶,胡爷爷是倒插门来到这个院子里的。

    “四个人四斤。下一个。”一刀下去,四斤肉递给了四大爷,根本不用称。

    “我们家五口人。”

    憨皮抬头看了一眼,是前院的齐叔,这是个老实人。

    “五口人五斤。下一个。”

    “五口人。”

    “一大娘,怎么是您过来了,一大爷没有过来?”

    “他,他才不会过来。”

    “呃!”

    这个还真是,像这种看着就是贪小便宜的事,就算是拿刀架在一大爷脖子上,他也不会过来。

    “哎呀,胡爷爷,您怎么过来了,我还准备一会让陈晓给您送家里去。”

    就在这个时候,憨皮看到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和大家一样,站在队伍之中,憨皮也顾不上给大家分肉了,连忙走过来把胡爷爷扶了出来。

    “我能走干嘛不自己过来。”

    “一大娘,对不住啊,我先给胡爷爷,您稍微等一下。”憨皮把胡爷爷扶到前面,然后对一大娘说着。

    “没关系,什么早一会晚一会的。”

    “憨皮不用,你胡爷爷这一辈子没有插过队,还是先给别人吧,我等一会没关系。”

    “胡爷爷,那能让您等呢,我这就给您切。”憨皮说完,大刀唰的一声,一块肉下来,然后递给了胡爷爷。

    “憨皮,多了。”胡爷爷提了提肉说道。

    “不多,刚好二斤。”

    “憨皮,别糊弄胡爷爷,胡爷爷虽然年纪大了,这多少还是知道的。”

    “胡爷爷,这真的不多,这就是二斤。”

    这是二斤没错,不过在这二和斤中间要加一个公字,这胡爷爷老两口是这个院子里的五保户,现在是无儿无女,当然,并不是说胡爷爷以前没有儿女,以前有好几个儿女,可是在抗日战争中都牺牲了。

    为了不给国家添麻烦,拒绝了国家给他们养老送终的好意,还是住在这个院里,不过也接受了国家的救济,每个月领取一些救济粮。

    可是这些救济粮,也就是够吃,不至于饿死,想要吃顿肉还真是不容易。

    “唉!”胡爷爷叹了一口气,人穷志短啊。

    “陈晓,把胡爷爷扶回去。”看到胡爷爷接受了,憨皮连忙安排陈晓把他送回去。

    “一大娘,您家是五口人,这是五斤,您拿好。”

    在胡爷爷走了以后,憨皮连忙又开始给大家分肉,说实话,这个院里住了一个憨皮,日子比别的院好太多了,这估计也是这个院的人怕他的原因。

    很快就轮到了焦慧雪的婆婆,这老太太,来到前面以后,把盆放到桌子上说道:“六口人。”

    憨皮没有搭理她,给她切了六斤,这个没办法,人家确实是六口人,虽然有两口在憨皮家里吃,可这不影响人家是六口人的事实。

    院子里的人虽然有点微词,但是看着焦慧雪的面子上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大家都知道,焦慧雪和憨皮的关系很好,给亲姐弟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说四大爷贪点小便宜,那么这老太太就是占便宜没够,当然,这也可能是这个年代造成的,毕竟她家里人口多,又只有焦慧雪一个人工作。

    肉很快就分完了,最后还剩下二十多斤。

    “慧雪姐,这剩下的这些肉你拿回去吧。”

    “啊!这不行,我们家已经分过了,而且你们家过年也要吃。”

    “我们家过年你不要管,你还不知道吗,我们家天天过年,另外这不是让你拿回这个家,你不是要回一趟娘家吗,这块肉就带回去吧。”

    “这……”

    “行了,把这那的了,就这么决定了。”

    这个时候的农村什么样,憨皮太清楚了,过年了,队上会杀猪,每家每户分一点,可是有多少舍得去吃的,很多人都拿出来偷偷地在鸽子市给卖了。

    就算是不卖,一大家子人就那么一点点肉,一个人也吃不到多少。

    “憨皮,谢谢!”

    “慧雪姐,咱们不需要客气,对了,你钱够不够?如果不够我借给你一些。”

    “够了够了,年前这一段时间我也赚了两百多,除了给孩子和我婆婆添了一些衣服,然后买了一些细粮,还剩下二百,我准备给家里留一百,应个急什么的,剩下一百带给我父母。”

    “一百够吗?不够尽管说。”

    “够了,这些年家里条件不允许,我也没能孝敬什么,每次回去我父母还偷偷地给我塞钱,可是我还只能装着不知道,因为家里确实需要,现在好了一些,我也该孝敬一下父母。”

    “慧雪姐,这样是应该的,这样吧,你现在就回去,明天就是三十了,还能赶回来,把这些送过去,也让老人家过个好年。”

    焦慧雪娘家是农村的,不过离帝都并不远,也就二十里地左右,虽然这么近,可是她回去的次数有限,不是她不想回去,而是每次回去都是让父母担心。

    “好,我现在就回去,憨皮,把你的自行车给我用一下,我骑自行车回去。”

    “行,骑吧。”

    骑自行车回去可是比坐公交车回去风光多了,这就给后世开车回家一样,另外焦慧雪还是像父母表达一个意思,我现在日子好过了,不用在接济我。

    “对了憨皮,晚上我可能回不来,两个孩子自己睡我不放心,我想让她们两个晚上和陈晓睡。”

    “可以啊,让她们两个晚上和我睡。”

    陈晓这个时候刚好送胡爷爷回来,就听到焦慧雪说的话,马上就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