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啪啪的打脸
    “没买,主要是买不起。”憨皮说完,就在徐大海自行车上踹了一脚。

    “憨皮,你想干嘛?你嫉妒就嫉妒呗,你也不能这样啊!”徐大海好不容易才扶着自行车,没有让自行车摔倒,然后就冲着憨皮大喊。

    “行了徐大海,你快点回去吧,小心憨皮一会揍你。”

    听到焦慧雪这么说,徐大海连忙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几步,他还真的有点害怕憨皮揍他,再说了,憨皮揍他需要什么理由吗,想揍就揍。

    “憨皮,你别仗着你有点傻不拉几的想揍谁就揍谁,有本事你也买一个猪坐盘回来,让大家看看。”

    “王八蛋,你找揍是吧你。”憨皮往前走了几步。

    看到憨皮要过来,徐大海连忙推着自行车就往家跑,一边跑还一边说道:“你除了会揍人你还能干什么。”

    “说了憨皮,别搭理他,你不是有事要出去吗?去办事吧。”焦慧雪拉着了他。

    “哼,回头我再收拾他。”

    说完以后,从陈晓手里把自行车接过来,然后推着自行车就出去了,他没有走远,也没有去别的地方,找个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从空间拿出来一整扇猪肉,然后放到自行车后座上,就往家里骑。

    在回大院的这一段路上,憨皮收到无数的羡慕嫉妒恨,没办法,人家过年买个一斤二斤肉都高兴的不行,他倒好,直接带着一整扇猪肉招摇过市,这不是找嫉妒吗。

    可是这一片的人,有几个不认识憨皮,谁敢打他的主意,他不打别人的主意,别人就要烧高香了。

    大院再次引来轰动,这次比刚才还厉害,一个猪坐盘算什么,直接一整扇猪肉,一个猪坐盘,只不过是这一整扇猪肉的一部分。

    “大家一会都去后院分猪肉,按照家里的人口,每个人一斤,已经嫁出去的,还有搬出去的不算,另外还有徐大海两口子不算,人家都有一个猪坐盘了,咱们这点人家也看不上。”

    憨皮是一路走一路吆喝。

    听到憨皮吆喝的是什么,焦慧雪就露出一丝苦笑,她算是明白憨皮刚才为什么要出去了,原来是看到徐大海弄了一个猪坐盘不舒服。

    “憨皮,那这肉要钱吗?”

    “不要,免费给大家,让大家过个好年。”

    “那要肉票不?”

    “说了免费给大家,要什么肉票啊,一会都去后院,先说好,多报或者重复领的,那就不给了。”

    这个年代的猪,都是从年头养到年尾,一只猪都三百来斤,甚至三百多斤,就算是去了猪头猪下水,这一整扇肉也有一百多斤,整个大院也就一百来口,绝对够分,不过如果多报或者重复领,那就可能不够了,所以绝对要杜绝。

    这个院不是没有这样的人,比如说爱贪小便宜的四大爷,不过也只是贪点小便宜,没有什么坏心眼,不想徐大海,满脑子坏水……

    憨皮这一路走一路吆喝,徐大海两口子早就知道了,两个人躲在屋里也不出来嘚瑟了,刚才那种风光无限再也没有,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并且还打的“啪啪”响。

    “都怪你,都怪你,还出去显摆,现在好了。”陈芳一边捶着徐大海一边说着。

    “好了好了,都怪我,我也不知道憨皮这王八蛋会这样,另外,他从那弄这么多肉票!”徐大海皱了皱眉头。

    他没有说憨皮从那弄那么多钱,因为他知道,憨皮比他有钱,并且有钱的多,可是有钱没用啊,没有肉票,有钱也买不到猪肉,自己可是求爷爷告奶奶,才从别人那买了这么多。

    这憨皮才出去屁大点功夫,就带回来一整扇猪肉。

    “你忘了人家憨皮是干什么的了,人家是开饭店的,在他那吃饭的都是一些领导,想弄点肉票还不容易。”

    “哎呀!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徐大海拍了拍自己的猪脑袋。

    “反正我不管,过完年马上搬走,我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后院待着。”

    要不说男人闹挨,女人闹财,意思就是说男人你就闹吧,有人收拾你。女人你就闹吧,一闹就要破财,这两口子都闹,徐大海闹的挨憨皮的揍,陈芳闹的让家里破财。

    临街不愿意住,徐大海就给憨皮换了这房子,刚住了没有几个月,这又不愿意住,这一来二去,不知道损失多少钱。

    “行行行,过年就把这房子卖了,然后搬家。”徐大海头疼的答应着……

    憨皮来到后院,就搬出来一张不用的桌子,然后把肉放在上面,这边刚放好,人就陆陆续续过来了,这不是贪小便宜,这是憨皮过年的一点心意。

    “来来来,大家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看到憨皮在那分肉,陈晓笑眯眯的站在一边,她现在心里可是舒服多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只要能打徐大海家的脸,她就高兴,就算是花点钱也没有关系。

    “哥,我帮你吧。”

    “不用,你在旁边看着就行,一会弄你一身。”

    “哦!”陈晓答应一声,又退了回去。

    “四大爷,果然你还是第一个。”

    “嘿嘿嘿,我是第一个先知道的吗。”

    如果说有人贪小便宜,估计也就四大爷一个人,只要有便宜占,那他绝对是第一个。

    “行,你第一个先知道的,报数吧,家里几口人?”

    “我们家你还不知道吗?五口人。”

    “我说四大爷,你们家好像就四口人吧。”

    憨皮还没有说话,后面排队的就喊了起来。

    “我们家怎么就四口人了,我们两口子,加上三个孩子,这不是五口人是多少。”

    “四大爷,你们家老大好像搬出去几年了吧,这逢年过节也没见他回来,他还算是这院的人吗?”

    “他人是搬出去了,可是他户口还在这里,就是这院的人。”四大爷是一点也不让步啊。

    也是,像他这种爱贪小便宜的人,怎么可能让步,如果让步了,那他就不是四大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