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破车 嫌弃
    “够了够了,有这五斤肉票,可是解决了大问题,这不,女婿不知道从那弄了一条黄鳝,本来说是给我闺女吃,可是又听人家说孕妇吃黄鳝不好,就没吃,这不,我就给拿回来了,你一大爷说给你吃。”

    听到是黄鳝,憨皮就眼睛一亮,这黄鳝可是好东西,不过还是推辞说道:“一大娘,真的不用,还是留着给一大爷下酒吧。”

    “你这孩子,这就是你一大爷让我送过来的,我要是拿回去,你一大爷能不说我,你就收下吧。”

    一大爷和一大娘这两口子,什么地方都好,就是有一点,从来不喜欢欠人人情,这不,憨皮让陈晓送过去五斤孕妇肉票,又不要钱,这一大爷和一大娘就感觉到过意不去,就把这条黄鳝送了过来。

    “行,一大娘,这黄鳝我收着,不过这黄鳝可是好东西,又这么大一条,我占了不少便宜。”

    这条黄鳝足足有二斤多重,可能在别人的眼里,这黄鳝不算什么,可是在憨皮眼里,这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玩意,男人都懂这个。

    “哎,看你这孩子说的,什么占不占便宜。”

    “那不行一大娘,我不能占这个便宜。”说完以后,憨皮回头对屋里喊道:“陈晓,陈晓。”

    “哥,什么事?”陈晓从屋里出来。

    “去厨房把案板上那块肉拿过来给一大娘。”

    “哦!”陈晓答应了一声,就去厨房把肉提了过来。

    这块肉不多,估计都不到二斤,本来憨皮是准备晚上做红烧肉用的,现在给了一大娘,他晚上做红烧黄鳝,这可比红烧肉金贵多了。

    “不不不,陈晓,你拿回去,不要听你哥的。”

    “一大娘,您就拿着吧,我们家不缺肉。”陈晓直接把肉放到一大娘手里。

    “这不是缺不缺的问题,而是我不能要。”

    “一大娘,如果您不要,那我也不要这黄鳝了。”憨皮这时候接了一句。

    “这……”

    “行了一大娘,别这那的了,拿回去给一大爷炒个菜,让一大爷喝两口。”

    “那好吧,我就拿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一大娘还在感慨,这么大一块肉,炒一个菜,也只有憨皮家才会这样,这放在她家里,可以吃好几天,并且顿顿带肉。

    晚上吃完饭还是去电影院卖花生米,其实现在憨皮来不来都无所谓,不过不来又不放心,害怕出什么事。

    。。。。。。

    第二天早上,憨皮起了一个大早,今天要去给人家做菜,这个不能晚,而且还特意打扮了一下,不是说他这样是想给别人留一个好印象,而是打扮干净一点,看着是那么回事。

    “憨皮起来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本来准备吃完饭再出去的憨皮,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出房门。

    “我说刘主任,您这也太早了吧。”

    “不早,不早,领导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了。”

    “那好吧,对了,东西带过来没有。”

    “就知道你小子忘不了。”刘主任摇了摇头,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纸包,说道:“都是一斤的,一共五百张。你要不要数一下?”

    “不用了,您刘主任我还能不放心。”憨皮把纸包接过来,在手里颠了一下,喊道:“陈晓,出来把东西拿回去。”

    “知道了哥。”

    陈晓出来把纸包拿了进去,憨皮直接跟着刘主任往外面走,出了大院门口,一辆老式红旗轿车停在路边,车旁边站着一名年轻人。

    “唉!”憨皮摇了摇头说道:“就这破车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好车。”

    “什么!破车?”

    听到憨皮说这辆车是破车,站在车旁边的年轻人不愿意了。

    “怎么,这难道不是破车?”

    “你,你懂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

    “废话,不就是一辆破红旗吗,质量还可以,就是速度差了点。”说完以后,憨皮再次摇了摇头,看上去一脸嫌弃的样子。

    他确实有点嫌弃,想想他前世,作为京城大饭店的总厨,年薪都是八位数,轿车、越野车。跑车,他什么车没有玩过,就这辆老红旗,说句不好听的,如果在前世,估计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你……”

    “你什么你,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哼,知道又怎么样,你开过吗?”年轻人拽的给个二五八万似的。

    “切,刘主任,你坐后面。”憨皮把后车门打开,直接把刘主任塞了进去,然后把副驾驶门打开,把年轻人给摁了进去,然后来到驾驶室,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在年轻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憨皮已经熟练的打火,启动,挂挡。

    “怎么走?”

    把年轻人摁进副驾驶就是让他指路。

    “憨皮,你想干嘛?”

    刘主任在后座上喊着。

    可是憨皮没有搭理他,而是再次对副驾驶上的年轻人问道:“怎么走?”

    “直,直走。”年轻人结结巴巴的答应了一声。

    他现在被憨皮的气势给吓着了,而且看憨皮好像对这辆车特别熟悉,就不自觉的给指了路。

    “如果需要拐弯,提前三百米告诉我。”

    “呜!”红旗发出一声轰鸣,像离弦的箭一样。

    这个年代,马路上基本没有什么车,这对憨皮来说,简直是如鱼得水。

    “拐弯了,拐弯了,减速。”

    “不要给我说这个,就说往左还是往右。”

    “往右。”

    “坐好了。”

    憨皮没有减速,而且还加了速度,快到路口的时候,憨皮拉了一下手刹,动了一下方向盘,红旗车尾直接往左平移了过去,这个年代可能没有什么人知道,但是在后世,看到这个就知道,这是漂移。

    “往左。”

    “往右。”

    “直行。”

    “好,前面到了。”

    “吱!!!!”刹车的声音响起,红旗车稳稳的停在一栋建筑前。

    副驾驶上的年轻人在车刚停好以后,就打开车门跑了下去,然后蹲在马路边吐了起来。

    这一路上他是一只憋着,一直指路,现在是实在憋不住了。本来他开车需要三十分钟的路程,让憨皮十分钟不到就开到了,那速度你就想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