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被抓
    憨皮是什么人啊,那就是憨皮啊。

    “我明白了,我带着陈晓先走,如果你被抓了,我们就在这边的街道办外面等你。”

    焦慧雪脑袋反应还是很快的,马上就明白了憨皮是什么意思,也是,别的不说,装疯卖傻,估计没有人比憨皮更精通。

    看到妹妹和焦慧雪骑着自行车跑了以后,憨皮马上迎着红袖标就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喊:“跑的太慢,跑的太慢,人都跑完了。”

    “干什么的,抓起来。”

    “跑的太慢,跑的太慢。”

    被人抓着了,憨皮还在喊着,不过他这一耽误,这些人再想去追焦慧雪和陈晓就更不不可能了,谁让憨皮这家伙力气大,几个人都上去才把他按着。

    不过这些红袖标也没有算白跑一趟,还抓着一个,以往出来十次,也不见得能抓到一个。

    “跑的太慢,跑的太慢。”

    憨皮一边说,一边看着妹妹她们逃跑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可惜这些人根本没有看到,还在高兴的谈论着抓到一个。

    “你们说咱们不会抓到一个傻子吧?”一名中年人听到憨皮来来回回就这一句话,就和旁边的几名同志说了一下。

    “不会吧,搜一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一名好像是这些人的头下了命令,另外两个人就连忙过来搜憨皮的身,可惜全身上下什么都没有,不对,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新街口街道办。

    “组长,这个人身上什么都没有,就有一张这个纸条。”

    这个人说完把纸条递给了组长,组长看了一眼就给扔了,然后说道:“先带回去。”

    这个地方是属于羊坊店街道办,憨皮当然被带到了羊坊店街道办。

    “进去,一会给我老实交代。”

    这名工作人员把憨皮推进了一个房间,然后从外面把门关着了。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进来两个人,不是刚才带他回来的人。

    这个时候,憨皮已经躺在桌子上睡着了,当然,他这是装睡着。

    “啪”一名工作人员拍了一下桌子喊道:“起来。”

    “艹你大爷的,谁打扰老子睡觉。”憨皮直接从桌子上跳了下来。

    他这个动作,把两个工作人员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是谁,他们是红袖标,不管你是什么人,来到这里就要老老实实。

    可惜他们今天算是遇到了对手,憨皮直接来个不搭理,再问就是;“你大爷的。”

    刚开始两名工作人员还以为憨皮骂他们(本来就是骂他们),还给了憨皮两脚,可是问了一会以后,发现憨皮来来回回就是这一句,“你大爷的。”

    两个人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其中一个人连忙站起来走出去,找到抓憨皮回来的几个人问道:“你们不会是抓一个傻子回来吧?”

    “啊!真是傻子啊!”一名工作人员嘴巴比较快,脱口就说了出来。

    “你们知道他是傻子啊?”

    “不知道啊!”这次是抓憨皮回来的那个组长说的。

    “那你们抓他的时候,他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有?”

    “这个倒没有。”组长摇了摇头。

    “有,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新街口街道办。”还是那个口快的年轻人。

    “我知道了。”

    这名工作人员说完就出去了,然后来到一间办公室,拿起桌子上的一部老式电话机,就给新街口街道办打了过去。

    “喂,这里是新街口街道办,请问您找谁?”

    “您好,我这里是羊坊店街道办,请问你们街道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这名工作人员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憨皮了。

    “请问您说的这个人是……”

    “哦,就是有点疯疯癫癫的,年龄大概二十来岁,动不动嘴里骂着你大爷的。”

    “噗呲!”新街口街道办这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直接笑了出来。

    他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除了憨皮没有别人,而且接电话的这位,平时还是憨皮饭店的常客,怎么说呢,平时请个领导吃饭什么的,都会到憨皮饭店去。

    “您说的是憨皮吧?我们这里就他一个这样,他脑袋有问题,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吧?是把人砍了还是把人打坏了?”

    “什么!您,您是说……”

    “没错,他这个人就那样,动不动就拿刀追着人砍,你们千万别把他惹急了,要不然他什么事都能做出来,而且你们也知道,他就是那个样子,谁也拿他没办法。”

    “我明白了,谢谢!”

    羊坊店街道办这位工作人员把电话放下,就连忙往关憨皮的房间跑过去,推开门看到憨皮老老实实的待着,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事吧?”

    “没事,还是什么都不说。”

    “嗯!你出来一下,我给你说点事。”

    “好!”这位工作人员站起来,跟着就出去了。

    出去以后,打电话的那位工作人员把憨皮的情况说了一下,这可把刚才留下来那位工作人员吓坏了,冷汗都从头上冒了出来,还好刚才自己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要不然房间里就自己一个人,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把人放了呗,难道你还真想把他逼急了,然后发疯。”

    “这不能。”

    “就是啊,再说了,一个傻子知道什么是投机倒把,估计就是去玩玩,然后还不知道跑,让咱们的人给抓了回来。”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把他放了。”

    说起这个,这就要说憨皮这家伙比较精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如果没有受伤还好说,受伤了根本就跑不过这些人,情急之下,憨皮写了一张纸条在身上。

    纸条上写的当然是新街口街道办,在新街口街道办,没有不认识他憨皮的,因为这些人都在他饭店吃过饭,而且是在没有开饭店之前就认识。

    在这样情况下,别说憨皮什么事都没有,就算是有点事,这边也会给他说好话。

    “好了,你走吧。”工作人员把门打开,然后准备放憨皮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