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投机倒把
    “好的妈妈。”小玉答应一声,然后把苹果放下就往外面跑。

    这丫头精着呢,还知道先把苹果放下来再回去,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拿着苹果回去,再想拿回来根本不可能。

    吃完中午饭,三个人就一起出发了,去的时候都是好路,焦慧雪带着两个人没有问题,鸽子市所在的地方都比较偏僻,快到地方的时候,才下来推着自行车走,这一段路,焦慧雪根本带不了两个人,带一个还差不多。

    和上午一样,给两个人安排好地方,憨皮又去做他的生意去了。

    “同志,您终于来了。”

    憨皮这边刚把摊位摆好,一名年轻人就走了过来,看样子还很激动。

    “您来点什么?”憨皮笑了笑。

    “我不是买东西,我是来卖东西,您这里不是什么都收吗?”

    “嗯!您说的没错,不过这也要看什么,如果没有什么价值,我要了也没用。”

    “有,有价值,是一些孕妇肉票。”

    “孕妇肉票?”憨皮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

    肉票并不是只有一种,如果说最有价值的肉票,就是这个孕妇肉票了,这肉和平时大家吃的肉不同,不但不能油腻,还要有营养,一般都是牛羊肉,还是精致的牛羊肉。

    如果想买这种肉,必须有孕妇肉票,而且在一般的国营肉店还买不到,必须去指定国营肉店才有,可以说是最有价值的肉票。

    “对,孕妇肉票。”

    “有多少?”

    “一百多斤吧。”

    “一一百多斤?”

    这年轻人还真是话不惊人死不休啊,平时想弄个一两斤都困难,这人直接就是一百多斤,不过也很奇怪啊,这种肉票应该很好卖吧,为什么卖给自己。

    憨皮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估计这孕妇肉票来路不正,要不然也不会卖给自己,而且自己这里还便宜,卖给别人比卖给自己贵多了。

    “怎么样?能吃下吗?”

    “你最好把那个吗字去掉,什么叫能吃下吗?”

    对于憨皮来说,别说一百多斤,就是一千多斤,他也不带眨眼的,按照憨皮的话说,咱不差钱。

    “那你给多少钱一斤?”

    “我最多给你四毛钱一斤。”

    “四毛,这太少了,我自己去卖,随随便便人家也给我六七毛。”

    没错,他自己去卖,是随随便便都六七毛,可是他敢自己去卖吗,他自己去卖,如果被抓着,那就不是投机倒把的事情了,而是别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跑的这里卖给自己。

    还有一点,憨皮这里可以说名声在外,收东西,从来不打听来路,只要有,而且可以收的东西,全部都给收下,年轻人就是想卖给别人,一是没有人可以一下子吃下这么多,二是可能还有风险。

    “同志,我给你这个价格是最公道的,别人买过去是买肉吃,我买过来是去卖,你不能不让我赚点吧。”

    “好,我卖给你,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能说是我卖给你的。”

    “这个你放心,我憨皮的信誉大家都知道,要不然您也不会来找我,另外,下次有什么好东西,您还可以来找我。”

    “行,我相信你。”

    整整一百五十斤孕妇肉票,憨皮给了他六十块钱,这也可以了,怪不得那么多人想当官,芝麻大的官都能有这外快,这年轻人应该是那家医院或者街道上上班。

    “猪肉,猪肉,又肥又香的猪肉了。”

    在年轻人走了以后,憨皮可是吆喝起来,这吆喝如果在后世,估计没有一个人来买,可是在这个肥肉比廋肉贵的年代,这刚好符合人的胃口。

    “走过的路过的,千万不要错过啊,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现在不买你还更待何时,就最后这一点了啊,再不买就没有了。”

    “同志,你这里还有粮票吗?”

    “有啊!您要多少?”

    “一百斤全国粮票。”

    “没问题,一斤两毛五。”

    就这样,五块钱到手,两毛钱一斤收,卖两毛五,一斤赚了五分钱。

    “同志,给我来五斤猪肉,要肥一点的。”

    “没问题,我这里的猪肉都肥,这个您放心。”一刀下去,说实话,根本就不用称,这就是五斤。

    不过为了让人家放心,还是要称一下的,果然五斤高高的,这就是能力,也可以说是本事。

    “猪肉,猪肉,又香又肥的猪肉了,快点过来买过来看,来晚了就没有了。”

    “同志,羊肉没有了吗?”

    “不好意思,羊肉卖完了。”

    “没有就算了,给我来二十斤猪肉。”

    “好唻,二十斤猪肉。”

    一整扇猪肉,憨皮提了提,然后用刀在肥肉一边划了一下,砍刀上去“咔嚓”一刀,一个坐盘下来,称了一下,刚好二十斤。

    前世憨皮当总厨的时候,几斤几两都是一刀切,何况是这种大块,刀在憨皮手里,就是有生命的东西,这是一般人怎么也无法想象的东西。

    五斤、十斤、五斤、二十斤,不到两个小时,憨皮就卖出去不少,就在他准备收摊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喊红袖标,憨皮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手挥了一下,摊位就消失了,然后连忙就往妹妹和焦慧雪那边跑。

    他怕这两个傻妞不知道怎么回事,别让人给抓着了,那就麻烦了,果然和憨皮想的一样,看到别人四散而逃,这两个傻妞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原地待着不动。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不跑啊?”

    “哥,我们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不是告诉你们,看到有人跑就跑吗?”

    “好了憨皮,咱们现在跑吧。”

    “晚了,你们两个骑自行车跑,不用管我,我把他们给引开。”

    红袖标离的已经不远了,如果这个时候三个人一起跑,估计一个也跑不掉,当然,如果憨皮没有受伤没问题,他现在受伤了,骑自行车骑不了,焦慧雪骑自行车带不动两个人。

    “啊!憨皮,那你怎么办。”

    “不用管我,你们还不知道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