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小蛮腰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至,憨皮是被摔了一下,可是也因为这个,让他享了一下被美女照顾的福。

    回去的后半程,就换成了焦慧雪骑自行车,带着他和妹妹。

    一直被焦慧雪抱着腰,现在换成了他抱焦慧雪的腰,这小蛮腰憨皮一直想抱一下,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这还真是千载难逢啊。

    “做好了。”

    焦慧雪的一句话,等于是给憨皮泼了一盘凉水,让本来准备伸出去的手有缩了回来,老老实实的抓着自行车后座,并且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

    “麻蛋,自己一直可是把她当姐姐的,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不是在扶着自行车后座,憨皮都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最重要的是,焦慧雪也一直拿他当弟弟。

    。。。。。。

    “妈妈,妈妈。”

    刚进了后院,小玉就跑了出来。这是听见自行车响的声音了。

    “在家乖不乖。”焦慧雪把这些车扎好,摸了摸小玉的脸。

    “乖,一直都乖。”

    “憨叔,陈晓姨。”小琴这个时候也出来了,她可没有小玉那么没有良心,就顾着和自己妈妈说话,人家是先和憨皮陈晓打了一个招呼。

    “来小琴,憨叔给你拿好吃的,咱不给小玉。”

    憨皮从陈晓背的包里拿出来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这是刚才路过供销社的时候买的,在别处根本买不到,就算是在鸽子市也没有。

    “憨叔!”

    小玉看到苹果,马上扑到憨皮面前,抱着憨皮的腿。

    其实憨皮就是故意逗一下小玉,怎么可能不给她,吓她一下而已。

    “现在知道叫憨叔了,可惜晚了,走小琴,憨叔给你削苹果去。”憨皮说完拉着小琴就往屋里走。

    “憨叔,你不给小玉,小玉要哭给你看。”小玉在后面假装揉了揉眼睛。

    “行,你哭吧,只要你哭出来,憨叔就给你苹果。”

    “行了哥,你就别逗她了。来小玉,姨给你。”陈晓揉了揉小玉的脑袋,从包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她。

    苹果在这个年代可是好东西,不但贵,而且还限量,要不然憨皮也不会就买了几个,按照憨皮的性格,怎么也买个十斤八斤,毕竟下次再能买到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就这还是因为马上要过年,要不然根本没有卖的,就算是想吃都吃不到。

    “陈晓姨最好了。”

    小玉这丫头,除了嘴甜,别的还真不如小琴,人家小琴话不多,但是人家会去做,可是在这个年代,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光会做不行,还好憨皮不是这个年代的人。

    “行了,都进去吧,在外面喝冷风呢!”说完憨皮掀开帘子就进去了。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两个人吃一个就行,另外一个先放起来,下次再吃。”焦慧雪说完也跟着进去了。

    “哥,分钱吧。”进去以后,陈晓把卖花生米的钱全部拿了出来。

    “不用分了,你们两个一个人给我五块钱,剩下都是你们自己的。”憨皮坐下来以后,无所谓的说道。

    “啊!憨皮,这怎么行。”

    焦慧雪先不同意了,也是,今天能把这些花生米卖出去,都是憨皮的功劳,而且之前已经说好,卖花生米是三个人平分,现在憨皮就要五块钱,绝对不行。

    “好了,我要五块钱是按照供销社卖的价格收个成本,一百包,就按十斤算,刚好五块钱,剩下的就算是你们自己赚的。”

    “憨皮,你这样不行,咱们之前说好了的,卖花生米的钱咱们平分。”

    “行了,就这样吧,我也赚钱了。”

    “你赚钱那是你自己赚的,和我们没有关系。”

    憨皮去搞投机倒把,这是他自己的劳动成果,和卖花生米是两回事。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花生米,花生米我已经赚钱了,我按照供销社卖的价格批发给你们,甚至这比供销社还贵一些,所以说我已经把我该赚的钱都赚了。”

    “憨皮……”

    “行了慧雪姐,就按我哥说的办吧,反正他也不在乎这点,一上午他就赚了一两百。”

    其实这一点憨皮说谎了,他不是赚了一两百,而是最少赚了上千,只是怕吓着妹妹和焦慧雪,所以才说一两百,不过就这还是吓着了,要不然憨皮能被摔了一下。

    一个人给了憨皮五块钱,一上午焦慧雪赚了十五,陈晓赚了十四块八,憨皮打开一包让别人尝,所以比焦慧雪少了两毛钱。

    “陈晓,我再给你一毛,刚好一样。”

    “不用了慧雪姐。”陈晓才不在乎这一毛两毛。

    焦慧雪也不在乎,她只是不想让陈晓感觉到少了,所以想补齐。

    最后陈晓还是把这一毛钱收下了,因为焦慧雪实在是太实在。

    “哥,下午还去吗?”

    “去啊,为什么不去,不过下午不去德胜门那边了,咱们去公主坟。”

    上午在这边卖的太多,估计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下午憨皮想换个地方,一直在一个地方卖,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大家都知道这里有肉卖,直接过来这边买,坏处就不用说了,红袖标也不是傻子。

    “啊!去公主坟呀,是不是太远了?”

    “不远,咱们不是有自行车吗,吃完饭咱们就走,到那边时间应该差不多。”

    憨皮已经想好了,下午去公主坟,明天上午还去公主坟,明天下午去德胜门,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

    买东西的都不知道,那些红袖标当然也不知道,如果只是临时检查,这个憨皮不怕,他怕的是红袖标摸清楚以后,然后有计划的行动。

    “这样也好,这样吧,憨皮受伤了,中午我做饭。”

    听憨皮说完,焦慧雪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这是躲红袖标呢,如果不是有憨皮带着她,说实话,她还真不敢去,万一被抓就麻烦了。

    “小玉,小玉,你这丫头先别吃了,回去告诉你奶奶,让她自己做饭,就说你憨叔受伤了,我要在这里给你憨叔做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