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乐极生悲
    “哦!”

    陈晓好像明白一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明白,不过自己哥哥做什么她也不过问,自己去卖东西就好。

    憨皮确实是去倒买倒卖,不过间接着做别的生意,还是一个人比较偏的地方,还是肉摊,现在很多人已经习惯了,也可能是憨皮在这时间长了,虽然说地方偏,但是那些买肉的人都会过来找他。

    “同志,你这个工业劵便宜一点,我买十张。”

    “不好意思,这是最低价,你去别处打听一下,人家都要多少钱,并且还都是一张两张的卖,想一下子买十张,估计你要找好几个人。”

    憨皮一张工业劵卖两块钱,别人最少都卖三块,甚至还有人卖四块,不过他现在手里的工业劵太多了,不卖便宜一点,什么时候能卖完啊。

    他手里的这些工业劵,都是来他这里吃饭的那些领导送给他的,保守估计有上千张。

    “行吧,给我来十张吧。”

    这中年人估计是想买一辆自行车,还是飞鸽牌的,只有飞鸽牌自行车是十张工业劵外加二百块钱。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生意是格外的好,两个多小时,憨皮就卖出去两千多斤猪肉,而且还有不少人拿粮票和他换猪肉,当然,憨皮也没有坑他们,按照他平时收购的价格算。

    看到时间也差不多了,该买的都买了,憨皮就把摊收了,他这是怕妹妹她们把花生米卖完以后找过来,到时候不好解释,还有就是没有什么人了。

    今天也是怪了,红袖标一次都没有出现,以前一上午怎么也出现一次两次的,然后就打游击,红袖标走了就回来,来了就跑,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样?”憨皮先找到了焦慧雪。

    “不好,没卖出去多少。”

    焦慧雪让憨皮看了一下包里,还真是没有卖多少,估计都超不过十袋。

    “走,咱们去找陈晓。”

    然后两个人就在鸽子市找陈晓,这丫头还不如焦慧雪,憨皮他们找到她的时候,这丫头正蹲在地上,抬起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估计是磨不开脸。

    “哥,你们怎么来了?”

    “你卖的怎么样?”

    听到憨皮这么问,陈晓脸马上就红了,想想自己哥哥,一晚上卖几百袋,自己半上午一袋没有卖出去。

    “行了,我明白了,你这丫头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聊,把东西给我吧。”憨皮把这些车扎好,从妹妹手里把包接过来。

    “来来来,走过的路过的不要错过,好吃的五香花生米,先尝后买知道好歹。”憨皮撕开一包,递到路过的人面前。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反正说的是先尝后买,尝完也可以说不好吃不买,所以路过的人都会捏一粒尝一下,可是尝一下就感觉到不一样了,这可是太好吃了。

    “多少钱一包?”

    “两毛钱一包。”

    “这么贵?”

    “不贵不贵,一分价钱一分货,您看您平时喝的酒,有的几毛钱一瓶,还有几块钱一瓶,不都是酒吗,价格为什么不一样,这花生米也是一样。”

    爱吃花生米的人,平时都喜欢喝两口,拿这个比喻最好。

    “行,给我来两包。”

    给了中年人两包,收了四毛钱,憨皮就把包交给了陈晓,然后他光吆喝拉人,陈晓和焦慧雪负责卖东西收钱。

    有了一个就有两个,然后有很多,半个小时不到,两个人包里的花生米都卖完了。

    “憨皮,我今天才发现,原来你口才这么好,讲道理一套一套的,怪不得你能做这投机倒把的生意。”

    在回去的路上,焦慧雪夸张憨皮,这让憨皮哭笑不得,这说的是什么话,他这还叫口才好,在后世他也是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说句不好听的,从后世随便拉过来一个人,都比他口才好。

    在后世那种休息爆炸的年代,他这个算什么,可以说什么都不是,把那些摆地摊的叫过来一个试试,别说是这么好吃的花生米,就算是一堆臭花生米,也能说成像臭豆腐一样的臭花生米给卖出去。

    “没错哥,我也发现了。对了哥,你今天赚了多少?”

    “一两百吧。”

    “扑通、扑、咣当、啊!!!”

    “扑通”是陈晓听到憨皮说一两百的时候,身体一下子直了起来,可是她忘了她现在是坐在自行车前杠上。“扑”是焦慧雪看到自行车要倒,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要去扶。

    “咣当”,当然是为了怕自行车砸到妹妹,憨皮把这些车往外推了一下,倒在地上。至于“啊!!!”这是憨皮发出来的,为了保护妹妹,他摔倒在地上,然后被自行车给砸到了。

    “哥,你没事吧?”

    “憨皮,你没事吧?”

    两个人连忙过来把自行车给扶起来,然后又过去扶憨皮。

    “嘶,你这丫头,你怎么回事?”憨皮疼的是龇牙咧嘴。

    摔一下就够疼的了,这可是没有保护自己的情况下摔倒,然后又被这大二八这些车砸一下,想想就知道是什么后果,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妹妹,他自己最起码在摔倒的时候做一些自我保护。

    “哥,对不起。”

    “行了,给哥说什么对不起,下次注意一点。”

    “憨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在焦慧雪和妹妹的搀扶下憨皮走了两步,感觉到没有什么大问题。

    也就后背和小腿有点疼,别的都没有什么事,后面是摔倒摔的,小腿是让自行车给砸的,应该都没有什么事。

    “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焦慧雪可是看的很清楚,她从后座上跳下来去扶自行车没有扶着,亲眼看到憨皮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又让自行车给砸了一下。

    “真的不用,我没有什么事,最多就是擦破点皮,回去擦点红药水就可以,犯不上跑一趟医院。”

    憨皮最烦的就是消毒水的味道,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他就头疼,所以说,如果没有什么事,他都是尽量不去医院,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