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徐大海,你大爷的
    “我去给您找一些麻袋。”

    很快,老支书的想法抱着一叠麻袋过来,把麻袋放下,又把磅搬出来,拿一个筛子放在磅上称了一下,就开始一家一家的收,总重量减去筛子的重量,就是“落生仁儿”的重量。

    有多有少,多的几十斤,少的十几斤,估计是家里人口不一样,分的也不一样,最后收了三千多斤,说实话,有点多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有多少要多少,这时候不能让他收回吧,憨皮不是这样的人。

    生“落生仁儿”三毛钱一斤,憨皮给的绝对不低,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应该给多少钱,不过供销社卖的熟的是五毛,给三毛应该差不多。

    这次憨皮一共采购了猪肉七千多斤,“落生仁儿”三千多斤,还是和上次一样,让大家给送到公路边。

    收起这些东西以后,憨皮就骑着自行车往城里赶,他没有再去德胜门外的鸽子市,而是去了公主坟那边的鸽子市,德胜门这边上午刚被查了一次,估计没有什么人。

    虽然远了一些,但是对于憨皮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下午在公主坟这边买了一千多斤猪肉,羊肉卖了一百多斤,天还很早他就回去了。

    反正就这点东西,根本不愁卖,另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同志,过年了,买点瓜子呗。”

    正骑着自行车往回赶的憨皮,听到这个连忙停了下来,就看到一名穿着棉大衣的中年人正在向另外一名中年人兜售瓜子,一小包一小包的那种。

    这人还真是胆大,竟然在大街上卖东西,这如果被抓着,游街都是轻的。

    “瓜子怎么卖?”

    那名中年人没有买,走了,卖瓜子的中年人正准备走,憨皮问了一声。

    “五分钱一包,您要买吗?”

    “买几包尝尝也可以,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包瓜子的袋子。”

    这是一种很薄的塑料袋,估计稍微使点劲就能捏破,但是憨皮就对这个感兴趣。

    “哦!您说这个啊,我有个亲戚在塑料制品厂,做这东西很简单,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卖给您一些。”

    “您有多少?”

    “您要多少?”

    “吆喝,口气挺大啊。”憨皮从自行车上下来,准备好好的给这个中年人聊聊。

    “嘿嘿嘿,可以这么给您说吧,您要多少我有多少。”

    听到中年人这么说,憨皮知道,这个中年人的亲戚在塑料制品厂绝对不是一般工人,最起码也是车间主任,甚至是个科长一级,要不然不会说这话。

    “我要三万个你有吗?”

    “噗,唉,我还以为你要多少,如果三万的话,根本就不用专门给您做,我这里就有。”

    “价格呢?”

    “一分钱十个,不能再便宜了。”

    “行,我现在就要。”

    “真要假要。”

    “您不会以为我没事做,在这和您打屁吧,我当然是真要,要不然这样,我先给您十块钱定金。”

    “不用不用,如果您真要,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我现在就给您去取。”

    “好,我就在这等您。”

    听着数量挺多,其实根本没有多少,一个和烟盒大小差不多,并且比后世质量最差的塑料袋还薄,三万个能有多少。

    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中年人搬着一个和十二瓶瓶装啤酒箱大小差不多的纸箱子过来,放到憨皮自行车后座上说道:“一捆一百,这里是三百捆,您可以点一下。”

    憨皮拿起来一捆,薄薄的,估计三捆也就相当于一包烟的厚度,这三百捆也就相当于十条烟,怪不得连这么大一个小纸箱子都没有装满。

    “知道怎么用吧,我告诉……”

    “我知道。”还没有等中年人说完,憨皮就打断了他。

    这点事情还能难着他这个后世过来的人,一根钢锯条就解决了,把东西装进去以后,用火把钢锯条烧热,用锯齿的一面烫一下,直接就把口给封着了。

    把三十块钱给了中年人,憨皮把纸箱子夹在自行车后座上,然后就走了,半路的时候,看到没有人,就把纸箱子收进了空间,还是什么都不带好,万一让红袖标看到,检查一下就完了。

    “哥,你回来了。”

    听到自行车的声音,陈晓就从屋里出来。

    “咦,不错,还知道迎接一下哥,哥算是没有白疼你。”

    “憨皮回来了。”

    焦慧雪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慧雪姐你也在。”

    “哥,我和陈芳吵架了。”

    “什么!”“啪”憨皮把自行车扎好,跑到徐大海家门口骂道:“徐大海,你大爷的给我出来。”

    “哥,徐大海不在家,他媳妇刚才也出去了。”

    “哦,这样,你看着一点,一会徐大海回来告诉我一声。”

    “嗯!”陈晓答应一声,就搬了一把椅子坐着门口,因为她知道,哥哥一定会帮自己报仇。

    “这丫头怎么给徐大海他媳妇吵起来了。”进去以后,憨皮把围脖取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问着焦慧雪。

    “我也不知道,是小玉回去叫我我才知道,过来的时候,已经吵完了,徐大海的媳妇也出去了,如果你早回来几分钟,可能就看到人了。”

    “小玉,告诉憨叔,你陈晓姨为什么给人家吵起来?”

    “她把水泼院子里,陈晓姨说她,然后就吵起来了。”

    “麻蛋,多走几步能死啊,这大冬天的,把水泼在院子里,结冰了谁走上去不摔一个跟头。”

    “这陈芳也是,怎么能把水泼院子里,这院子里孩子来回跑,多危险啊,怪不得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地上有冰。”

    这寒冬腊月的,水泼到地上就结冰,就算是热水也一样,只不过晚个一两分钟而已,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或者说这陈芳是故意的。

    “哥,哥,回来了,回来了。”

    听到陈晓喊,憨皮连忙跑了出来,就看到徐大海推着自行车,他媳妇跟在后面。

    “徐大海,你大爷的。”憨皮跑了过去,飞起一脚就踹向徐大海。

    “扑通”连人带自行车,摔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