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再去农村采购
    “这个猪肉给我来十斤。”

    “好唻。”一刀下去,一块肉下来,拿起秤称了一下,不多不少刚好十斤,并且还高高的。

    “八块钱您拿好。”把肉递过去,把钱接过来。

    憨皮待的这个地方很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放在一个人多的地方,一直往外卖可是东西不见少,这不是让人怀疑吗,所以他待的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人。

    虽然没有什么人,但是过来买东西的不少,一个多小时,憨皮卖出去好几百斤。

    “工作队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然后你就看吧,一阵鸡飞狗跳,不管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来卖东西的,都四散而逃,几个人往憨皮这边跑,看到憨皮动都没动,就对他说道:“你怎么不跑啊?”

    “你们跑吧,不用管我。”

    听到憨皮这么说,几个人摇了摇头,然后往远处跑去,憨皮没有跑不是说他不怕,他当然怕,被这些人抓着,重了可能进监狱,轻了也有挂牌游街。

    在几个人过去以后,憨皮果然看到几个戴红袖标的人往这边来,大手一挥,不但门板上的东西不见了,就连门板也没有了,都让憨皮给收进了空间。

    然后骑上自行车就跑,他可不想去游街,被这些人抓着,才不管你是不是憨货,或者是傻子,就算是憨皮身上什么都没有,也会被拉去游街。

    来鸽子市买卖东西,其实就是打游击,这些戴红袖标的人,可是比后世的城管厉害多了,城管最多把你东西给没收了,这些红袖标,不但没收你的东西,还抓你的人。

    憨皮一直骑了好几公里,看到后面没有人,这才调头回来,然后慢悠悠的往回走,现在就算是碰到戴红袖标的人,他也不害怕,这玩意就是这样,只要不被抓现行,就什么事都没有。

    正在往回骑的憨皮,突然停了下来,想了想又调头往农村骑,当然,他不是怕碰到戴红袖标的人,而是他想到一个生意,马上就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会买一些花生瓜子,也就是“落生仁儿”这个时候去农村买一些,晚上偷偷地炒一下,就能拿出来卖。

    想来想去憨皮还是决定去豆各庄,一是熟悉,二是看看能不能再买一些肉回来,就自己空间来这点肉,估计几天就能卖完,趁着年关多赚一些。

    “老支书在吗?”在院子外面憨皮就开始喊。

    如果没有人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谁啊?”

    有人,憨皮听到有人回答,就推着自行车往里面走。

    老支书正在院子里修理一把椅子,看到一个推着自行车进来的年轻人连忙站起来,问道:“您是?”

    他不是对憨皮这个人站起来,而是对这辆自行车,自行车这东西,在城里都是好东西,更何况在农村,别说支书没钱买,就算是有钱,他也买不到,没有工业劵。

    “老支书,您不记得我了,我是小陈。”

    “哦,我想起来了,您是陈同志。”

    “对对对,是我,毛纺厂的小陈。”

    “陈同志,您这自行车是真不错。”老支书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自行车上,他是多么希望自己有这么一辆,那要是再去什么地方就方便了。

    “您老喜欢啊,喜欢我送给您。”

    “陈同志,这玩笑可不能开,您这是想送我进去啊。”

    “呃!”憨皮忘了这是什么年代了,收人家一辆自行车,不进去吃几年窝窝头才怪,这可是贪污受贿。

    “陈同志,您这次来……”

    “老支书,我想再采购一些肉,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听到憨皮是来采购肉的,老支书眼睛就一亮,现在可是年底,别的什么都不多,就肉多,年初抓的猪仔,现在到了年尾,刚好可以杀。

    本来老支书正在发愁,这么多肉怎么办,自己吃绝对不舍得,可是让村里那些妇女拿去鸽子市卖,危险不说,还卖不出去多少,因为一个人能拿多少,拿的少不值当,拿的多万一被抓着,可是要吃牢饭的。

    “您要多少?”

    “越多越好。”

    “哈哈哈,太好了,我这就去安排。”老支书说完就准备往外面走,这时候自行车什么的在他眼里就是浮云。

    “老支书您等一下。”

    “您还是什么事?”老支书连忙停下来,他这个时候还真的害怕憨皮说一声不要了。

    “是这样的老支书,上次我采购的那些调味品材料,您看看能不能再给我准备一些?另外就是,我需要一些“落生仁儿”

    “哈哈哈,没问题,没问题,您要多少?”

    “调味品材料和上次一样,“落生仁儿”有多少我要多少。”

    “行,您等着。”老支书说完就往院子外面跑,也顾不得给憨皮倒水了。

    还是他老婆有眼色,给憨皮倒了一杯茶,给憨皮搬了一把椅子,让憨皮进屋里休息。

    几分钟后,村里的大喇叭就响起。

    “上次来村里采购的陈同志又来了,这次是来采购猪肉和“落生仁儿”另外还要一些调味品材料,大家把不舍得吃的“落生仁儿”都送到我家里,然后直接卖给陈同志,这个是你们个人的。还有家里的壮劳力,都去猪圈那边杀猪去。”

    这个年代,什么都是集体的,地是集体的,猪是集体的,除了集体分给你的东西是你个人的,什么都是集体的,每天干活拿公分,一个壮劳力一天是十个公分,妇女是六个公分,到年底分红。

    当然,也不是说村里的收入都是村里分,还是要往上面交一部分的,也就是公粮,剩下的才分给大家,也就是每家每户。

    快过年了,饭店已经歇业,所以憨皮并不着急。

    一杯茶还没有喝完,外面就人声吵杂,憨皮连忙出来看了一下,原来是一群妇女,每个人都背着一个麻袋,不用说,里面估计就是“落生仁儿”。

    “陈同志,您看这……”老支书媳妇看到憨皮出来,连忙走过来。

    “既然来了,就过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