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年关临近
    到了大院门口,憨皮没有进去,把这些车交给陈晓,说道:“你把自行车推回去,然后喂一下兔子和鸡。”

    “知道了哥。”

    李浩家里现在有兔子十几只,老母鸡十来只,小鸡仔还是那么多。

    在陈晓进去以后,憨皮就打开门做生意,他现在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好,没办法,做的好吃,不管是什么时候,有钱人都不少,如果不是什么东西都有定量,这些人会吃的更好。

    中间陈晓和两个小丫头过来一次,看到吃饭的人太多,陈晓就进了厨房,厨房是这两间半房子的半间,刚好和外面的房间隔开,以前就是厨房,又让憨皮给改造了一下。

    “哥,我们什么时候吃饭?”

    “等一会吧,晚上咱们吃顿横的,你们想吃什么?”

    “红烧肉,不行不行,吃多了发胖,吃别的吧。”十几岁的小丫头,就开始爱美了,竟然还怕吃胖。

    “憨叔,小玉不怕吃胖,就吃红烧肉吧。”

    “好,吃红烧肉,另外再炖一只鸡。”

    这丫头,越来越招人稀罕,听她说话,就能把人逗乐。

    七点四十,提前二十分钟,憨皮就不再做饭,就算是有生意也不做,不到八点,吃饭的人都走了,憨皮做的炖鸡还红烧肉也已经做好,盛出来,装在一个木制食盒里,锁上门就往后院走。

    “憨皮,又做什么好吃的?”

    徐大海的媳妇陈芳拿着一个土簸箕一把埽粟出来倒垃圾,刚好看到憨皮回来,就随口问了一声。

    “要你管。”憨皮没有给他好脸色,提着食盒就进屋了。

    跟着什么人学什么样,跟着徐大海能学好,这才几天的时间,这陈芳就招到整个院里的人不待见,憨皮当然更不会给她好脸色。

    “这憨皮是不是吃枪药了。”陈芳回到屋里就和徐大海抱怨。

    “怎么啦?”

    “我刚才出去倒垃圾,碰到他从外面回来,我就问他做什么好吃的,他就说了我一顿。”

    “行了,你以后少搭理他就行了。”

    “哦,我知道了,以后我都不搭理他。”

    “哇!红烧肉。”看到从食盒里拿出来的红烧肉,小玉小琴就两眼放光。

    当然也少不了一罐炖鸡,炖鸡,还是用这种瓷罐炖的好吃,别说是那些铝锅,就算是铁锅,也没有瓷罐炖鸡好吃。

    馒头还没有拿出来,小玉就夹了一块红烧肉吃起来,让憨皮看的直摇头,这丫头这一段时间也没有缺过嘴啊,怎么还这么馋,实在是让人不明白。

    一盘红烧肉,一罐炖鸡,让四个人吃的是干干净净,小玉这丫头吃的揉着肚子不想起来,还是陈晓站起来把桌子上收拾了一下。

    憨皮喝了几口茶,然后拿出四毛钱,给了小玉小琴一人两毛。

    “憨叔,我们不买东西。”

    “这不是给你们买东西的,这是给你们的辛苦费,今天你们不是去给兔子和小鸡捡菜叶了吗,这是给你们两个的,回去交给你妈。”

    “谢谢憨叔。”

    “和憨叔不用说谢谢,明天你们还去,明天憨叔还给你们。”

    两个丫头也吃完饭了,拿到钱就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在没有进屋之前,两个孩子就把钱放了起来,不能让奶奶看见,她们也知道奶奶不喜欢她们。

    躺下睡觉以后,小玉把钱拿了出来,递给焦慧雪说道:“妈妈,给你钱。”

    “我也有。”小琴也拿了出来。

    “这钱那来的?”焦慧雪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怕两个孩子这是拿憨皮的钱。

    “憨叔给我们的,我们给小鸡捡菜叶,憨叔就给我们钱,憨叔说明天还有。”

    听到小玉这么说,焦慧雪明白,这是憨皮在变相的帮她,捡点烂菜叶而已,怎么可能给这么多,这么多钱,就算是买好菜喂鸡也用不完。

    四毛钱,买白菜可以买一堆,就那些鸡和兔子,吃几天也吃不完。

    他虽然知道憨皮在帮她,可是她又不能说,更不能让婆婆知道,要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憨皮之所以没有明面上帮焦慧雪,同样是因为她那个婆婆,说实话,在他父母去世以后,在哥哥姐姐们搬走以后,憨皮虽然偷偷地帮了焦慧雪不少,可是同样的,焦慧雪也帮了他和妹妹不少,比如说洗衣做饭。

    。。。。。。

    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临近年关,这天上午,憨皮骑着自行车来到鸽子市,他等的就是这一天,这几个月的时间,憨皮可是克扣了不少东西,猪肉牛羊肉就不说了,就连鸡鸭鱼都有不少,保守估计得有两千斤。

    猪肉是最多的,每天都有二三十斤,如果赶到谁办酒席的时候,克扣的更多,反正这个时候能办酒席的人都是有钱人,穷人根本就不办酒席,也办不起。

    过年,肉这方面在定量上会增加一点,但是也没有多少,那些有钱人家就会想办法在外面买一些,憨皮这几个月等的就是这几天。

    本来是给妹妹买的自行车,现在成了憨皮专用的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妹妹学了几次都没有学会,当然,也怪这个大二八自行车太大,陈晓年龄太小。

    一张门板,下面是用砖头支起来,门板是就地取材,在门板上有一张草席,上面放着鸡鸭鱼,猪肉牛羊肉还有鸡蛋,在他面前还有粮票、菜票和工业劵。

    全部明码标价,猪肉八毛一斤,虽然比供销社一斤贵了两毛五,可是这里不需要肉票,并且想买多少买多少。

    羊肉一块二,牛肉一块五,杀好的鸡两块钱一只,鸭三块,鱼三毛钱一斤,鸡蛋五分钱一个。

    粮票本地两毛,全国两毛五,菜票两分钱一斤,工业劵两块钱一张。现在的憨皮,已经不用再去买粮票,他每天都能收到不少,都是人家送给他的。

    现在的憨皮长行市了,他的客户不光是毛纺厂这边的人了,整个街道,甚至整个四九城都知道这里有一家不卖饭菜的饭店,很多人想吃一顿他做的饭菜,都要给他送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