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吃的干干净净
    三十来个人,憨皮竟然让徐大海准备了六只鸡,五十斤猪肉,二十斤羊肉,就这些肉,不知道徐大海要借多少肉票,如果这肉票不是花钱买的,估计徐大海两年别想吃肉了。

    青菜也不少,有十几种,每一种都是三十斤,大米也是三十斤。

    五十斤猪肉,让憨皮扣了三十斤,二十斤羊肉扣了十斤,六只鸡,鸡头、鸡爪、鸡翅膀一个不少,鸡肉估计只有三只,并且还都是不好的肉。

    青菜、大米就更不用说了,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青菜有三四百斤,三十个人能吃完,大米有十斤就够,二十斤扣了。

    虽然扣了不少,但是做饭憨皮绝对是尽心尽力,做的那叫一个色香味俱全,一盘盘的菜端出去,早就闻到香味的这些人,那还记得什么婚礼啊。

    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那叫一个不过瘾啊,因为太少了,不够吃,憨皮不可能一下子把菜都做出来,只能一个一个的做,这些人也是,就给没有吃过饭似的,慢一点吃不行吗。

    憨皮这家伙炒菜,先上素的,然后是肉少的,最后才是肉多的,本来他还以为会剩下一点,没想到最后一个红烧肉端上去,还是很快寂寞没了。

    就这一个个好像还没有吃过瘾似的,人憨皮看的摇了摇头又进厨房了,把剩下的青菜收起来,青菜刚开始没有扣,这个时候已经做完了,当然要收起来。

    “憨皮,还有没有?”徐大海在外面喊着。

    厨房重地,外人免进。

    憨皮从里面出来,指了指厨房,意思是让徐大海进去看看。

    厨房里可以说是干干净净,除了摘下来的一些烂菜叶,别的连个毛都没有剩下。

    看到这个情况,徐大海也没有办法了,里面出去和大家解释。“实在不好意思,准备的有点少了。”

    “不少不少,是我们吃多了,哈哈哈。”一位副厂长说完还笑了笑,他说的是实话,主要是这菜太好吃。

    可是这话听到徐大海耳朵里就不一样了,他还以为这位副厂长是故意讽刺他。

    “林厂长,实在不好意思,我……”

    “行了,我说的是真的,不相信你问问他们。”这位林厂长站起来拍了拍徐大海的肩膀。

    “没错!大海,你这个地方找的好啊。”另外一位副厂长也站起来说道。

    这下徐大海听明白了,合着是饭菜太好吃,所以吃吃完的,根本不是因为量不够,害他白担心了一场。

    “谢谢、谢谢,憨皮是我发小,别的不说,这做饭的本事没的说。”

    这徐大海是在夸憨皮吗?当然不是,他这是在给自己脸是贴金,有一位这么会做饭的发小,以后谁想吃什么给自己说一声。

    这屋子里的人,有谁不认识憨皮的,每个都认识,可是还真没有人知道憨皮竟然会做菜,还做的这么好吃,估计以后职工食堂的饭菜,这些人是吃不下去了。

    虽然看到憨皮开饭店,大家都皱了皱眉头,可是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大家当然知道私人不能开饭店,可是谁也拿憨皮没办法。

    “各位厂长,各位领导,可能大家不知道,憨皮开这个饭店和别人开饭店不一样,他这里不卖饭菜,只是加工,就像今天,这些肉菜都是我自己准备,然后拿到他这里加工,当然,咱们也不能让人家白干,是吧,给点加工费是应该的。”

    在厨房里的憨皮听到徐大海这么说,偷偷地就笑了,这小子是在给自己打广告,还是在说明菜是他自己准备的,这这里邀功,但是不管徐大海说什么,这些话憨皮爱听。

    “哥,饭……”

    陈晓放学回来,就准备过来吃饭,她本来是想问饭准备好没有,没想到这里那么多人,所以把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行了,饭也吃完了,婚礼也办完了,咱们就回去吧,别耽误人家自己吃饭。”

    厂长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不发话,谁敢走啊,刚才是厂长一直坐在那,大家才没有动,现在听到厂长这么说,大家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出去。

    “陈晓放学了。”

    厂长是最后一个,还问了陈晓一句,毛纺厂是大,可是也就这么些人,谁不认识谁啊。

    “嗯!放学了。”

    “行,你们做饭吃。”说完厂长就出去了。

    整个饭店就剩下憨皮、陈晓和徐大海两口子,他们两个也想走,这不是还没有给憨皮结账吗,就算是让他们走,徐大海也不敢走。

    “那个憨皮,把加工费给你。”徐大海拿出一扎大团结。

    看到钱,陈晓连忙接了过去,当着徐大海的面就点了起来,点完以后问道:“怎么才八十?不是说一百吗?”

    “那二十我提前给你哥了。”

    陈晓回头看着憨皮问道:“哥,是真的吗?”

    憨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行了,你们走吧。”陈晓开始轰徐大海两口子。

    “那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那有轰人走的。”在回去的路上,徐大海媳妇说道。

    “行了,别在意这个,她就那样,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今天这婚宴办的不错,估计我这副科长有戏。”

    饭店里,陈晓把钱交给哥哥,准备去收拾桌子上的碗筷,憨皮也准备去做饭,焦慧雪进来了。

    “慧雪姐!”陈晓喊了一声。

    “你怎么来了?”这是憨皮的语气。

    “唉,我婆婆看到徐大海两口子进去了,就让我过来看看有没有剩饭剩菜。”

    “慧雪姐,你自己看,吃的干干净净。”陈晓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些空盘子。

    “剩菜没有了,还有一些米饭,这样吧,刚好我给陈晓做饭,多做一点,你要是一点不带回去,不知道你婆婆又要说什么。”

    “谢谢你憨皮。”

    憨皮炒了两个菜,每个菜都多炒了一些,然后盛出来四碗米饭,把蒸米饭的锅递给焦慧雪,把两个菜都拨了一些进去。

    “慧雪姐,你给拌一下端回去,就说是剩饭剩菜,然后把小玉小琴叫过来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