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京城大饭店
    以前家里肉票用完,妹妹想吃肉,憨皮就会过来职工食堂要,不给就抢,谁也拿他没办法,谁会去给一个傻子去计较,如果计较,那你就比他还傻。

    憨皮没有说话,把一张纸拍在桌子上,这是他在家里就写好的,就是为了来这里不说话。

    主任拿起来看了一下,说道:“鼓风机?你要这玩意干嘛?”

    憨皮还是没有说话,拿出五张大团结拍在桌子上。

    “憨皮,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你要知道,这东西……”

    主任话还没有说完,憨皮直接站了起来,就准备往外面走,这可把主任吓了一跳,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这家伙就会去职工食堂抢,如果被他抢走了,食堂还怎么做饭,职工吃什么。

    “憨皮你等一下,这样吧,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给你想办法。”

    主任拿着桌子上的五张大团结,就直接去了毛纺厂后勤部。

    “咦,许主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什么风,鼓风。”

    “鼓风?哦,您是说鼓风机吧,怎么,食堂的鼓风机又坏了?”

    “没错,又坏了,而且坏了两个,现在剩下的几个鼓风机都在轮换着用,这太影响师傅们做饭了,所以我只能过来让你想想办法了。”说完,许主任偷偷地塞了两张大团结过去。

    “哈哈哈,不就是两个鼓风机吗,没问题,你等着,我这就去给您取。”后勤上这家伙偷偷地把两张大团结装兜里,连忙站起来说道。

    憨皮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许主任就回来了,抱着一个纸箱子,这鼓风机特别轻,铝壳,里面就一个小电机加个扇叶没有,也就几斤重,两个都不一定有十斤。

    “好了,东西给你拿回来了,你快点走吧,不要让保卫科的人看见,出去的时候注意一点,别让门卫给你拦下来。”

    其实他这都是瞎操心,毛纺厂还有敢拦憨皮的人,别说是门卫,就算是保卫科的人看到憨皮,也会装作没有看见,就算是看到他怀里抱着东西,也没有人会去问。

    大明大放走出毛纺厂,直接回家,在炉子上试了试,都可以用,新机器怎么会不能用,这个年代生产的东西,可以说绝对放心,他还以为是在后世呢,买个新的拿回去也不一定能用。

    现在就缺一样,炭,这个好解决,憨皮再次去了毛纺厂一趟,这次不是去职工食堂,而是去厂长办公室,当年厂里为什么给他父母补偿那么多钱,还不是因为憨皮,这家伙听说父母不在了,提着刀满世界的追着厂子里的领导砍。

    整个毛纺厂的领导,半个月没有敢上班,最后把事情处理完以后,憨皮那边被两个哥哥和姐姐给拦着,这些领导才敢上班,可惜因为憨皮要回来那么多钱,最后都让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给拿走了,就给憨皮和妹妹留下二百块钱。

    不过憨皮和妹妹也不亏,憨皮可以按照一个正式职工领一辈子的工资,妹妹可以领到成年,成年以后还可以顶替父亲进厂工作。

    。。。。。。

    厂长办公室,憨皮没有敲门就进去了,以前他进来也不敲门。

    “有事吗憨皮?”

    又是一张纸拍到桌子上,厂长拿起来看了看,还以为这是别人替他写的。

    “你要炭?”

    “嗯!”

    “好吧,你自己去锅炉房拉,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是我说的。”厂长以为憨皮就是用一点,就算是用的多也没有什么,国营单位,又不是厂长自己的,再说了,犯不着因为这个得罪憨皮。

    锅炉房一年用那么多炭,憨皮又能用多少,最多也就是马上天冷了,弄一些取暖。

    憨皮离开厂长办公室,直接去了锅炉房,找了一辆手推车,装了一车回去,这就够用几天,用完再过来装,反正家里也没有地方放。

    看到憨皮推着一手推车炭出了厂子,来来往往的职工也只有羡慕的份,他们可没有能力从厂子里往外面拿东西,哪怕是一块布都不行,出去的时候可是要检查的。

    再说这憨皮身上穿的衣服,还有他妹妹身上穿的衣服,那一件不是从厂子里拿的布做的,估计还从来没有在外面买过布。

    回去以后,把炉子生好,牌匾挂上,憨皮的代加工饭店就开业了,牌匾上五个大字这是憨皮亲自找了一块木板刻上去的,大气,沉稳。

    京城大饭店是他重生之前工作的地方,他是那个地方的总厨,整个厨房都归他管,后厨的事情,就连老板都要和他商量,不过现在可没有什么京城大饭店。

    一连三天,没有生意上门,当然,进来的人不少,不过知道他只是代加工以后,就都走了,谁出来吃饭还带着肉菜,也是,不代加工也不行啊,这个年代可没有私人开饭店的,代加工刚好钻了这个漏洞。

    他不卖饭,只是帮忙,然后给一点点劳务费,甚至都不叫劳务费,因为他这里提供锅碗瓢勺,还有最重要的火,你给个炭钱,或者是加工费,不能让憨皮赔钱给你做吧。

    这三天虽然没有生意,但是香味已经传出去了,他和妹妹的饭点放在了这里,路过的人那一个不流口水,这三天不但小玉小琴能吃到可口的饭菜,就连焦慧雪有时候也过来蹭一顿。

    这天晚上,两大两小刚吃完饭,憨皮准备收拾一下回去休息,徐大海提着一块肉还有一网兜豆角进来。

    “憨皮,帮我做个菜。”

    “哥,不给他做。”

    憨皮把妹妹拉到一边,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意思是两毛钱。

    “没问题。”徐大海连忙掏出两毛钱递了过来,让陈晓接了过去。

    徐大海这块肉有半斤,唰的一刀,五分之二没有了,让憨皮给扣下来了,一顿三两就行,还想吃半斤,把豆角洗干净,不管憨皮有多看不上徐大海,再饭菜上绝对不会最手脚,这是这位一名厨师最基本的素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