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吃火锅
    “那好吧,你要多少?”

    “五十只。”

    “行,你给我五块钱,我让我媳妇给你抓。”

    “我说支书,您这和送给我有什么区别。”憨皮苦笑了一下。

    “陈同志,您这话是怎么说的,就是这个价啊,不相信您问一下他们。”支书指了指院子里的一群人。

    “没错啊,小鸡仔就是卖一毛钱一只。”村里的人跟着都点了点头。

    这也怪憨皮还不熟悉这个年代,鸡蛋三分钱一个,就算是除去一些没有孵出小鸡的,成本也不过五六分,卖一毛钱很正常,就是搭了一些功夫。

    五十只小鸡仔,憨皮给了村长五块钱,这个可是他自己家的,不是集体,谢绝了村长让留下来吃饭,让大家帮忙把东西运到公路边。

    当然,憨皮骗他们说有车过来拉,就把他们打发回去了,趁着没人,瞬间把这些东西收起来,等了一辆公交车,坐上就回去了。

    买这么多东西当然不是卖,而是自己吃,反正看见里是静止,放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坏。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家里没有人,憨皮自己做了点吃的,吃完就出去了,他现在要忙的事情有很多,在徐大海没有搬家以前,这些东西都要准备好。

    先去订了两个大炉子,花了一百块钱,然后就是锅碗瓢勺,饭店的锅碗瓢勺和家里的可不一样,都是需要特制,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自己买就可以。

    又找木匠做了三张大圆桌和两张方桌,这个需要几天时间,反正他也不着急,就算是房子腾出来,也需要几天收拾,最起码墙壁要从新粉刷。

    烧煤球不现实,这个是有定量的,只能烧炭,虽然自己买不到炭,但是有地方有啊,那就是毛纺厂锅炉房,这个找厂长说一声就可以,他也不是白要,花钱买。

    天快烟的时候,憨皮雇了一辆平板车,拉一三轮车东西回来,锅碗瓢勺,刀,案子,炉子和桌子椅子现在还没有,这个要过几天。

    四合院三轮车进不去,只能停在大门口,然后加上三轮车师傅帮忙,才把这些东西搬进去。

    “哥,你这弄的什么啊?”

    妹妹陈晓已经回来,还有小玉和小琴,看到李浩弄这么多东西,连忙跑过来问。

    “锅碗瓢勺。”

    “锅碗瓢勺?咱们家不是有这些东西吗?”

    “我知道,这是别处用的,好了,别废话,帮忙找个地方放下来。”

    “放这里吧。”陈晓指了一个地方,放在那里不会来回碰到。

    “行!”

    把东西放好,给了人家三轮车师傅一块钱,辛苦了半下午,就多给一点。

    “哥,你快点去做饭吧,我们都饿了。”

    “啊!你们不会还没有吃饭吧?”

    “是啊,我没有你做的好处。”

    这丫头,为了吃憨皮做的饭,竟然饿到现在,让憨皮不知道说她什么好,还好这是晚上,不用去上学,早上和中午自己不在,应该是这丫头自己做的。

    “对了哥,徐大海说了,他明天搬家。”

    “搬就搬呗,回头你告诉他,这院子里他什么都不能动,除了可以走路。”

    “我已经告诉他了。”

    “今天晚了,吃点简单的吧,你去把厨房里的青菜洗一下,我来准备。”

    “嗯!”陈晓答应一声就去了,这丫头就吃的时候才勤快。

    吃什么简单,当然是火锅,今天去订炉子的时候,看到一个铜火锅,磨了半天才买下来,因为人家做样品的,不卖。

    清洗和以后,放上木炭,点燃,憨皮就开始准备底料,油,葱姜蒜,八角,花椒,家里刚好还有一些豆瓣酱,先把油倒进去烧热,然后把八角,花椒放进去炸一下,接着就是豆瓣酱,烧出红油,放进去葱姜蒜,顿时香味扑面而来。

    “好香啊!”

    整个大院的人都从屋里走了出来,都是被这一阵香味给引出来的。

    “谁家做什么啊这么香?”

    “还能有谁,咱们整个大院,有这条件的就徐大海和憨皮家,徐大海一年也不开一次火,那就只有憨皮家了。”

    “没错,也就憨皮家了,这得放多少油啊!”

    “你管人家放多少。”

    “妈,我没有吃饱。”大虎对自己母亲说道。

    “不是你没有吃饱,都没有吃饱。”焦慧雪的婆婆对儿子说完以后,回头对焦慧雪说道:“你去看一下憨皮做的什么,让两个丫头少吃一点,给家里带一些回来。”

    焦慧雪都不知道自己这婆婆怎么说出口的,让孙女少吃一点给儿子带回来,这是什么奶奶。

    不过焦慧雪没有说什么,还是去了后院,李浩回来的晚,这个时候别人都吃过饭了,可是又都让他给勾出了馋虫,又感觉到饿了。

    “哥,你这是弄的什么?”陈晓空着两只手进来,估计也是被香味给吸引过来的。

    只是这个时候的香味已经淡了一些,因为李浩加了热水进去。

    “让你洗的青菜呢?”

    “哦,洗好了,我这就去切一下。”

    “不用切,直接拿进来。”

    青菜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些菠菜,大白菜,生菜,油麦菜,这都是憨皮今天去农村买回来的。

    “哥,你是不是把咱家这个月的菜票都用了?”

    “没有用,行了,你就不要管了,放心,有哥在饿不着你,并且让你天天有菜吃。”

    把陈晓手里的青菜接过来,除了白菜和生菜用手撕把了几下,别的都没有动,就给放在了桌子上的洗菜盆里。然后憨皮又一个人来到厨房,从空间里拿出来二斤羊肉,四个人二斤差不多够了,还有那么多菜,还要吃馒头,一次吃肉吃多了也不好。

    刀在憨皮手里“唰唰唰‘转了几圈,然后把羊肉往上扔了一下,顿时刀光剑影,一片片透明的羊肉落在旁边的盘子里,很快,二斤羊肉装满了两大盘,这可不是冷冻羊肉片,实打实的羊肉。

    “肉来了!”憨皮弄的给个店小二似的。

    刚好火锅也开了,憨皮倒的是热水,当然开的快,其实如果是骨头汤更好,这不是没有吗,只能用开水凑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