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憨皮的打算
    清蒸鱼,除了盐和葱姜蒜,别的什么都不需要,还好这些东西厨房里都有,要不然就只能吃烤鱼了,其实烤鱼也不错。

    锅刚冒热气,妹妹陈晓就回来了,书包都没有放下,直接来到陈皮身边说道:“哥,你怎么给徐大海把房子给换了。”

    整个大院的人都知道了,陈晓还能不知道,估计将来这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给她说这个事情。

    “嗯!怎么啦?”

    “哥,咱们这可是后院,比他那房子要好多了。”

    “我知道,不是补偿了一千块钱吗。”陈皮把徐大海补偿的钱拿出来。

    “就那也不能给他换啊!再说了,咱们家又不缺钱。”

    “哥要那房子有用,告诉你别告诉别人,其实就是徐大海不来找我换,我也会想办法给他换,或许到时候就是咱们给他钱了。”

    “啊!哥,你能告诉我你要那房子干嘛吗?”

    “暂时先不告诉你,回头你自然会知道。”

    陈皮要干嘛,当然是开饭店,不过这饭店和别的饭店不一样,这饭店光给别人加工饭菜,自己不卖,菜要他们自己准备,当然,如果给点感谢费,那当然要收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个年代不让做生意,具体的说是不让个人做生意,他是没办法,才想到这个代加工。

    “哥,你给我说实话,你是这次感冒发烧把脑子烧好了,还是你以前都是装的?”

    陈晓有点看出来自己这个哥哥不对劲了,估计瞬间变聪明了,并且还知道藏着掖着了,这绝对不会是感冒发烧烧聪明了,这说明自己这个哥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装。

    “一边去。”

    就在这时陈晓吸溜了一下鼻子说道:“咦,好香啊!这谁家做的什么!”

    “这么快就熟了。”陈皮当然也闻到了,做鱼就是快,锅开就熟。

    “哥,这时你做的?”陈晓就更惊讶了,自己这个哥哥,什么时候做过饭。

    “去把小玉和小琴叫过来,今天做的多。”

    “嗯!我这就去。”

    在陈晓去叫小玉她们两个的时候,陈皮把鱼盛出来一大盆,然后又盛了四碗米饭,给端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就这锅里还有半锅,主要是这条鱼太大。

    “憨叔!”

    “憨叔!”

    “小玉小琴来了,快过来吃饭。”

    “哇,好吃,太好吃了,哥,你怎么做的,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鱼。”

    “这算什么,就是没有调料,要不然随便做也比这个好吃。”

    “哥,你就吹吧。”

    这条鱼在陈皮切块的时候,就已经把乱刺挑出来了,所以就算是小孩吃也没有问题,绝对不会卡着,看两个孩子吃的香,陈皮心里特别高兴。

    陈皮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这两个孩子好,难道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或者说是执念,要不然不会这样啊。

    “慢点吃,锅里还有。”陈皮站起来把锅给端了过来,又往盆里盛了不少。

    “这俩孩子,怎么这么能吃啊?”

    “哥,她们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当然能吃。”

    “哦,也对。”陈皮点了点头。

    “可惜她们生的不对,如果生在一个好人家就好了。”

    听到陈晓这么说,陈皮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她妈对她们不好吗?”

    “不是的哥,我是说生在一个富裕家庭就好了,慧雪姐一个人上班,要养活一家人,别说吃好,就连吃饱都困难。”

    “中午我不是让你送二十斤棒子面过去吗,一会你给送过去,这鱼还有一点,一块端过去。”

    “知道了哥。”

    “我吃好了。”说完陈皮把碗放下,就屋里去了。

    这房子就是有一点不好,哪怕是白天,进屋里也要开灯,要不然就烟乎乎的,这也是这种老四合院的弊端吧,把灯打开,坐在一把藤椅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

    前世的陈皮爱喝茶,可惜这里没有,不是外面没有,而是家里,回头要买一些。

    。。。。。。

    吃完饭的陈晓,提着二十斤棒子面,端着剩下没有吃完的鱼和汤,领着两个孩子就去了中院慧雪姐家,一家人正在吃饭,慧雪姐吃的是窝窝头,婆婆和两个小男孩吃的是白面馒头,中午小琴从陈皮家拿回来的,吃的菜是咸菜。

    没有等两个孩子,因为大家都知道,两个孩子肯定在后院吃。

    “慧雪姐!”还没有进门,陈晓就先喊了一声。

    “陈晓来了,快进来。”

    “我家做鱼,没吃完,我哥让我给你们送过来。”进来以后,陈晓先把锅递过去。

    “好,我这就倒出来。”慧雪姐端着锅,从厨房拿出一个盆,连鱼带汤全部倒了进去,只是鱼已经不多了。

    这主要是两个孩子估计是太饿,吃的太多,比陈皮吃的都多,所以就剩下这一点了。

    “鱼没有多少了,让小丫头片子给吃完了。”

    慧雪姐刚把盆放到桌子上,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连忙就用筷子进去捞,然后抬起头说道。

    “你说谁呢?”陈晓的脾气可不好。

    慧雪姐的婆婆连忙站起来给了男孩脑袋上一巴掌,“怎么说话呢?”回过头说道:“陈晓,你别生气,大虎不是说你,是说小玉小琴。”

    她可不敢得罪陈晓,别说是她,就是这个大院的所有人都不敢得罪陈晓,又一次徐大海不知道怎么得罪陈晓了,让陈皮提着刀追了好几条街,最后院里几位大爷求情,徐大海给跪下磕头认错,这件事才过去。

    当然,慧雪姐的婆婆不敢得罪陈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们家就指望着陈皮家接济,如果没有了陈皮家接济,说句不好听的,里饿死不远了。

    “说谁也不行。慧雪姐,这是我哥让我送过来的二十斤粗粮。”说完把棒子面递给慧雪姐,把锅接过来,然后对两个孩子说道:“走,给姨去后院。”

    在陈晓走了以后,慧雪姐的婆婆再次给了大虎一巴掌骂道:“小兔崽子,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以后碰到陈晓就不要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