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焦慧雪
    “谢谢憨叔。”

    “不用谢,对憨叔不用说谢谢,你们两个要记住。”陈皮怜爱的揉了揉小琴的头发。

    “嗯!”

    答应一声,两个小丫头就跑了。

    虽然中午没有吃饭,陈皮也没有感觉到有多饿,就准备出去走走,看看这个年代的帝都,看看四九城,当然,主要看看有什么可以做的。

    。。。。。。

    小玉和小琴拿着馒头就跑回家,进门就碰到了奶奶。

    “你们两个跑什么跑?”然后就看到小琴手里提的东西。“提的什么?”

    “没没什么!”小琴连忙把馒头藏在身后,可惜已经晚了。

    “小玉,你们两个是不是去后院了?”焦慧雪从外面进来,当然看到小琴手里提着的那个纸包。

    “嗯!”小玉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

    “你们两个不会把你憨叔的午饭给吃了吧?”焦慧雪眼睛比较尖,一眼就看到两个孩子嘴角的肉末。

    两个孩子低下头不说话,别忘了她们才三岁,饿了还管那么多。

    “你们啊!你憨叔为了给你们抓鱼,都冻病了,正在养身体,你们连他的午饭都给吃了。”

    “吃了就吃了吧,反正他又不缺嘴。”小玉的奶奶说道。

    “妈,做人不能这样,您还有没有良心?人家帮咱们家够多的了。”

    “他愿意,谁让他憨呢!”

    这老太婆,不对,不能叫老太婆,也不过才四十多岁,叫老太婆有点过了,还真是有点过分,还好陈皮没有听见,要不然绝对有她好看,别忘了现在的陈皮已经不是之前的陈皮了,如果是之前的陈皮,就算是听到了也没有什么。

    “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

    小琴没有动,而是看了一眼妈妈。

    “把东西给你奶奶。”

    听到妈妈这么说,小琴才把手里的馒头给了奶奶。

    打开一看,六个白花花的大馒头,小玉的奶奶就眼睛一亮,连忙给放了起来。他只想着她的两个儿子,孙女什么都不是。

    焦慧雪看到这什么也没说,拉着两个孩子进去了。

    陈皮走出后院,来到中院,中院比较大,这个大四合院,后院只有九间房,全部是陈皮家的,中院有好几十间,同样也住了十几家,焦慧雪家人口虽然多,但是只有两间房。

    “憨皮,你身体好点了吗?”

    刚好焦慧雪从屋里出来,看到陈皮就连忙问道。

    陈皮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刚重生过来,要适应一下,还有就是,这也是他这副身体以前的习惯,一下子不能改变太多,和孩子还有妹妹无所谓,和别人说话,很可能就露陷。

    “衣服换下来了吧,一会我去给你洗了。”

    再次点了点头,陈皮就往前院走,前院也是一个大院,同样有好几十间房子,同样也住了十几二十家人,陈皮一路上按照他这副身体的记忆,该点头的点头,该无视的无视。

    陈皮是一个憨货,其实并不傻,在他心里有自己的衡量标准,这个院里的人,能让他见面点头的,就说明这个人不错,让他无视的人,基本上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当然,也有让他怒目而视的人,眼前就有一个。

    “憨皮,怎么,又给小寡妇抓鱼去。”

    这下陈皮没有忍,上去抓着对方的衣领,“啪”的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憨皮,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别忘了我可是领导。”

    被陈皮打脸的这家伙叫徐大海,是毛纺厂宣传科的一名干事,说的好听叫领导,说的不好听狗屁不是,名字叫的挺好,大海,可惜他没有大海的胸怀,为人小肚鸡肠,可以说坏事做尽,并且还特别爱打小报告。

    “憨皮放手。”

    焦慧雪听到前院有人喊憨皮的声音,就连忙跑了出来,就看到憨皮抓着徐大海打,赶紧过来把他拉开。

    “好,憨皮,你竟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我非弄死你。”

    陈皮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拳头亮了一下,就把徐大海吓跑了。

    “憨皮,你怎么能动手打他呢!你就不怕他去厂子里告你。”

    摇了摇头,陈皮就往外面走。

    看着憨皮出去的背影,“唉”焦慧雪叹了一口气。

    大街上冷清清的,也没有什么行人,就算是有几个人路过,也是来去匆匆,根本没有后世的繁华,不知不觉中,陈皮竟然走到了郊区。

    德胜门外就是郊区,说的还真是不错,这个时候的帝都真的好小,估计都没有后世的三环一内大,随随便便竟然走到了郊区。

    既然来到郊区,就不能空手回去,去抓鱼吧,虽然之前因为抓鱼冻病了,那时候不是还不是他吗,自己绝对不会,就是说为了自己吃的好一些,还有自己那可爱的妹妹,另外就是小玉和小琴,自己也不能空手回去。

    这个时候的帝都,有水的地方很多,不像是后世,除了北海公园基本上都给填平了,就是为了建设。

    这个一个没人的地方,左右看了看也没有人,陈皮就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就剩下一条大裤衩,看到手上的衣服陈皮犯难了,放什么地方,放地上绝对不行,估计一个不注意就让人给拿跑了。

    之前为什么冻病,不就是怕别人把自己的衣服拿走,然后穿着衣服下去,然后又穿着湿衣服回去,这才冻着。

    就在陈皮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手上的衣服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把陈皮吓了一跳,见过大风大浪的陈皮马上镇定了下来,重生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很快陈皮就发现了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小拇指上,在他的小拇指上竟然有一个烟不溜秋非金非玉的戒指。

    “咦,这不是我重生前在琉璃井买的那个戒指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买的时候看上去特别古朴,像是一个铜戒,除了小拇指以外,那个手指都戴不上,本来他是没打算买的,可是戴上去以后说什么都取不掉了,没办法就花了二百块钱给买下来,没想到会跟着自己一起来到这个年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