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认怂
    吴浩接连换了数个面孔,然后又绕了好久的路才回到家中。

    其间他还在河底潜游的一段时间,反正他有着光合作用又不用呼吸,这足以给他提供水中超强的续航能力。他自信可以凭借着这个本事摆脱一切可能的追踪。

    也不怪吴浩如此小心,实在是他刚刚接触到的信息所涉及到的人物等级太高,他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刚刚回到家中,吴浩的卧室之中就传出了一阵哀嚎!

    这使得最近在严密的关注着吴浩精神状态的吴母和吴晴很快就赶过来安慰他。

    等到好不容易把母亲和姐姐给安抚走了之后,吴浩看着眼前的虚空做了一个无声的悲伤的表情。

    因为回到家中的时候,他就发现阿氪上面关于小世界入口的信息,已经不见了!

    这使得吴浩明白过来,上次在祖师堂中,阿氪只是通过扫码激活了一次的那个穿梭之器。现在想要再次的激活去往那个小世界的边界处,还需要重新去扫码才行。

    可是以祖师堂防卫水平,吴浩至少要一年后的新弟子入门的时候才能够找到机会啊。

    他还得等一年啊。

    这么算起来一年一千的星钻,每天也就是三根星钻的样子。

    比以前的钱宝儿也强不到那里去么。

    当然,吴浩还有其他的途径可以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那个“旭日初升”二维码。那就是想办法混在参加真传试炼的弟子中进入血色秘境。

    到时候他甚至能够探索一下里面的具体情形。

    但是仅仅微微一考虑,吴浩还是放弃了。

    因为这里面的水太深了,甚至涉及到了元神境界的大佬,根本不是他这小身板能够承担的起的。

    吴浩准备认怂,先去宗务堂那边把所谓的欠的贡献点交了,避开今年的真传试炼。

    至于里面可能关着的那个宗主残魂,吴浩只能够从长计议了。

    反正她只是钱宝儿醒来的一个捷径,并不是必要条件。大不了吴浩一路氪金把钱宝儿给氪到神境为她补全神魂。

    更何况如果真的拿残魂和钱宝儿融合对于钱宝儿还是有着不小的风险的,那就是关于谁主谁次的问题。

    吴浩用脚丫子想也不觉得自己家的这个炼气期的钱宝儿能够刚的过那个元神期的温静茹。

    除非把那个残魂打成白痴,然后拿着纯粹的元神来喂给钱宝儿。可是这样的希望是非常的渺茫的,吴浩并不抱什么指望。

    就算是那个残魂残到脑残,那也是曾经万法从心的人物。吴浩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易完成捕捉。

    不过现在有个好消息是,她被困在秘境之中。所以不用担心她会跑出来抢钱宝儿补全自身。

    至于按照温静茹所说的设法去救她,还是省省吧。

    真当他吴浩是红莲宗的孝子贤孙么,他只是红莲宗的姑爷而已啊。

    姑爷的意思就是……没有姑娘,叫爷都不好使。

    在吴浩心中,属于钱宝儿和他的红莲宗,才是红莲宗正统。至于其他的什么拓跋无忌,什么温静茹,那都是外人而已。

    且让他们猖狂一时,早晚有一天,他会把家产给夺回来的。

    当然,这种事情他现在只敢在心里想想,却是不敢表现出来半点的,要不然他怕被红莲宗的神境长老一巴掌给拍死。

    到了明天一大早,他还是老么实的准备好了贡献点去宗务堂缴纳罚款去了。

    因为平时完成的宗门任务稀少,吴浩身上的贡献点还不太够,这使得他不得不处理了一些黑玄石,然后又找了两位弟子私下交易,才把贡献点给凑齐。

    宗门之中有着一些弟子,他们是任务狂人,整年的狂刷贡献点。这使得他们经常有着大量的贡献点结余。

    每年的这个时候,到了缴纳贡献点的最后期限,往往会有一些贡献点不足的弟子会找上他们利用宗门之中贡献点兑换制度的漏洞跟他们私下交易贡献点。

    所以这段日子里他们都财源广进,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这种私下交易也是有风险的,王子琼在执法堂这一阵子就在专门盯这个事情。如果这种交易被当场抓获的话,少不得就要缴纳上一大笔的罚款。

    吴浩知道了这种情况,也曾经有过心动,是不是利用能力冒充执法堂的人去抓一下这种私下交易,到时候抓到人不要声张,鼓动他们私了就可以。

    可惜想到钱宝儿之前关于宗门之中有大恐怖的提醒,吴浩还是决定猥琐发育,别浪了。在红莲宗中还是安分一些吧。

    因为事先打听过执法堂的行踪,这一次吴浩的交易自然无惊无险,于是凑齐贡献点的吴浩黑着脸就进入了宗务堂的大门。

    不是往里进,而是往外出,他的心情能够好的了才怪。

    前来缴纳贡献点的并不是只有吴浩一个,还有不少其他的弟子,好在宗务堂办事的速度还算效率,吴浩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搞定了。

    如此,除非吴浩主动报名,否则这一届的真传试炼已经和他无缘。

    尽管有些心疼,但是把这件事情了了之后吴浩还是松了口气,只觉得压在自己心间的阴霾好似少了几分似得。

    可是想起这只不过是第一年而已,以后年年都得缴纳,这让吴浩的心情又变差了几分。

    他甚至都想着憋一年的贡献点,直接给自己捐个长老算了。

    反正他有偷渡方法进入血色秘境,没必要在内门弟子身份上死磕。

    他的炼丹大师身份本来就有所加成,如果吴浩能够安心完成宗门炼丹任务的话,相信只需要一两年就能够从丹堂捐出个丹堂长老来。

    虽然是没有投票权的长老,但是起码能够摆脱年年交罚单的命运。

    除此之外,还有着两个途径能够晋升为长老,一是晋升到金丹期,那就会自动进入长老会,拥有投票权。还有一个就是成为炼丹宗师,能够享受着和金丹长老的同等待遇。

    其实吴浩现在有着这么多家当,想要靠着氪金升到炼丹宗师的话,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那并没有什么意义。

    就算是成为宗师炼制出地阶上品丹药又如何。按照阿氪对于犀利丹的描述来推算,那样的丹药是有着严格限定条件的,没有达到神境的存在吃了之后恐怕会不堪犀利,虚脱而死。

    但是神境的存在想要买他的丹药,他也不敢卖啊!

    焉知人家不会秋后算账。

    吴浩可没有把自己个安危寄托在人家的喜怒之上的兴趣。

    所以现在限制吴浩丹道境界的不是其他的东西,而是他自身的实力。

    只有有了实力保证,他才能够在顾客找上门来兴师问罪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说上一句。

    “此乃丹道精微奥义,不懂就别瞎哔哔!”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