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真传之争
    西门晓得,越王十三子。

    幼而聪敏,文武双全,重情而轻礼,好杯中之物,常有放浪形骸之举,不为越王所喜……

    他在越国王都那里风评一般,反倒是来到红莲宗中却如鱼得水。

    春风得意,风靡万千美少女。

    勇猛精进,入宗十年即晋升真传之位。

    晋升真传之后,一向高调的西门晓得开始变得低调起来。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宗门之中,而是在各地游历。

    偶尔会从一些江湖人士的道听途说之中,听到一鳞半爪关于西门晓得的事迹。有在绝境秘地大展神威,也有被前辈高人追的抱头鼠窜……

    不论他活的高调还是低调,精彩或是憋屈。红莲宗人,从来没有把西门晓得和宗主之位联系在一起。

    就好像诸葛亮和王敬泽,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东西。

    可是,西门晓得明确的告诉了吴晴,宗主之位,他要争!

    这并不是一句空话,在此之前他已经开始积极的联络。

    因为他察觉到了令他难以接受的真相。

    宗主是假的!

    冷若秋死了!

    冷若秋死了,比她修为低得多的火舞蝶衣却活着回来了。

    还带回来一个假宗主!

    说到底,这其实是一个爱情故事……

    西门晓得苦恋冷若秋,红莲宗很多人都知道。

    因为他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感情。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尽管他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但是西门晓得却矢志不渝。

    我爱你,干你鸟事!

    正是怀着这样的情操,西门晓得爱的自得其乐。

    或许他心中还怀着一丝念想,万一哪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能够得偿所愿了呢?

    可惜这个念想却被无情的击碎了。

    他得到的只有冰冷的尸体……的十分之一!

    冷若秋尸身的另外十分之九,尽数被打成了齑粉。

    只有一颗头颅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哪怕是只剩下一根头发,西门晓得也不可能认错。

    他誓报此仇!

    向雪莲教?

    不,是向着……真正的凶手!

    为此,他要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即便化身为魔也在所不惜。

    正是通过越国王室的关系,西门晓得找到了吴晴。

    心中对于火舞蝶衣起来疑心,西门晓得就觉得她处处都是疑点。

    但是只是怀疑是不够的。没有足够的证据,他很难在红莲宗的长老们之中拉起足够的支持他的力量。

    没有足够的高层支持,想要解决火舞蝶衣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那个宗主身份不明,但是战力却是货真价实的元神强者。一个处理不好,只会惹火烧身。

    可是要说服红莲宗高层支持,必须有实实在在的证据,而不是仅仅的怀疑。

    这一点,让西门晓得颇为头痛。

    要和他拼酒,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要和他战斗,他在越国之内,也仅仅是顾忌有数的那几十个人。

    可是要让他分析疑点,寻找证据的话,那就真的有些难为他了。

    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情,还需要专业的人去做。

    于是他就盯上了越国的几位名捕。

    其中吴晴,被他重点关注。

    因为,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个火舞蝶衣和那个所谓宗主,就是被吴晴给找回来的。

    对吴晴经过了一番调查之后,西门晓得就通过越国皇室的关系联络上了她。

    他到底出身皇室,哪怕是不喜权谋之事,一些基本的手腕还是有的。

    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出面,而是找了一些外围的疑点委托给吴晴调查。

    等到调查有

    了结果,并且彻底确认了吴晴并不是火舞蝶衣那一方的时候,西门晓得才现身。

    经过一番密谈之后,吴晴正式加入了西门晓得的阵营。

    然后,帮助他寻找到了火舞蝶衣和那个假宗主前往宗门之前曾经待过的地方。

    通过蛛丝马迹,他们发现了一些关于那个假宗主生活痕迹。

    种种迹象表明,她们曾经在这里学习模仿温宗主,还有熟悉红莲宗事务。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在那个地方掘地三尺,也没有发现一点逃生措施。

    机关、暗道、阵法,这些都没有。

    而且她们选择的居住地点,前不靠水,后不靠山,左右无树林,一点都不利于逃生。

    真正的温宗主,绝对不会住这种地方!

    事情已经很显然了,西门晓得彻底的肯定了自己猜测。

    然后,他就带着找到的证据,来到红莲宗秘密联络那些支持他的长老,还有之前支持冷若秋的长老们。让他们认清楚火舞蝶衣的真面目。

    然而事情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般顺利。

    支持他的长老们,大多数一如既往的支持他揭穿火舞蝶衣和假宗主的正面目。

    但是一些其他长老却提出了质疑。

    质疑的不是火舞蝶衣,而是他西门晓得。

    许多长老根本就不经查证,也对他所谓的证据不感兴趣。

    只是对他大加指责,说他什么想要竞争下一任宗主就光明正大的争,不要搞这种鬼蜮伎俩。

    碰到这样的遭遇,西门晓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还是吴晴给他分析了一番,才让他知道症结出在哪里。

    红莲宗不可能所有人都糊涂,就算开始的时候没有发现那个所谓宗主的不对劲,但是被西门晓得提醒之后,难道他们还能够像没事一样,心中没有一点怀疑。

    那是不可能的!

    怕就怕有人偏偏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尤其是那些已经站了队,支持火舞蝶衣的长老们。

    吴晴代入他们的心态想了一想。

    若是这个时候,温宗主出现了意外,那么最适合继承宗主之位的就是火舞蝶衣。

    可是火舞蝶衣有一个短板,那就是她修为年限尚短,还没有达到神境,不适合承担起宗主之大任。

    火舞蝶衣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假设温宗主真的有了意外,而火舞蝶衣是唯一的知情者。那么火舞蝶衣这个时候,显然没办法竞争宗主之位。难道让她把宗主之位拱手让给西门晓得?

    不,这个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想办法让“温宗主”活下去,给火舞蝶衣一个修为进步的缓冲时间。

    所以哪怕是火舞蝶衣找来一个假宗主,在那些人支持她的人眼里,这是她为自己争取时间的权宜之计。

    这反而是她雄才大略的表现!

    这是在给自己争取上位机会的手段,属于在权力争夺中的正常操作啊!

    冷若秋出了事后,许多长老都开始重新投注在火舞蝶衣身上。

    他们鼓吹火舞蝶衣身怀贵气,腹有良谋。

    说她为人堂皇大气,绝不是阴险诡谲之人,而且她还对红莲宗有着极强的归属感,不可能做出对宗门不利的事情。

    不少人认为若不是冷若秋崛起的太早,火舞蝶衣才是最佳的宗主人选。

    这个时候,西门晓得越是讨伐火舞蝶衣,就越是让那些人认为,他其实是觊觎宗主之位。

    至于他提供的那些证据,先不说修行界伪造证据的难易程度。

    即便是真的那又如何呢?

    宗主就算是假的,也说明不了什么的。

    更何况,真正的温宗主到底是生是死,谁也不敢保证。

    即便宗主是假的,谁能够确定假宗主真的只是火舞蝶衣的杰作,而不是那个真正的宗主的手笔。

    没准她还躲在一个角落里悄悄的怂着,先推出来一个西贝货给自己探探路,等到确定绝对的安全的时候,再冒出来呢。

    甚至,位数不少的长老都认为,这才是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