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宗主
    “王长老且息怒!”

    看到王长老大动干戈的样子,台下有几位长老忍不住站起身来,齐齐劝道。

    不过他们只是开了口,却没有动手阻止。

    因为他们能够察觉到,王长老出手保留着分寸呢。他仅仅是想要把西门晓得给拉下来,顺便弄他个灰头土脸,却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王长老的大摘星手凝聚出来的时候,西门晓得也是吓了一跳。他反应奇快的猛然一个加速,嗖的一下就在间不容发之际,把大摘星手给避了过去。

    只是这样一来西门晓得也有些欲哭无泪。

    好么,刚刚好不容易费了半天劲才降低下来速度,现在又提上去了!

    正当他心中暗暗苦逼的时候,他就发现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一个亮点,那亮点如同星光摇落一般,嗖的一下就射了下来,精准的点到了王长老的大摘星手上。

    原本气势熊熊的大摘星手,被这道星光点上之后,就如同被戳破了的气泡一般怦然碎裂开来,消失于无形。

    王长老愣住了,同时愣住的还有在座的长老们。

    他们互相交头接耳或者神念传音,想要确定是谁在出手阻止了王长老。

    然而讨论了半天,他们也没有找到出手之人。仅仅只有少部分长老,不发一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肃静!”突然长老席上有一人开口大打断了大家的微微骚乱,然后对着众人说道:“不用找了,出手之人并不在这里。”

    吴浩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开口的那一位正是供奉堂中的丹二十三!

    今天的这场年终会,他是作为供奉堂的代表来参加的。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让全场的讨论声都停滞了下去。

    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我没又看错的话,出手的人应该还在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一位长老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然一拍巴掌,叫道:“我知道了,这是落星指,是落星指啊,宗主要回来啦!”

    他这么一叫,刚才若有所思的那些人开始微笑点头,其他人听着情绪也变得微微激动起来。

    “落星指?”一位新晋长老忍不住问道:“就是传说中宗主那门可以在千里之外狙击敌人的小神通?可是隔得这么远,宗主是怎么定位的呢,要是误伤了其他人怎么办呢?”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旁边的一位资深长老笑着解释道:“宗主自然有着其他小神通与这门小神通配合使用,那就是天视地听之术!凭借这种天视地听之术,她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也能够这边的事情了如执掌!”

    那位资深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冲着眼前的虚空一拱手道:“我说的可对?宗主大人!”

    ……

    千里之外,一座豪华的云霄飞舟之上。

    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缓缓收回了如剑一般斜指着天际的中指,然后自语道:“你说的对,但是你却听不到我的回答啊!”

    女子转身对着身后的另外两个人道:“蝶衣,把速度加快一些,再不回去,宗门那边不知道还要出什么乱子呢。”

    “是!”身后一个颇有些英气的女子回答道。

    然后她一边操纵飞舟,一边对身旁的女子说道:“吴师妹,你小心些,我要加速了。”

    她身旁的那位女弟子,赫然就是吴晴。

    这一次吴晴身负重任出来调查,却是不辱使命,终于在红莲宗年终会来临之际,找到了宗主和真传弟子火舞蝶衣的下落。

    与门中长老推算的一样,宗主只不过是之前受了一些伤势,所以找了个隐秘之地修养。

    现在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宗门年终会在即,所以她们准备马上回宗。正好顺便也将顺着线索找来的吴晴给带回去。

    火舞蝶衣一番操纵后,云霄飞舟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着红莲宗的方向飞去。

    ……

    “温宗主到!”

    伴随着山门处迎宾弟子一声长长的通报声,在座的参加年终会的弟子和长老们不由精神一震。

    他们原本以为这一年宗主应该不会回来了,没想象到临到了年末宗主却突然给了他们一个小惊喜。

    很快,一艘豪华的云霄飞舟就停在了半空,吴浩发现这个云霄飞舟起码比他从东海两天骄那里抢来的飞舟要精美上百倍。

    云霄飞舟来到众人会场的位置附近,就缓缓减速,很快就定定的停了下来,如同一个定海神针一般。

    这和天空中那个还依然在呼啦啦的绕圈减速的西门晓得成了鲜明的对比。

    飞舟停下来后,几个女子出现了飞舟之上,正是温静茹、火舞蝶衣和吴晴。

    温静茹抓住了左右二人的胳膊,从飞舟轻轻一跃!就如同一片羽毛一样,轻飘飘的落到了地面上。

    “参见宗主!”

    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都统统的抱拳一礼!

    “免礼!”宗主微笑着对众人说道。

    等着众人都免礼平身之后,温静茹和善的看着高台上的王长老,然后笑着问道:“怎么,王长老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要不再讲两句?”

    “没了,没了!”王长老如蒙大赦,三两步就跳下了高台!

    就如同他的屁股后面,有什么猛兽再追一般。

    一边往下面跑,他一边高叫道:“没了,我说完了……宗主您请,您快请!”

    宗主在众望所归中走上高台的时候,坐在吴浩不远处的两位长老正在暗中神念交流。

    “何长老,您是不是太过风声鹤唳了。”一位高大的青衫老者暗暗给身边坐着的另一位长老传音道:“天视地听和落星指都是宗主的独门绝技,再说还有火舞蝶衣和她在一起,宗主怎会有假?”

    他旁边的那位长老风姿绰约,看上去就如同妙龄少妇,此时她却紧皱的眉头,给高大老者传音道:“鲁师兄,可是能我多想了吧。但是您知道我修习占卜之道,感觉最是敏锐的,这回宗主回来,给我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我知道您的灵眼小神通独步宗门,麻烦给开灵眼帮我瞧上一眼,就看一眼,怎么样?”

    高大老者眼神中闪出些许无奈,但是他还是听从了这位何长老的劝告,打算开灵眼看上一眼。

    毕竟宗主一职太过重要,小心一些,验明正身总是没错的吧!

    灵幻法目,开!

    随着鲁长老法目施展,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幽暗的毫光。

    他定睛朝着台上的宗主看过去,却是愣住了。

    只见他的灵幻法目之下,宗主身上似乎笼罩着重重迷雾一般,看不清晰。

    这个时候突然他浑身一冷,只见台上的宗主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他的方向。

    鲁长老身形一僵,然后干巴巴的传音道:“宗主功力又精进了啊,可喜可贺,嘿嘿嘿……”

    等到宗主的眼神离开,看向其他方向,他才长松了一口气。

    他循着宗主的目光的方向望去,发现宗主正看着坐在他不远的一个弟子。那弟子在今年势头很猛,好像是叫吴什么的样子。

    她看看那弟子,再看看天空,一副奇异的表情。

    鲁长老也好奇的转头,顺着宗主的目光朝着那个弟子方向看了一眼。

    “我了个嚓!”他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个内门弟子头顶上的天空!

    那是啥?

    是剑么?

    好多……

    是谁把这弟子放出来的,这不坑人么?

    这里是会场啊!

    尽管知道那些将凝未凝的剑对于自己的伤害有限,但是想到自己其实一直就坐在这玩意儿底下,鲁长老还是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他二话不说,瞪了那个弟子一眼,然后悄悄给何长老传了个音,就拉起何长老朝着角落里的座位走去。

    珍爱生命,远离坑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