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万法从心
    吴浩知道宗主失踪事情后唏嘘不已。

    怪不得宗门的长老们那么着急,这件事情很快就要压不住了。

    因为按照惯例,在每年的年终总结会上,宗主是要出席的。

    就算是宗主因为一些事情不能出席,那一般也会由真传弟子来替代宗主主持。

    可是今年这一年,居然有了宗主和真传弟子都参加不了的可能。

    红莲宗有三个真传弟子,两个女弟子就是宗主带出去办事情的火舞蝶衣和冷若秋,还有一个男弟子叫做西门晓得。

    如今冷若秋已经确认了死亡,火舞蝶衣和宗主一起失踪,只有西门晓得还有具体的消息。

    可是他前年就去了大乾历练,至今未归。

    如今宗门已经紧急联系远在大乾的西门晓得,希望他能够在年前赶回来。

    可是西门晓得是出了名的慢性子,他到底能不能按时赶回来,宗门长老心里也没谱。

    他通过宗门的秘密渠道传达回来的只有四个字。

    “我晓得了!”

    西门晓得只是宗门中最后的补救措施,他们大部分的期望还是放在了失踪的宗主和火舞蝶衣身上。

    因为她们的身份在红莲宗干系重大。

    真传弟子是宗主的储备。

    在红莲宗中,若是宗主死亡或者因故退位,下一任宗主应该在真传弟子之中选出,而不是由长老来接任。

    这是在红莲宗中奉行了千年的规矩,轻易不会改变。

    原本冷若秋是宗门高层看好的下一任宗主最佳人选,但是现在她却莫名的死在了一个等级极低的小世界中。

    第二顺位的继承人是火舞蝶衣,她这次却也一同失踪,没有了消息。

    至于最后的真传弟子西门晓得,不到万不得已,宗门高层是绝对不会把他联系到宗主大位那方面去。

    他那迟到天王的性情暂且不说,就是性别上也不占优势啊!

    所以说宗主的安危不仅仅关乎到红莲宗的人心聚散,还牵扯到宗门里的权利更迭。

    如今越国这边正是多事之秋,一些事情也急需宗主回来处理。

    前往楚国出使的使团已经传来了消息,根据他们的谈判情况,楚国言道他们也不想要在贸易上对越国加以限制。只是这两年楚国那边气候异常,一些药材的产出远远不如往年。他们供应自身尚且不足,实在无力再对外出口。

    至于贸易限制上的一些其他材料,那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和越国这边的贸易逆差太大,他们实在是撑不出才会出此下策。

    所以虽然在贸易上有所纠纷,楚国和越国睦邻友好的态度却是保持不变的。

    对此,黄莲道也为楚国官方证明,他们的本意并不是限制越国,而是因为最近财政出现了危机,所以才出此下策想要挽回局面。

    只要越国能够借他们一笔钱度过难关,他们很愿意把最近的限制政策取消,回转为原来的贸易形式,并且按时按息的还本付息。

    红莲宗和黄莲道多年盟友,他们所支持的王朝这些年间正常的借款往来也有不少。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数额太大了,竟然是一笔达到百亿灵石的大借款。

    这笔借款,已经不仅仅是越国朝廷能够承担,还得同红莲宗商议才行。所以使团的人,根本不敢擅自决断,只是把消息传回国内,等着国内的裁决。

    关于这件事情,红莲宗的长老们意见不一。按道理说,借款只是正常的运作,可是这一次对方先出台限制政策,然后再谈及借款,未免有了胁迫的嫌疑。这让宗门的一些高层闻到了事情不对的味道。

    可是若是不借,那么引起两国,甚至两个宗门之间交恶的责任谁来承担?此后,如何处理与黄莲道的关系,这些事情统统都需要做个决断。

    正是这种背景之下,宗门高层对于找到宗主的下落,才这么迫切。

    “宗主……不会是遭遇了不幸吧!”

    百亿大借款的事情在吴浩心中一闪而过,他吞了吞口水,和姐姐提起了自己的猜测。

    “断然不会!”吴晴自信的说道:“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为止,红莲宗一切还运转正常,没有受到大的影响吗?”

    “有着供奉堂作为定心石镇压局面这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是高层们对于我们这位宗主大人有着绝对的信心。”

    “她不可能会出事的!”

    “哦?”吴浩好奇道:“难道我们这位温宗主是一位绝世高手?”

    “不不不!”吴晴摇摇头说道:“她虽然也是顶尖强者,但是论具体战力而言,恐怕在岭南连前十都排不到,但是就算是排行前十的这些高手一起围攻,我们宗主恐怕也有把握生还,逃得性命。”

    吴晴用一种向往的语气说道:“我们这位宗主,是一位奇人。她修行百年,就达成了武道元神的境界。”

    “最最重要的是,她修行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于保命秘术的研究。只要是和保命有关系的技巧,她几乎全部精通。”

    “身法、遁术、医道、阵法、炼器、趋吉避凶的卜算、易容变化之道,凡是与生存保命相关的东西她几乎无所不通,据说她还通晓数十种语言,连兽语都精通。”

    “传言她在百年之内,掌握了成千上万中保命相关的秘术,所以在修行界中有着一个响亮的称号是‘万法从心’!”

    “我们宗主从来不以战力著称,但是论及生存保命能力,她是修行界公认的岭南第一,甚至整个天下,能够与她比肩的也寥寥无几。”

    “就是因为如此,所以她的失踪,宗门高层才会觉得她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被耽搁了,没办法联系宗门,而绝对不会是出现了不测。”

    “长老们估计,她应该是遇到了大战,现在处于受伤的状态。依照这位宗主大人的性情,没准觉得宗门之中也不是绝对的安全。所以她很有可能躲在某个角落里默默蛰伏,等到她有着万全的把握后,才会再次君临红莲宗的。”

    “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按照一般经验,她要想躲,就没人能够发现。”

    “所以高层也没指望那我给寻找到宗主的下落,他们想要我找的是那位和宗主一起失踪的火舞蝶衣,想要从她那里知道在小世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好让宗门有所应对!”

    ……

    吴浩姐弟在说着关于宗主的事情的时候,钱宝儿紧闭着房门的房间中,小兔子后腿盘膝而坐,它的两只耳朵如同两根天线似得高高翘起,还不时的左右转上半圈作为调整。

    “怎么样?”钱宝儿一脸紧张的问道。

    “听得真真的!”小兔子兔脸得意的说道:“宝儿姐,你这地听秘法真管用,隔着这么远,还关着门,就好像在耳边一样。”

    “那就好!”钱宝儿微笑的说道:“那也是你天赋异禀,就是我自己要使用这种秘法,也得至少到金丹期才行。没想到你却在这方面有着特殊的优势,真不愧是天生的长耳朵啊!”

    小兔子听到钱宝儿的夸张,得意的道:“那当然,我可不是一般的兔子,宝儿姐还与什么秘法啊,全部都教给我吧,别藏私了。”

    “你得了吧!”钱宝儿轻敲了一下小兔子的脑袋。说道:“还没学走呢,就想跑啊!”

    “我这有好多秘法呢。数都数不清楚,你学得过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