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异常
    “什么,区区巴豆怎么这么贵的价格,这玩意儿喂猪,猪都不吃啊!”

    秋风城的坊市中,吴浩正在对着贩卖药材的摊贩满脸不爽的理论着。

    他本来想着来这里准备一些药材,好回宗门继续自己的炼丹大业。

    因为他炼丹的材料有些特殊,所以并不是所有的材料都能够在丹堂买到。所以吴浩也必须在秋风城中采买一些。

    没想到刚刚开始采买,吴浩就遇到了不爽的事情了。这个吴浩经常采买的药材商,他的巴豆居然比之前涨了一倍还多。

    这种坐地起价的行为让吴浩怎么能接受,当场就和他理论起来。

    要知道这关系到丹药的成本,和吴浩炼丹的利润,他当然要弄个一清二楚了。

    “吴少,你有所不知啊!”药材商小心的赔笑道:“不只是巴豆啊,现在市场上的药材都在涨价啊!一些药材都涨飞了,甚至短短一两天涨个四五倍的都有啊!”

    “这个价格还是看在咱们这么相熟,您的采买量又大,才给您的优惠啊!”

    吴浩自然不会只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他和钱宝儿又在市场上转了一下。发现那药材商说的不错,市场上的大部分药材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并且涨幅还非常的大。

    看到这种情况吴浩皱起了眉头:“怎会如此?”

    “一般市场上面的物价都是供求关系决定的。如果物价出现了大的变动,很有可能就是供求这两方面哪一个环节出了大问题了。”钱宝儿突然在吴浩身边说道。

    “你知道的还挺多么?”吴浩好笑的看着钱宝儿说道。

    “那是……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钱宝儿理所当然的说着。

    心中却暗暗想到:“不行,我得表现点自己的价值啊,要不然小魔头万一觉得我没用了……好可怕,好可怕!”

    这时候,她只听吴浩说道:“那就请大户人家的小姐分析分析,为什么这里的药材会涨的这么离谱吧!”

    钱宝儿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越国多水域,少山地。所以并不是药材的主要产地。因为地域关系,我们这边的药材主要是从楚国和齐国进口。”

    “当然因为距离的关系,我们还是主要依赖于楚国,其次才是齐国。”

    “如今药材价格猛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需求猛然增加,使得原本正常的供应开始供应不上。另一种就是供给猛然减少,所以使得正常的需求得不到满足!”

    “然而这两种情况,即便是造成价格上涨,但是涨幅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离谱。所以现在最有可能出现的是两种可能之中最极端的情况。”

    “其一意味着战争临近,所以需求几乎成了无底洞。其二就意味着与邻国关系恶化,所以使得正常的进口贸易无法再进行。”

    “甚至两者合二为一,因此造成这种市场畸形!”

    “这位姑娘说的不错!”钱宝儿刚刚说到这里,就被人给打断了。然后一个俊朗的青年走上前来,对着吴浩一抱拳说道:“吴师兄,您总算回来了。”

    吴浩一看,居然是司徒晓明。

    “晓明,你怎么来了秋风城?”吴浩疑惑的问道。

    吴浩可是知道现在司徒晓明身边也有着一群拥泵,像是一般的事情根本都用不着他来跑腿的。

    “师兄,出大事了!”司徒晓明来到吴浩面前小声的说道:“昨天,楚国那边突然宣布停止了对我越国上百种修炼物资的外贸供应。现在我们

    这边凡是和楚国有关系的物资,物价都开始飞涨。”

    “楚国?”吴浩皱起了眉头:“那不是我越国的盟友国么?为何会如此?”

    司徒晓明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据说我越国待在楚国的使者曾经质问楚国王室,他们回答只是正常的贸易调整。因为楚国现在这些物资这一段时间也很紧缺,所以无法满足对越国的供应。”

    “听说越国朝廷和我红莲宗正在组建使团,准备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和楚国展开谈判。不过就算如此,等准备好了再去往楚国,也得很长时间,而且谈判的结果也不知道会怎样。”

    曹无双临死的时候的画面在吴浩脑中一闪而逝,他摇了摇头,然后对司徒晓明说道:“这种事情我们也改变不了,我离开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还好,成了两单!”司徒晓明说道:“不过这两单的货款都被我用来给囤货了。”

    “囤货?”吴浩眉头一挑。

    “对!”司徒晓明解释道:“我有个表姐在黄莲道修行,所以比别人早一步得到楚国那边的消息。趁着消息还没扩散到这边的时候,我就开始专门针对那些物资囤货。”

    “过两天等到物价涨幅平稳下来再出手,应该能为咱们店大赚一笔!”

    “不错,不错!”吴浩心情大好的拍着司徒晓明的肩膀道:“等我回去赏你两枚丹药吃!”

    司徒晓明的表情顿时变得纠结起来。

    不过吴浩已经不再关注他了,他的目光被钱宝儿给吸引了过去。

    因为他发现钱宝儿正直勾勾的看着司徒晓明,眼中的表情有点小复杂!

    “咳咳!”吴浩不由吃味的咳嗽了两声,然后不着痕迹的瞟了司徒晓明一眼。

    司徒晓明浑身一个激灵,他忽然跳了起来,一拍脑袋叫道:“哎呀呀,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办。吴师兄,在下告辞了,真的很急啊,再不去办会死人的。告辞,告辞!”

    说着,他一溜烟就远去了。

    从头到尾,没有朝钱宝儿的方向看上一眼。

    等到司徒晓明消失在街道上,钱宝儿才转过头来,用同样小复杂的眼神看着吴浩,然后问道:“你是红莲宗的啊?”

    “咦?你不是失忆了,怎么还知道红莲宗?”吴浩转过头来问道。

    钱宝儿听到吴浩的话,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红莲宗……好像听说过,好像挺熟悉。我总觉得关于红莲宗,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总是想不起来呢!”

    吴浩这时候才醒悟,原来刚才钱宝儿看司徒晓明是在看他身上的内门弟子服饰。

    红莲宗内门弟子的法衣一共有三套,一套礼服,两套便服。其中两套便服里一套是带有红莲宗弟子标识的日常服饰,还有一套是没有任何标识的便衣。

    吴浩这次出门是准备杀人越货的,自然要穿没有任何标记的便衣了。所以钱宝儿无法把他和红莲宗弟子联系起来。

    但是司徒晓明今天确实穿着带有红莲宗弟子标识的法衣,又喊吴浩师兄,自然让钱宝儿判断出吴浩是红莲宗的了。

    吴浩也弄不清楚钱宝儿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但是这重要么?

    不重要的。

    啪的一下,吴浩就拍在了钱宝儿的头上,然后笑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知道你是我的钱宝儿就行啦!”

    “走吧,咱们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