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之礼葬
    四季封魔阵,这才是黎川四友掌握着的最大底牌,也是他们两年前斩杀准天骄的根本依仗。

    这套阵法是他们在一次九死一生的冒险中所得,也正是因为那次的冒险,叶枫受到了难以痊愈的伤势,武功全失。

    那种伤及武道根本的伤势,除非有医道圣者出手,否则极难痊愈,即便是王林也无能为力。

    他只能够给叶枫维持住自身生机,帮助他利用唐门秘法改造成机械之体。

    付出了如此代价,他们的收获也极其惊人,他们获得了这一套可以窥伺神境武道一些奥义的合击阵法。

    武道修行,先炼体、再炼气,然后炼神。

    修行到高深之处,就能够以自身武道意志化入攻击之中,使得武功招式产生质变,威能剧增到不可思议之境。

    关于这样的附加精神意志招式,修行界称之为招法意境。其中往往根据武者使用的武器不同,而有着不同的命名方式。

    剑意、刀意、枪意、拳意、鞭法意境、杖法意境、掌法意境等等……

    招法意境,原本是神境强者才能够掌握的技巧。不过终究有一些天才,也能够在练气或者先天期提前掌握。这不仅需要对于自身招式的精微理解,还需要超凡脱俗的悟性。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武者,万中无一。

    至少吴浩和黎川四友至今都没能够做到。

    像是吴浩的笑口常开式还有修罗力场,只不过是利用功法对于特定意境模仿罢了。

    即便如此,也有着不小的威能,真正的意境攻击可想而知。

    黎川四友可以借助四季封魔阵的助力,使得自己的招法之中展现出一些意境的属性,并且这样提前的感悟意境的使用方式,对于他们将来掌握意境也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

    王林的武器是一根通体青碧的绿竹杖。他的杖法施展起来,绵绵不绝,只见杖影不见人影,封住了吴浩的路径。

    吴浩集中精力观察,却发现那个方向好似乱花盛开一般,让他头昏脑胀、眼花缭乱,不辨方向。

    春之意境,乱花渐欲迷人眼。

    聂凡依然使用巨富剑大开大合,堂皇大气。与其说是剑法,其实更像是刀法。但是吴浩却从感受到一种烈阳照耀,赤日炎炎的气息,并且一旦接近就有着昏昏欲睡之感。

    夏之意境,夏日炎炎正当眠。

    叶枫依旧使用暗器牵制吴浩,但是现在他的暗器之中已经多了一些萧瑟肃杀的气息,比起之前威力增加了三倍不止。

    吴浩硬接了几次,就发现他的暗器除了本来的伤害之外,还有着一丝丝奇异的气息不断的侵袭他的精神,让他的反应越来越迟钝。即便是吸收外界植物精气也难以祛除这种精神上的疲惫感。

    纵使凭借速度躲闪,对方的暗器也如同秋枫落叶一般,飘荡无序,让人防不胜防。

    秋之意境,无边落木萧萧下。

    林动一把长枪闪耀不断,带着凛冬之寒的气息,吴浩刚刚接近就感觉血脉似要冻僵一般,速度大减。而且长枪之上出现了三尺枪芒,一朵朵枪花绽放,变化无端。

    冬之意境,千树万树梨花开。

    若是吴浩刚刚来到这个风鸣峡谷的时候,猝然遇到这样的攻击,他恐怕真的要折戟于此。

    但是现在的吴浩,可不是之前的吴浩。

    他不仅修成天阶功法,拥有诸多特性,而且还利用楚国士兵把自身的修罗印记叠加到了五百层左右,他的状态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

    所以哪怕是四人蕴含意境的攻击封锁,吴浩依旧在其中气势熊熊的左冲右突,给了黎川四友无穷的压力。

    他们感觉现在的吴浩,比起他们之前猎杀掉的准天骄还要强上好几倍。分外难缠!

    吴浩也不好受,第一次面临蕴含着意境的招法攻击,他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不小的亏,这使得他顾不得在保留底牌开始在战斗中利用山谷的植物恢复自身的伤势。

    这样一来,无论对方蕴含意境的攻击多么犀利,只要不能够短时间内拿下吴浩,他很快就能够恢复如初。

    然而对方有着王林,也有着恢复的手段。所以哪怕吴浩以命换命的突袭,能够伤到一人,他们也能够很快的恢复。

    如此,吴浩仰仗着自身属性暴涨,对方依赖着合击阵法的意境攻击,在加上各有恢复手段,让这场战斗再次陷入了均持!

    “植物!”终于吴浩再次吸取植物精气的时候,王林开口叫道:“他在吸收植物精气恢复伤势,难道是传说中的乙木不死身?”

    “阻止他!”

    叶枫听到二哥的话语点了点头,他的脖颈蓦然伸长的一大截,化作一个类似铁轴的东西,嘴巴也变化成了一个喷嘴式样。

    随后他的脑袋就以脖子为轴开始飞速的顺时针旋转,一片片的黑油从他的喷嘴中喷出,不一小会儿就把周围的所有植物给浇了一遍。

    随后他把火折子一打,以暗器手法就给丢到了浇满了黑油的植物群中。

    浓烈的火焰冲天而起,并且迅速的在峡谷中蔓延。

    他居然想要放火烧山!

    先别管这样环保不环保,他这样一弄,确实限制了吴浩的乙木不死身的威能。

    即便是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叶枫的暗器也没停止释放,和其他几人一起,封住了吴浩的路线。

    四季封魔阵,它的核心就讲究一个“封”字。只要被困其中,除非打破四季之中的一个基点,否则任你魔威滔天,都要被困在其中,一点点的被富含意境的招式给磨死。

    大火很快的在峡谷中蔓延,烧到死亡的楚**士身上,让整个峡谷除了血腥味和臭味外,又多了一种烤肉的香气。

    交手中的五个人,也没有逃过大火的影响。不过他们有着真气护体,这种普通的火焰很难给他们造成伤势。

    于是他们几个在火焰之中辗转腾挪,如同火中的精灵一般。

    吴浩越打越是不奈,他并不想让战斗拖延下去。

    一方面他还牵挂着提款姬,另一方面他也发现,在对方的阵法之中,呆的越久对他就越是不利。哪怕是他能够利用植物来恢复伤势体力。

    因为对方的招式,都有着精神方面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植物精气也很难驱除掉的。这使得吴浩越打越是身心俱疲。

    他必须得想个办法破局,不然别说被拖死在这里,就连把战斗拖得久一点的结果,吴浩也是无法接受的。

    可是王林那边只见其杖,不见其人,吴浩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准确位置,无从下手。

    聂凡和林动那边一个堂皇大气,烈炎逼人。一个寒气凛然,死寂肃杀。正是这个四季大阵攻击最强的两个点,吴浩尝试了几次,付出不小的代价后,就打消了从他们两个那里打开缺口的想法。

    至于叶枫……

    他那边倒是攻击薄弱,但是那家伙皮太厚,吴浩根本就没办法短时间内破开人家的防御,更何谈再那里打开缺口了。

    再加上四季阵法,生生不息,他们都能够极快的支援彼此。若是吴浩不能够一击打开缺口,他就会陷入对方循环往复的招式围困之中。

    吴浩判断,最适合打开缺口的位置,是王林那边。

    因为通过感受各个方向的压力,无疑王林那边给吴浩的压力最弱。并且他是治疗啊,先杀他还需要理由么。

    可是问题来了。

    怎么判断王林的位置?

    对方附带乱花意境的攻击,不但能够干扰吴浩的视线,甚至还会影响到吴浩的精神,吴浩使用软鞭横扫竖劈,不断的试探,依旧没有找到王林的具体方位。

    吴浩心中明了,他一定是根据战斗的形势,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方位。所以才能够在乱花意境之下如同隐形了一般,让吴浩无法攻击到。

    吴浩正在为了怎么找到王林的具体位置头疼,却闻到了一股股的细微烤肉香气。

    这时候,他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峡谷中的尸体在火焰中燃烧引起的。

    之所以如此细微,是因为吴浩主动把嗅觉调整到最低的缘故。

    然而此时,这股香气却让吴浩的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豁然开朗!

    对了,味道。

    吴浩暗骂自己,怎么把这一点给忽略掉了。

    他豁然把自己的嗅觉全部开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一吸,就让吴浩眉头大皱。这峡谷中的味道太重口了,简直不能闻。

    但是,他还是准确的捕捉到了一股闷臭味。

    臭味最浓郁的地方……就是王林!

    感受到身上不断积累的伤势,吴浩脸上露出残酷的笑容。

    弥勒托天式之下,吴浩脚踏血红莲座冲天而起。

    刚才吴浩已经反复使用了这一招数次,所以四友能够从容应对。他们熟练的变招走位,确保吴浩落地之后,依旧在他们的合击阵法笼罩之内。

    吴浩在空中一跃,直扑王林负责守护那一片阵法。

    因为刚才吴浩的尝试,他们早就发现吴浩想从王林那边突破了。所以他们也做出了有效的应对。

    王林身形一转,就和吴浩错开,把自己隐藏在乱花意境之中,其他三个方位,也迅速的前来支援。

    看上去,这似乎又是一次无功的反扑。

    然而,当王林带着自信的笑容,正要与吴浩擦肩而过的时候,吴浩的身上却闪耀起一道刺目的红光!

    血之狂暴!

    “二哥小心!”见到这一幕林动赶忙开口提醒。

    然而晚了。

    感受到身边不远处的刺鼻臭味,开启了血之狂暴的吴浩,长鞭一卷就将不备的王林卷了个正着。

    “啊呀!”吴浩暴吼一声,运起全身功力,使用长鞭猛然一绞。

    啪的一声,吴浩使用良久的油丝绳鞭寸寸断裂。

    同时断裂的,还有王林的身体。

    这位仙愈之体,丹道大师,如同五马分尸一般断成了几块,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就算是药物治疗效果再增强一千倍,恐怕也治疗不了他了。

    “二哥!”

    叶枫看到王林的惨状,目眦欲裂。

    四兄弟中,他与王林感情最好。

    当初王林帮他改造身体,并不断的鼓励他度过那段黑暗岁月的情景历历在目。而如今他的二哥却在他眼前如此惨死。

    叶枫的双眼登时变得一片赤红,滚烫的泪滴从他的眼中滑落,落到地面的火海中,让火焰顿时一旺!

    他眼中流出的,赫然全是黑油!

    “死!”

    叶枫嘶吼一声,身后猛然喷出了一股白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来到了吴浩的面前,双手一环就把他给抱住了。

    他的速度远超寻常,甚至比叠加了修罗印,又开了血之狂暴的吴浩速度还要快。

    吴浩想要躲闪根本就来不及。

    吴浩狠狠的拍了他一掌想要把他拍开。

    但是这个时候叶枫的身上却出现了一截截带着锁扣的锁链,把两个人的身体给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一起死吧!”

    叶枫眼中黑油不断的落下,他狰狞的脸上满是决绝。

    于此同时,他的双脚脱落下来,双腿的下方出现了两簇闪烁着金属寒光的喷管。

    伴随着一阵呲呲声,一道道幽兰色的火焰从喷管之中喷了出来。

    吴浩只感觉到一股几乎把自己骨头拉断的牵扯力从锁链处传来,伴随着一阵白烟,叶枫和吴浩两人就被齐齐发射了出去。

    无论吴浩怎么撕打,拍击。叶枫都牢牢的把他给固定在身上,毫不动摇!

    他们如同火箭发射一般,一路冲天而起,在身下拉出一条笔直的白线。

    “老三!”

    “三哥,不要!”

    聂凡和林动惊惶的叫喊从他们身下传来,不过却在飞速的远离。因为他们已经以一种急速状态突破了云层了。

    还在不断的向上。

    对流层。

    平流层。

    按照现在上升的势头,他们恐怕能够一直上**到达九天罡风处。

    九天罡风,那是哪怕神镜强者御剑飞行的时候,也畏之如虎的存在。

    吴浩的赤焰黄金甲若失在九天罡风中,恐怕都坚持不过一秒。就算是叶枫的一身机械之体,也绝对不可能抗住。

    他居然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和吴浩同归于尽。

    这正是叶枫一直保留着的拼命绝招。

    天之礼葬。

    天之礼葬,与敌偕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