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憋不住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伴随着一阵阵的鞭炮声,吴浩的第二家丹药店铺开业了。

    这一家店铺跟吴浩之前的那个店铺完全不同,无论门面还是装修都要豪华的多,尽显高端大气。

    因为这间店铺的定位就是高端顾客,是一间专门销售犀利丹的地方。也用来作为犀利丹直销系统的门店存在。

    如今刚刚开业,店铺之中装点了不少的鲜花和彩带,一些宣传性的标语,也挂满了店铺的左右。

    “丹道大师亲传弟子全新力作,苑长老为您推荐的犀利神丹!”

    “新生代丹师吴浩倾情奉献,练气瓶颈者的福音:犀利破障丹!”

    “犀利淬骨丹、犀利洗髓丹、犀利开脉丹、犀利美颜丹!”

    “谁用谁知道!”

    “全程为客户保密!”

    “专业品丹室,全方位售后服务。”

    关于新门店的装修,吴浩费了不小的心思。他在门店之中布置了十多个vip品丹室,每个品丹室中都装有豪华卫生间。

    这些卫生间虽然不能够和王子琼那丧心病狂的超级多功能厕所相比,但是比起丹堂之中的其他店铺中设置的公用卫生间,那简直就是尊享布置。

    这所门店中主推的产品还是锻体期丹药。当然是指的锻体期丹药之中价值比较高的突破瓶颈的丹药。要不然也没有被吴浩改造成犀利系列的价值。

    除了突破瓶颈的,吴浩还自创了一种特殊丹药,那就是犀利美颜丹。这种丹药是专门为了练习血火修罗道的男弟子所创造,如果坚持服用就能够渐渐的恢复自身应有的容貌。

    只不过这种丹药才刚刚开发出来,到底能不能被市场认可吴浩心中还不是很确定,所以他炼制的很少。

    反正他自己是不会吃的。

    这一次的门店开业吴浩并没有大肆操办,只是应景似得布置了一下罢了。

    他们的店铺本来就不是针对所有人的,只有消费的起的一小撮人才是他们真正的顾客。

    那些进入直销体系的人才是这个店铺的服务核心,至于一些散客,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然而没想到今天刚刚一开业,就来了一位散客。

    那是一位身高九尺的大汉,他听说犀利开脉丹有着辅助突破晋升经络境的瓶颈的作用,大手一挥,二话不说就掏了几千灵石买了。

    吴浩雇佣的店员正要给这位客人介绍一些服用丹药的注意事项,然后劝导他进行信息登记。然而这人却好像要赶时间一样,听都不听,拿着丹药直接就走了。

    这件事情很快就被报到了吴浩这里。

    吴浩对于丹药的售后服务特别看重。这是因为他的丹药的特殊性而决定的。一般顾客因为性情不同,对于他的丹药的犀利程度的反应也不同。

    有的顾客就能够一笑置之。然而有的顾客却是难以接受,甚至需要专门的心理疏导。

    吴浩是做正经生意的人,当然不会弄坑蒙拐骗那一套。

    所以他要求店员在顾客决定真的购买丹药的时候,一定要把副作用给交代清楚。并且尽量登记下客户信息,做好跟踪服务。

    他们力争把每一位客户都培养成王子琼那样的优质客户。

    每一个不在直销体系中的客户都是一个隐患,所以店员就赶紧上报了。

    吴浩听说来人不过锻体期,而且仅仅是几千灵石的小生意,也就没有在意,吩咐店员正常看店就行。

    没想到到了中午的时候,麻烦却是来了。

    因为刚刚开业,第一天里吴浩都是在店铺中坐镇的。

    他和司徒晓明,还有几个直销团队中的核心骨干正在商议着今后的团队建设和销售模式的问题。

    然而一阵阵杂乱的噪音把他们的商议给打断了。

    “吃死人了!”

    “黑店!”

    “什么新生代丹师,我看是新生代毒师!”

    吴浩和司徒晓明等人听到声音来到大厅中的时候,正看到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把店员团团围住。

    店员满头大汗的试图解释什么,但是她的声音太过单薄很快就被对方七嘴八舌的杂乱叫嚷声给淹没。

    “怎么回事?”吴浩三两下就挤进人群,然后把店员从里面拉出来,才开口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店员还没有回答,那一伙人看到吴浩把店员拉走,他们就叫嚣着冲着吴浩而来,有的人还想要推搡拉扯吴浩。

    吴浩顺手一扭,就把一个人给制住,然后一脚给踹到一边,比他们还凶神恶煞的喊道:“我看谁敢造次?”

    修罗力场跟随着吴浩的心情而动,登时让店铺中充满了压抑的气氛,也让前来找麻烦的人气势一滞。

    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马上又继续的叫嚣起来。

    “太嚣张了!”

    “卖的东西有问题,还居然殴打顾客?”

    “我兄弟瞎了眼才在这种店铺中买丹药啊!”

    因为这边动静闹得太大,使得丹堂中不少的丹师和前来采买丹药的弟子、执事们都被吸引了过来,围着吴浩的店铺议论纷纷。

    这个时候吴浩趁机和店员把事情了解了一下。

    原来,刚才店员正在店中整理丹药的时候,这伙人突然抬着一个大汉走了进来,一来他们就嚷嚷着他们的丹药有问题。他们的兄弟吃了之后就开始四肢僵硬,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据他们说他们去医堂找医生给看了依旧没有什么改善都没有,所以他们就抬着人来吴浩的店铺找个说法。

    店员还悄然告诉吴浩,这个大汉就是上午的时候在这里买丹药的那个,当时他急急忙忙的就走了甚至连身份资料都没有留下,没想到这一位下午就出事了。

    吴浩在这边了解情况的时候,那帮子家属们又一次不依不饶的冲了上来。有的叫嚣让吴浩赔钱,有的叫嚣让吴浩抵命,一时之间整个店铺中乱遭遭成了一团乱麻。

    吴浩朝着店铺中央看去,果然那里有一个担架放置着,上面有着一个身高九尺的大汉在担架上面闭目躺着。

    他看上去面色发青,脸上的表情难受纠结无比。

    “你确定他是吃了我的丹药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吴浩指着大汉对着闹事的人中带头的那个小胡子说道:“而不是因为其他的事情或者病症?”

    “当然确定了!”小胡子冲着吴浩残酷一笑,然后说道:“我这位兄弟当时可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服下的丹药。他刚刚服下丹药不久就成为这个样子了。不只是我,丹堂的很多人都能够为我们作证的!”

    小胡子说罢就指了指门外看热闹的众人,果然传来一阵“是啊,是啊”、“确实如此”的附和声。

    小胡子听着外人的附和,叫嚣的更加的起劲了。

    “姓吴的,我不管你丹药是怎么炼的,可是我这位兄弟吃了之后就变得四肢僵硬,不能行动。九尺高的汉子啊,上有老下有小,他突然出了这种事情,你让他全家怎么办呀?”

    “今天无论如何,你必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对,必须给交代!”

    “要不就给他把店砸了!”

    “这种黑心丹师,留着也是害人……”

    一时之间,又是讨伐的声音不断,就算是外面看热闹的路人,也不乏随声附和之声。

    正当他们闹得起劲的时候,大厅中间的担架上,却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咕噜噜噜!

    别人没注意这个声音,但是吴浩确实第一时间捕捉到了。

    他再次朝着那个担架上的大汉看去,发现他依然双眼紧闭,面色却变得更青了,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的纠结了。

    吴浩心中一动,好整以暇的开口问道:“你确定这位兄弟现在的状态是四肢僵硬、不能行动?”

    那小胡子昂首叫道:“老子当然确定,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然而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只见那担架上的壮汉呲溜的一下窜了起来。

    那大汉三两步跑到小胡子的面前,一把就把一大团灵石票据塞到他的手里,然后捂着肚子二话不说转身便跑。

    跑出去老远,他已经变了调的声音才遥遥的传来:“这钱我不挣了,您另请高明吧。我特么憋不住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