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咒你买到假丹药
    “破阵符准备好了么?”

    王子琼转身对着执法堂弟子问道。

    一个面容精悍的男弟子点了点头。

    “准备行动!”王子琼一挥手命令道。

    “师姐且慢!”这个时候,其中的一个执法堂弟子突然出列说道:“师姐可知道这是谁的洞府?”

    王子琼转过身来,看着阻止他们行动的这个长得还有几分姿色的男弟子说道:“你叫云成是吧,以后的行动你不用再参加了。”

    那云成登时面色一变,但是他马上就义正言辞的说道:“师姐就算惩罚云成,云成依旧要说。”

    “如今师姐在宗门之中风头十足,但是也是危如累卵。虽然咱们找麻烦的人都是些作奸犯科之辈,但是我红莲宗中本就是如此,已经好多年了,这不也挺好么?”

    “更何况,师姐那些没钱没势的弟子不去理会,却专门来抓这些有势力背景的,却不知道您逞一时凶威的同时,隐患也已经埋下。现在宗门中已经有不少内门弟子对于我们执法堂的行事不满了,师姐还要执迷不悟么?”

    “哦?不满?”王子琼玩味的说道:“谁敢不满?”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云成索性不再顾忌,身体一挺说道:“师姐不过练气三层。现在就算很多内门弟子都有任务外出,宗门之中也未必就没有厉害人物。就说这座洞府之中的侯师兄,听说已经是练气期五层,而且财力雄厚,未必没有点亮穴窍,师姐恐怕万万不是对手。”

    “就算是这次我们占理,但是师姐要是在里面碰个灰头土脸的话,就算您在门中的长辈也未必会为您出头。话又说回来了,即便是真的出头,也不一定有用,我可是听说这一位可有个宗门长老的爷爷呢。”

    云成涛涛不绝的说着,让其他的准备动手的执法堂的弟子也不由的迟疑起来。

    王子琼听到这里,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王子琼拿着剑鞘指着云成说道:“今天就让你再跟我一回,看看我是怎么个灰头土脸的!”

    “动手!”

    王子琼一声令下,即便是刚才还迟疑的弟子,也很快的就反应过来,如同演练了很久一般,训练有素的开始动手。

    有人把手通往洞府的各个要道,有人去洞府后门处包抄,还有弟子在前面阵法的薄弱处开始使用破阵符破阵。

    噗噗噗!

    伴随着几声低不可闻的破阵符起作用的声音,洞府的阵法应声而解。

    执法堂众人对此早有准备,打开洞府大门,一言不发的就往里闯。

    有人把守门窗,有人搜索证据,其余的人径直的穿堂入室。

    “大胆,什么人?”门口把守的两位弟子看到突然出现这么多人,赶忙冲上前来喝问。

    王子琼一挥手,左右的执法堂弟子就冲了上去,干脆利落的几下把两人给打翻,然后擒拿绑了起来。

    王子琼脚步没有半分耽搁,径直进入了洞府内室。

    然后他们就看到洞府之中的一片靡靡。

    王子琼来到一个双目呆滞的弟子旁边,把他手中的一个丹药瓶抄过来,然后一脚把他踢开。

    她打开丹药瓶盖子轻轻一闻,然后笑了。

    “极乐丹!”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洞府:“证据确凿,全部都给我带走!”

    “我当是谁这么大威风,原来是王师妹啊!”

    突然,洞府之中传来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

    王子琼循声望去,就看到洞府的主人侯文涛带着几个内门弟子走了出来。

    侯文涛看着王子琼心中微怒。

    其实在对方使用破阵符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

    毕竟他才是洞府的主人,阵法有了波动,他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预警。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是执法堂的人前来突袭。

    而且还是王子琼带了一些执法堂的外门弟子罢了。

    他们怎么能?他们怎么敢?

    要知道虽然他贩卖极乐丹不被宗门中允许,但是执法堂行事也是要讲究证据的。而证据这种东西,却是可以伪造的。

    只要他在洞府之中把这些人给拿下,到时候什么证据什么的,还不是任由他来安排。

    这些人都是傻的么?是谁给他们的勇气?

    难道是咱们红莲宗的宗主温静茹?

    心中如此想着,侯文涛上上下下打量着王子琼,戏声说道:“王师妹大驾光临,所为何事啊,难道是想和师兄我亲近亲近?”

    他话已出口,大厅中东倒西歪的那些瘾君子们就响起一阵哄笑声。

    甚至有一个不怎么清醒的家伙,摇摇晃晃的就朝着王子琼的脸捏来。

    王子琼冷笑一声,一拳就打在这家伙的肺部,他登时如同被烈马撞击一般飞出来老远,然后贴到了房间的墙上。

    打人如挂画!

    挂了良久……才缓缓的滑落。

    刚一落地,他就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起来。

    “放肆!”侯文涛看到对方敢在他这里动手伤人不禁大怒。

    如今的形势,他聚众嗑药固然占不得理,但是对方擅闯弟子私人洞府也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途径。

    说到底一切都是借口,到最后还是看哪边拳头大罢了。

    在他们这些二代们之中有着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互相起了争端之后,呼朋唤友架梁子怎么找回场子都行,但是就是不能够捅到长辈那里让后台出头。

    那样不但会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也会让这么做的人被长辈责怪,而且还会被人看不起,不被圈子中的人接纳。

    当然这只是对于那种双方都有后台的人而言,若是没有后台的人敢这么得罪他们,绝对会让他们分分钟教做人。

    所以即便是组织嗑药被执法堂逮个正着,侯文涛依旧波澜不惊。

    等到看到王子琼出手伤人的时候,他怒视着对方,冷冷的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拿下,挂到我洞府门前示众三天,告诉那些弟子们,我侯文涛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挑衅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使着眼色,让其他的三个内门弟子前去围攻王子琼,而他自己却如同猛虎一般的扑向了其他执法堂弟子。

    却是这人心机深沉,听说最近王子琼风头正劲,想让手下先拖住他,自己先解决杂兵,然后在四人一起围殴。

    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是临战之时,还是下意识的用上了套路!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他还没有冲到执法堂的弟子那边,就感觉到身侧飞出去三个黑影。

    他惊觉转头的时候,只见自己的三个手下已经吐血躺倒在地上。

    “这么快?发生了什么?“侯文涛正觉得茫然的时候,就感觉看到王子琼一掌已经拍到了他的身前。

    掌风凛冽!

    完全不像出自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之手。

    侯文涛冷哼一声,刚刚只是策略而已,他才不相信一个练气三层的弟子能够打的过他。

    于是他不闪不避,势大力沉的一拳正面的朝着这一掌迎去。

    硬碰硬!

    这一下看似勇猛,其实他已经暗地里给自己身上拍下了加持力量的符箓,只不过因为熟练度高的缘故,在场的众人中根本就没人看清。

    然而这不重要了。

    刚刚一接触王子琼的肉掌,他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排山倒海!

    伴随着一声令人牙酸的骨骼断裂声,他的身子也呼的一下就飞到了墙上。

    然后缓缓滑落,正掉在趴地上吐的正欢的那个弟子的身体上。

    “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强!”

    感受到断裂的胳膊处的疼痛,侯文涛不可置信的狂吼。

    他用唯一完好的胳膊撑在那个吐得更厉害的弟子的身上,正打算起来。

    然而,他却突然感觉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动弹不了半分。

    他如同死狗一般趴在那个倒霉蛋的身上,用力的转了下头,眼角的余光看到踏在自己身上的一只秀气的靴子。

    王子琼看到手下已经把所有还在反抗的家伙都绑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轻轻的用脚点了点侯文涛的脑袋说道:“自己选吧,公了还是私了?”

    ……

    一个时辰后,王子琼带着执法堂的人扯高气扬的走了,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现场,和这里垂头丧气的一干人员。

    良久,这里终于响起了侯文涛愤怒的咆哮声:“我总算知道她为什么叫黑猫了。黑啊,真特么太黑了。五十万那,老子辛辛苦苦一年半的积蓄啊。没啦……全特么没啦!”

    想起那娘们临走前嘟囔着买丹药什么的,侯文涛更是气愤,忍不住恨恨的骂道:“老子的血汗钱,你花着就不亏心么?”

    “还买丹药,我咒你买到假丹药,吃了以后拉肚子拉虚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