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为了丹道
    看着王子琼如此扭捏的表情,吴浩心中一动。

    他立马懂得了人家表示的意思。既然那方面的牺牲都可以考虑,那么相必要管她要多少钱都是可以商量的吧。

    于是吴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她说道:“价钱的事情先不急,我先给你试试效果。”

    说着,他就走入内室中,然后从中取出来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放着十几个瓷瓶。

    瓷瓶上面都贴着标签,上面写着“中府”、“云门”、“天府”、“太渊”、“列缺”等字样。

    吴浩在里面翻找了一下,然后把那个写着天府的瓷瓶找了出来,从里面道出了一粒鲜红色的丹药。

    “张嘴!”吴浩对着王子琼说道。

    “你干嘛?”王子琼警惕的看着吴浩。

    虽然她也看到了吴浩瓷瓶上面的标签,但是她绝不相信那里面装的都是可以使人明穴的丹药。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的真相未免太过惊悚。

    吴浩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墨迹下去也说服不了她。

    于是他身形一闪就来到王子琼的旁边,肩膀一顶就把她给顶到了墙上!

    双手一环就把王子琼给制住,然后一捏她脸颊,就把她的嘴巴给捏开了。

    丹药喂进去,再把她下巴一拖.

    只听她喉咙处传来咕咚一声。

    搞定!

    吴浩松开王子琼的时候,她被呛的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等到她咳嗽完,才愤愤的抬起头来,双目喷火的看着吴浩,咆哮道:“吴浩,你是不是想死,你给我吃了什么鬼东西。”

    “你很快就知道了。”吴浩神秘的说道:“这一颗给你免费试吃的,以后说不定你哭着喊着求我卖给你,我还不一定卖呢。”

    “你你你……”王子琼还要继续的跟吴浩理论,却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咕噜噜噜……

    两人不由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王子琼脸色一红,她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更加气愤的对着吴浩说道:“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你给我等着,我去去就来,这事儿没完!”

    说着,她就捂住肚子,弓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远去了。

    虽然动作很别扭,但是她的速度奇快,不一小会儿,已经没了踪影。

    真难为她用这种高难度动作,还能够使出轻功身法来。

    “发作效果这么快么?还是因人而异呢?”吴浩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皱着眉头说着,他一边拿出“犀利丹经”在上面做着记录,一边轻声自语道:“样本数目不足,还需要找人试丹观察一下啊!”

    虽然王子琼说让吴浩等着,她去去就来,但是吴浩等了好几天都没有见王子琼回来。

    吴浩决定不再等待,他又去外门找到了司徒晓明。

    毕竟是成本上千灵石的丹药,就算找人试丹也不能够随便乱找,总要自己人才合算吧。

    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司徒晓明见到吴浩有些紧张。却是因为上次的周兆凯邀约一事,让他感觉有些对不住吴浩。尤其他听说吴浩因为这件事情被齐国翰海宗通缉之后。

    所以等到吴浩说有丹药要送给他吃的时候,司徒晓明接过来,看都没看是什么东西,就给吞了下去。

    他还以为是那种必须定期领取解药才不会发作的毒丹。

    根据往日对吴浩性情的了解,他觉得这样以后他才能够让吴浩放心。

    所以丹药入腹的那一刻,他反而感觉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整个人也变得坦然起来。

    吴浩看到他这么痛快也微微诧异了一下,但是接着就开始问起他吃了丹药有什么感觉。

    “没感觉啊?”司徒晓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说道:“这东西的解药需要多长时间领一次啊!”

    这种关乎到身家性命的事情,他当然得问清楚才行。

    吴浩听着他问这种东西,才知道他会错意了。

    这家伙还不知道。吴浩给他的并不是毒药,而是吴浩独门的犀利破障丹!

    吴浩安抚了他两句,不理会他的犹豫不定,而是和他开始聊起了家常。

    “晓明,你卡在经络期瓶颈多久了。”

    听到吴浩的问题,司徒晓明答道:“晓明入门之前,在家族就修行到了经络境,在入门两个月后,就成就了经络镜巅峰。如今卡在瓶颈上已有半年之久。”

    “多亏吴师兄的照拂,晓明在丹堂小有收获,相必等到明年就能够换一门玄阶功法,到时候借着功法之助力,冲击炼气期应该有几分把握。”

    吴浩听到他的回答,笑了笑说道:“一会儿你回去好好感悟一下,没准有惊喜哦!”

    “你是说……刚才的丹药?”司徒晓明突然醒悟过来,激动的说道。

    “正是有助于突破炼气期的。”吴浩淡淡的点头说道。

    “吴大哥!”司徒晓明忍不住说道:“晓明寸功未立,还害的大哥如今被通缉,怎敢当如此厚赐!”

    “因为我看好你啊!”吴浩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不过这丹药还有着一点副作用,你可得忍着点。”

    事已至此,司徒晓明也不再矫情。听到吴浩这么说,他一抱拳说道:“多少人为了突破练气期,于生死一线间去搏杀,追求那突破的契机。我司徒晓明如果一点点副作用都承受不了,如何对得起大哥的一片好意。”

    “那就好,那就好!”吴浩点着头。

    他相一对比,他不由的越发觉得当初王子琼态度恶劣。

    这么一想,那么好的丹药就不该给她吃。

    不,应该是,就活该给她吃!

    吴浩这么想着,又和司徒晓明聊了半个时辰,司徒晓明才和吴浩提起身体偶感不适,然后告罪的告辞。

    看着司徒晓明面不改色的离去,吴浩不由疑惑道:“怎么这么久才有反应?是晓明体质耐受力强,还是他能忍呢?”

    他拿出“犀利丹经”记录下后,就悄然的运起敛息决跟在司徒晓明的身后。

    王子琼一个女孩子,吴浩还没那么厚脸皮去监测人家的腹泻规律。

    但是司徒晓明一个大老爷们,吴浩自然没什么顾忌。

    在吴浩想来,自己还是境界不够,要是他的师父苑大师,肯定不分男女统统都去监测、观察了。

    因为这不是变态,这完全是为了丹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