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阿氪重启
    “啊,杀人啦!”

    寂静过后,青楼登时乱成一团。

    一位小姐姐慌不择路,一下子就如同鸵鸟般埋首到了吴浩的胸前,闭目不敢看。

    等她觉得身下似乎有东西搁着她了,不由得睁开眼疑惑的朝着那里看去。

    然后她就到看到了正在归鞘的青云剑。

    剑锋如霜,滴血不染。

    这个时候,她才懵懂的抬起头来,然后一下子看到了吴浩那张兀自带着笑意的脸。

    “啊!”更高分贝的尖叫声在她的嘴中喊出,然后她双眼一翻,直挺挺的就晕了过去。

    吴浩感觉好笑的同时他的动作却不慢,眼疾手快的把她给扶住,然后小心给放在座位上,又顺手喂了她一粒安神的丹药。

    之后,他才朝着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的司徒晓明说道:“不必惊慌,此人居心叵测,居然在酒里下毒,当斩!”

    “哦?”吴浩话音刚落,他就听到一个妩媚的声音说道:“这位可是红莲宗内门弟子,你说对方下毒害你可有证据?”

    正确是青楼的老鸨赶到了。

    这是一位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女子,她来到这里后,三言两语就安抚好了宾客,然后就朝着始作俑者吴浩这里走来。

    来到这边的时候,她正好听到吴浩对司徒晓明说的话,于是她出言质问道。

    “证据?”吴浩微微一笑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呢?”

    妇人微微一礼,直视着吴浩说道:“客人若是能拿出证据,如此歹人,居然选择我长乐坊图谋不轨之事,自然该杀。可是若是拿不出来,那就是您要借我们的地儿解决私人恩怨了,惊扰了我们的生意,总要给出补偿的!不然,妾身虽是一弱女子,也不怕把官司打到你们宗门执法堂中!”

    “哈哈哈!”吴浩仰首笑了起来。

    然而大厅中的宾客却感觉浑身一阵发冷。吴浩这边周围几桌的宾客,早已经远远的退了开去。

    刚才就是在这样的笑声中,别人就人头落地了。

    即便是长乐坊的老鸨自忖在红莲宗有靠山,也免不得心下惴惴,一丝冷汗已经在她的额前溢了出来。

    “证据当然有!”吴浩笑声一收,然后来到死去的周兆凯的尸体前,朝着他手边的银色酒壶拿去。

    不动声色的小指一勾,周兆凯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就悄然滑到了吴浩的手里。

    吴浩拿起酒壶,然后把上面的盖子打开,随后他指着里面的构造说道:“这位妈妈请看,这酒壶里面是有机关的。”

    老鸨忍不住走上前两步望去,果然酒壶之中别有洞天。

    那是有些类似于火锅鸳鸯锅的设置,平时倒酒的时候倒出来的是一种酒,但是如果把机关转动一下,再倒出来就是另外一种酒了。

    老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深悉人心阴暗,自然知道这种酒壶是用来做什么的。

    司徒晓明也看到了这个酒壶的构造,刚才周兆凯倒酒的动作被他一回忆,不由得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脸色苍白的对着吴浩道:“吴师兄,您没事吧!”

    毕竟刚才吴浩酒到杯干的样子他是看在眼里的。

    “笑话!”吴浩轻笑一声道:“区区小毒,岂能奈何的了我!”

    随即他拍着司徒晓明的肩膀,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以后看人眼睛得擦亮点儿了。要不是我知晓你不是这种人,搁别人身上,还以为你也参与其中了呢。”

    吴浩语气轻松的说着,却让司徒晓明身上起了一层冷汗。

    他看着地上兀自保留着笑意的头颅,又想起了“吴浩梦中杀人”的传说,心中不由得把这个把他也给牵扯其中的齐国人给恨透了。

    于是他恨恨的又踢了尸体一脚,然后对着青楼几个小厮喊道:“这种狗东西的尸体还放在这里碍眼干什么,还不快拖下去喂狗!”

    几个小厮却是没立刻行动,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个方向。

    看着几个小厮把目光望向她,那老鸨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然后周兆凯尸首就被拖了下去。

    “感谢诸位捧场!”老鸨对着四方的宾团团一礼说道:“刚才发生了点小插曲,诸位见多识广,这种小事还请莫要放在心上。今天中午的消费一律八折,算是我长乐坊给诸位压惊!”

    老鸨的话说完,不由得期待的望向了吴浩的那一桌。

    因为毕竟事情和他们有关,通常这个时候大方的宾客也会有所表示。

    只可惜现在吴浩双眼一片虚无,好像已经神游天外。

    司徒晓明看到这种情况,一步就站了出来,然后吼道:“今天诸位的酒钱都算在我身上!”

    于是欢声如雷,青楼又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喧嚣。

    只是即便是最放浪形骸的寻欢客,都下意识的离着吴浩他们的桌子远远的,让他们一下子显得鹤立鸡群起来。

    老鸨不着痕迹的撇了一下嘴,然后悄然退出了大厅。

    刚一到后堂,她就立即叫来心腹,然后吩咐道:“那个无头死鬼身家看似不菲,把他身上的钱财都给我搜刮干净,一件裤衩也别留,也好弥补我们的损失!”

    ……

    吴浩应付了老鸨之后却是真的神游天外了。

    别看刚才他谈笑杀人,应付老鸨和敲打司徒晓明看上去浑然无事的样子。但是他的心中已经波涛汹涌!

    因为刚才喝了那杯酒之后,他突然感觉到一种让他浑身发寒的事情。

    他居然感受不到阿氪的存在了。

    这是因为心中有着焦急和惶恐,吴浩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拔剑杀人。而不是去计较他的目的是什么?背后还有谁?要不要顺藤摸瓜斩草除根之类的。

    他那时候什么都不想了,只想发泄一下。

    还好,阿氪消失,只是那一瞬间的感觉。也就在周兆凯人头落地的同时,吴浩又重新感觉到阿氪了。

    而且他的感觉还变得更好了一些。

    那种感觉就好像冬季入春之后,身上减去了一层棉衣一般,感觉浑身上下轻松了许多。

    吴浩查了一下阿氪的二级面板,才发现阿氪只是重启了而已。

    当然重启的原因,未尝没有那个周兆凯的关系,所以他死的也不算冤枉。

    阿氪的二级面板非常繁杂,那上面记录着吴浩身体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哪怕是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阿氪二级面板上面都有记录,就好似吴浩的身体状况日志似得。

    那些信息太过浩瀚,就算他放个屁都有记录,吴浩一般都懒得去查看。

    平时吴浩都是用一级面板的,那上面是对吴浩个人情况的综合归纳。

    但是二级面板有的时候也有一些独特的作用。比如说吴浩要即时了解自己身体情况的时候。

    吴浩翻开自己二级面板上面的记录的时候,才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了完整的了解。

    事实上自从他的那杯酒下肚后,阿氪的二级面板上面就出现了一阵刷屏。

    你服用了竹叶青。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丹感为零,已免疫!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先天乙木之体生效,已抵抗!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丹感为零,已免疫!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先天乙木之体……丹感为零,已免疫!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先天乙木……丹感为零,已免疫!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先天……丹感为零,已免疫!

    ……

    有未知物质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先天乙木之体正在破坏你的丹感!

    ……

    丹感&amp%&#¥m%%m¥p

    ……

    ……

    ……

    发生未知错误,系统重启。

    重启成功。

    恭喜你领悟了新的丹方:腹泻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