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腹泻丹
    真实是最大的谎言!

    周兆凯很清楚怎么取信于人,所以他的绝大部分话都是实话。

    除了对于自己的身份有所隐瞒外,他把关于“马丁琳丹”上面的问题原原本本的交代了出来。

    事实上,他并没有指望吴浩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他只是以此为借口降低吴浩的戒心罢了。这个问题是他们周家的商队委托他带给他的师父陆思凡去解决的。

    要想炼制出媲美马丁琳丹的丹药并不难,甚至他就随时能够炼制出来两三种。

    但是既然在商队中广泛使用,自然要考虑成本的问题。

    马丁琳丹之所以这么出名,并不是因为它是多么高级的丹药。而恰恰是因为它价格低,炼制方法简单,所以才会在他们齐国商队之中普及。

    至少以周兆凯的丹道知识看来,马丁琳丹已经简化的不能再简化了,想要对它进行改良,除非提升丹药的品级。????而提升了丹药品级,丹药成本就会上去,却是又与原本的要求相悖。

    周兆凯虽然没有指望吴浩能够解决这种难题,但是他还是本着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想法,说道:“久闻吴兄丹道天赋绝伦,这次有幸一见。若是吴兄能够完成这张丹方的改良,能够不提升丹药品级的情况下起到同样的效果,周某愿以五千灵石相赠。若是能够给丹药再降低一品,成为黄阶下品丹方,周某愿意奉上一万灵石!”

    “哦?”吴浩感兴趣的问道:“若是再降一品,能够研究出解决你们齐国人水土不服问题的无品级丹药呢?”

    “那简直就是一场大功德!”周兆凯郑重说道:“周某愿以十万灵石相酬。”

    两人一番对话,让陪酒的小姐姐们听得一头雾水。

    她们还在纳闷呢,不是都丹药品级越高越值钱么,怎么到了这俩人这里好像越低级越贵重的样子啊?

    既然听不懂人家专业的东西,小姐姐们干脆开始发挥她们专业上的优势,不理会这边叨逼叨的两个闷蛋,全力的朝着司徒晓明发起了攻势。

    吴浩默默的接过了丹方,在那里皱眉苦思,这可真是一个大难题。

    以他现在的知识和悟性,能不能够解决还是两说。他想了好几种方案,但是心中推演后又给否决掉了。

    一时间,整张桌子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部分,左边淫词浪语,右边默默无言。

    “玲玲最近有没有想哥哥哦!”司徒晓明没有打扰吴浩那边的正事,而是和小姐姐们轻声调笑着。

    “人家日思夜想呢?”叫做玲玲的小姐姐嗲嗲的回道。

    “你确定是日……思,而不是别的什么?”晓明坏坏的道。

    “讨厌!”玲玲轻捶了一下司徒晓明,然后在他耳边轻声道:“亏得人家平时这么想你!”

    “小妖精!”司徒晓明笑道:“你是想通了,还是想开了啊?”

    “要不要一会儿哥哥留下来陪你,让你明白明白什么叫憋不如泄,堵不如疏!”

    司徒晓明说道这里,吴浩突然全身一震!

    憋不如泄,堵不如疏!

    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又思量了两分钟,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吼了一声:“笔来!”

    司徒晓明闻言,本来惺忪的醉眼中,精光一闪。

    他飞快的推开了挂在他身上的玲玲,三两步就来到吴浩的身边。

    手中一闪,他就从芥子袋中取出了两样物品。

    洁白的宣纸平铺在吴浩的面前,一支狼毫也递到了他的手中,而此时司徒晓明,却已经在他身边利落的研着墨了。

    一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哪里还有半点刚才不正经的样子!

    其转变之迅速,即便是那些逢场作戏惯了的青楼女子都有些不适应了。

    吴浩接过笔来,酝酿了一下,蘸了墨就开始龙飞凤舞起来,不一小会儿就把这张宣纸给写满。

    “成了!”吴浩把狼毫笔还给了司徒晓明,然后指着宣纸对着周兆凯问道:“周兄看看,我这丹方怎样,可配的上你那十万灵石?”

    周兆凯其实在吴浩写到一半的时候就凑上前来观看,一看之下,他就皱起了眉头。

    吴浩的这个丹方,居然是以常见的巴豆作为主药材。

    这让周兆凯心中有了一些不详的预感。

    继续看下去,果然如此。

    他也是精通药理之人怎会不明白,吴浩给出的这个丹方,病人吃了能不能治好……那不知道,但是好人吃了会生病那是一定的!

    周兆凯的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他脸色臭臭的说道:“吴兄,在下诚心诚意来求方,你为何这般消遣于我。这哪里是什么治疗水土不服的良药,分明就是致人腹泻的毒丹啊!”

    吴浩却呵呵笑道:“周兄说的不错,这的确是致人腹泻的丹药,此乃无品级丹药,既然是我所创造,那就命名成腹泻丹吧!”

    看着周兆凯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吴浩笑的更加灿烂:“不过周兄懂得药理,却未必懂得医理。你齐国人体质偏木属性,木主肝。来到了我们越国容易湿邪内停,肝郁气滞,因此才会消化不良。”

    “但是你有没有注意过这样一种情况,那就是这种水土不服的症状,几乎从来不会出现在正在腹泻的齐国病人的身上。这是因为腹泻的时候,流**体内大量元气的同时,也把湿邪之气给排出了体外。这正是堵不如疏,憋不如泄啊!”

    “不可能!”周兆凯不服气的反驳道:“发生水土不服的病人,就算是给他们吃强力泻药都不能减轻他们的病情,你这区区无品级的腹泻丹又怎么行!”

    “你还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吴浩摇了摇头说道:“已经发生病情的病人,湿邪之气已经积聚,自然不是腹泻丹能够排解的。但是对于没有发生病情的,吃了腹泻丹却是能够起到预防你们齐国人水土不服的效果啊!”

    最后他总结道:“所以这并不是一款治病丹药,而是预防的丹药啊!”

    周兆凯顿时目瞪口呆。

    良久,他才干巴巴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齐国人来到这里,没病没灾的,得先把自己吃的腹泻了,然后才能够避免水土不服的情况?”

    吴浩抚掌而笑:“正是如此!我们就你齐国人可以算一笔账啊,那马丁琳丹的成本是我这腹泻丹的百倍不止。你们齐国人呢,差不多十个人中总有一个水土不服的吧。如果他们都用我这种方法来预防的话,这成本仅仅是原来的一成都不到啊!”

    “你们齐国人的福音来了啊!”

    吴浩介绍的声情并茂,然而周兆凯好像依然还没回过魂来。

    他目光呆滞的念叨道:“但是你得把这十个人吃的都腹泻了,哪怕人家原本就没毛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