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公开课 (加更)
    罗五更宗师看上去就像个最普通的干巴老头。

    他满脸皱纹,皮肤干瘪。

    看上去并不像“阎罗要你三更死,我敢留人到五更”的医道圣手,倒是有点像吴浩前世见过的每天坚持爆肝爆五更的网络写手。

    比起苑大师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看上去这一位才像是命不久矣的模样。

    可是吴浩仔细观察却发现,此人干瘪的皮肤上闪烁着微不可查的荧光,满脸皱纹的脸上却有着一双神光湛湛的眼睛。

    而且此人身手灵便的很,在钟长老还没有回来之前,他就拿着那个“玲珑方”的药方闯到了医堂钟长老的诊疗室中,然后开门见山的问道:“谁是吴浩?”

    吴浩看到突然出现个干巴老头有些搞不清状况,但是接着他看着钟长老从后面跟来,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您就是罗师伯?”吴浩忍不住希冀的问道。

    老头点了点头,然后拿着玲珑方问道:“这药方是你献出来的?”

    “正是。”吴浩赶紧点头,然后诚恳的说道:“请罗师伯高抬贵手,救我师父一救!”

    “那是小事。”罗五更摆摆手说道:“你告诉我你这药方是哪来的。”

    吴浩一楞,但是他还是拿着早已经想好的托词对着罗五更说了一遍。

    “世间竟有如此惊才绝艳之人!”罗五更听了吴浩所说的海外异人不由心生向往。然后急切的问道:“那你可知道他们家住何方,老夫要登门拜访。”

    “这个……”吴浩一犹豫说道:“那异人云游四方,弟子也不知道到底在何处。当时也曾问过异人家乡。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山高水远,有缘再见。’”

    “果真高人风范!”罗五更不由得感叹道。

    然后他转过头来,对着吴浩说道:“你这玲珑方倒是足够让老夫出手了。不止如此,依老夫看它的价值还是高了。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占你便宜。我也给你一张药方,这是老夫这几年的得意之作,相必对你有很大的作用。”

    “那……怎么好意思!”吴浩说道这里,表情变得有些奇异。

    “给你这张药方,老夫也要顺便要拜托你一件事。”罗五更没有理会吴浩的谦虚,然后接着说道。

    “如果你还有机会看到那位高人,不妨把老夫的药方给他看一下,然后告诉他,红莲宗罗晓辉等着他坐而论道。”

    吴浩想到这罗晓辉应该就是罗五更宗师的本名了。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然后说道:“罗师伯放心,吴浩必不辱使命,只是我师父的病……”

    “说了是小事而已。”罗五更继续摆摆手说道,然后郑重其事的拿出了一张药方。

    他对吴浩说道:“这张方子你收好,此乃根骨方,持续服用能够不断的提升人的体质根骨,为人打下夯实的武道根基。怎么样吴小子,老夫的药方比之那异人的玲珑方如何?”

    “自然是罗师伯技高一筹”吴浩昧着良心说道,然后他又急道:“可是我师父的病……”

    罗五更看到吴浩小心的收起药方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听到吴浩的催促,不由笑着又摇了摇头,然后感到到:“年轻人啊,就是沉不住气,那好就让我给看一看吧。”

    说着他就拿起了苑大师的手来检查卖相。

    “哎呀!”这么一检查,罗五更就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吴浩满脸焦急的道。

    “稍安勿躁!”罗五更冲着吴浩做了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小声的嘟囔道:“喜伤心,怒伤肝,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苑老头这五脏六腑差不多都伤过一遍来了。谁给弄得啊,人才啊?”

    看着吴浩一脸汗颜的样子,罗五更放下苑大师的手,然后转过头来对他说道:“救人倒不难,不过老夫还有个条件。当然这个条件是额外附加的,你答应便罢了。你要是不答应,我可不敢保证救人的时候手不哆嗦。”

    吴浩还能说啥,当即表示什么条件他都答应。

    不过如此被人拿捏却是他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暗下决心以后一定弄上大批量点券备用,好到时候遇事不求人。

    罗五更看着吴浩点头,然后接着说道:“你师父这个案例比较典型,老夫要在医堂中公开施诊,也培养培养这些不肖的后辈,省的他们什么鸡零狗碎的病症都要求到老夫那里。”

    “苑大师真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吴浩嘴里说着违心的话,心中却有点怕人太多了会干扰师父的治疗。

    钟长老在一边看着吴浩不情愿的样子,忍不住小声对他说道:“你们师徒这是便宜占大啦,罗宗师可不轻易有这种公开课。而且每一次一旦出现,他必然会当众演示延寿神针!”

    “您是说……”吴浩眼睛一亮。

    “不错,不错!”罗五更点头笑道:“看在你这药方的份上,给苑老头延寿几年又如何。只是可惜老夫这一套延寿针法,明明总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施展,可是医堂的这些废材们就是学不会。他们的悟性还真的需要补补了。”

    “其他方面暂且不说,对于我们医堂而言,你的玲珑方却是比老夫的根骨方有意义多了。”

    罗宗师的话,让一旁的钟长老也不由得露出了汗颜之色,她左右环视一下,然后赶紧道:“那个,我去通知一下大家公开课的事情啊!”

    说着,她就逃也似得跑出去。

    苑大师身怀重症,不宜移动,所以公开课的地点依然选择在钟长老的诊疗室中。

    很快就有医堂的医师和医道大师前来,毕竟宗门唯一的医道宗师的公开课简直太难得了。

    不过虽然叫公开课,有资格来这里的人也不是很多。

    其他的一些医道境界与罗宗师差距太大的反而不用来听了,因为反正都听不懂,不过鸡同鸭讲罢了。

    来的不过是丹堂的一些长老,还有他们的得意弟子之类的人物,零零总总还不到二十个。

    这些人看上去很有素质,即便是他们脸色激动,也没有大声喧哗,只不过小声的窃窃私语罢了。

    罗宗师不愧有着罗五更之称,在他行云流水的针法下,苑大师的气色不断的好转着。与此同时,他还游刃有余的给医堂众人作着讲解。

    吴浩看到这种情况也大松了一口气,看上去师父的危机已经解除了。之所以现在还没有醒来,只不过是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罗五更给他施展了麻醉针法罢了。

    这一点刚才罗宗师已经讲解过,所以吴浩也很明白。

    接下来的一步,就是罗宗师施展延寿针法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即便是罗五更自己的脸色也不由变得严肃起来。

    而诊疗室的其他人,也不由的露出期待又紧张的表情,大气都不敢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