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丹神诅咒
    苑大师吧吴浩拿来的丹药放在桌子上,半天都未置可否。

    能到吴浩催促的时候,他才定定的看着吴浩,然后指着大力丸道:“你炼的?”

    “真的,我亲手炼的。”吴浩强调道。

    苑大师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吴浩说道:“你跟我来一下。”

    说着他就当先而行。

    吴浩带着疑惑一路跟着苑大师来到了书房,这是存放苑大师的炼丹典籍的地方。

    此时书房的桌子上,摊开着一叠宣纸,宣纸的旁边还有着三个信封。

    吴浩推测应该是苑大师不久前在这里写信,不过写到一半他就卡文了,于是就跑去喝酒了。

    吴浩先偷瞄了一眼,看到的内容让他心中一个咯噔。

    居然是写给宗务堂长老想要发布任务寻找乙木血脉的弟子的。

    找乙木血脉的弟子干什么?很明显这是又要收徒弟啊!

    吴浩心中顿时升起了一阵危机感。

    而且信里面还提到了一个奇怪的特殊要求,那就是找到的弟子不能姓吴。

    这是怎么个意思?

    姓吴的招你了啊!

    吴浩还想着再瞄几眼,可惜苑大师已经把信件装了起来。装好了整整三个信封。

    只可惜吴浩只看到第一封信的部分内容,另外两个却是丁点儿没看到。

    苑大师拿着中间的那个第二封信交给了吴浩。然后对他说道:“这是老夫给医堂副堂主钟师妹的信。信中拜托她安排你在医堂实习,从今天起,你就去那里学医吧。丹道和医道毕竟还是有些联系的,你学的那些药材知识也能派上用场。”

    吴浩懵在当场。

    等到苑大师说完,他才急急的说道:“不是,师父,我不炼丹么,学的哪门子医?就算学医,那顶多也是兼修啊!”

    嘭!苑大师却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双目通红的爆喝道:“吴浩!你还想骗老夫到什么时候,你分明就是个丹盲!你个大、丹、盲……”

    “丹盲,怎么可能?”吴浩又拿出了一粒他刚刚炼成的大力丸说道:“师父,我能炼丹啊,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苑大师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颓然的坐到座椅上,悠悠的说道。

    “丹盲的问题太过罕见,老夫也是最近才开始注意。这两天老夫翻了很多宗门典籍,想要研究一下关于丹盲的具体情况。”

    “这种事情万中无一,不过在丹堂还有医堂的卷宗中老夫却发现了三十年来有这么两例。”

    “一例的发生在一个叫吴晴的弟子身上。另一例却是在二十多年前,事主叫做吴梦瑜!”

    说道这里,苑大师神情复杂的看着吴浩:“这两个人,你可认得?”

    吴浩顿时呆在当场。

    敢情这丹盲还是能盲一窝啊!

    怎么他妈从来都没说过呢?他姐也从来没说过?

    后来吴浩想了一下那两人的性格,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光彩事,不说也可以理解啊。

    比如说他吧,他就没准备和任何人说。

    但是马上,吴浩却是想到了一个细节,苑大师的说法是有破绽的啊。

    于是他赶紧提了出来:“师父,不对啊。我妈根本就没晋升过炼气期,她没有真气不能炼丹啊。那她的丹盲是怎么察觉出来的呢。据我所知迄今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技术手段来鉴别一个人是否是丹盲呢。只有通过不断的炼丹尝试才能发现。”

    苑大师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的很清楚么,看来私下里没少查资料吧。关于吴梦瑜的事情卷宗里面恰恰有一些记录。她虽然没能晋升炼气期,但是未必没有炼气期的追求者,当初甚至有炼气期的丹师专门为她打下手施展丹决,让她提前体验炼丹的感觉。”

    “而体验的结果就是完全没感觉!”苑大师把目光转向了吴浩说道:“所以说,你就是丹盲,你全家都是丹盲!”

    “师父你这话怎么听着像是骂人呢。”吴浩有些不满的说道:“不是说丹盲万中无一么,怎么会这么巧都出现在我们老吴家。”

    他现在却是有些理解第一封信中为什么不要姓吴的了,很明显,这是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

    苑大师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你可知道丹盲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丹神诅咒!”

    “老夫现在是炼丹大师,在老夫之上的炼丹境界还有丹道宗师、丹王、丹圣,还有再往上的丹神!”

    “丹神是已经走到了丹道极致的存在,他们能够轻易的炼制出超越天阶的丹药。这样的丹药甚至不容于天,要度过丹劫才能够存于世间。”

    苑大师露出了无限向往的神情。

    随后他接着说道:“这样的人已经拥有着不可思议的炼丹手段,他们甚至能够利用神魂借用星辰之力炼制本命神丹,本命神丹度过丹劫就能够破空分升到星辰界外空,化作一颗完整的星辰。这就是丹神的本命星辰。一般而言,这颗本命星辰会以丹神的名字而命名”

    苑大师激动的说道:“这是丹道的至高荣耀,在星空之中留下一颗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本命星辰,为世人铭记,万世不朽!”

    “修行者有陨落之时,然星辰不朽。拥有着一颗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星辰就是我丹道的最高成就。”

    “而所谓的丹盲,就是丹神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对着自己的本命星辰发下的星辰之誓。被星辰之誓所诅咒之人就会受到丹道的排斥,终身无法独立成丹,并且祸及子孙!”

    “只要那颗星辰还在,它就会一直对星辰界中的生灵产生作用,所以丹盲也一直是丹盲!”

    “无法可想,无药可医!在丹道就算再怎么努力,最多只能够成为别的丹师的助手罢了。”

    “这么说只要把那颗丹神诅咒应誓的星辰给搞定,丹盲的事情就能够迎刃而解了!”吴浩却是很乐观的说道。

    苑大师瞪了他一眼:“你先别扯那些没用的,我说这么多就是要告诉你,丹盲是遗传的!”

    “真的祖祖辈辈都不行?”吴浩疑问道:“那我要生一堆女儿到处乱嫁,久而久之,世间的丹盲岂不是越来越多?”

    “瞎说!”苑大师没好气的说道:“就凭你一个丹盲还想毁掉整个世界的丹道不成。这东西虽然会累及后代,但并不一定是代代都有的。有时会隔代遗传,有时候还会隔好几代,当然也有运气不好的,那就一家子全都是。”

    说完他就把目光转向了吴浩。

    “我不是啊!”吴浩举起了手中的大力丸说道:“我练成啦!”

    “可是依老夫前几天观察,你就是!”苑大师肯定的说道:“你这丹药不是从别处弄来糊弄老夫的吧?”

    “您老人家岂是那么好糊弄的?”吴浩随口拍了一下,然后说道:“您教给我的不是独门丹决么,你看看这丹药,可是我用这丹决炼的?”

    苑大师将信将疑的接过吴浩手中的丹药,终于仔细的看起来。

    “看起来,真的是我们的师门秘传丹决啊?”苑大师感叹了一声,忍不住习惯性的吸吸鼻子。

    “呸呸呸!这是什么味儿啊!”

    看到苑大师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吴浩终于想起来自己师傅的鼻子比泰迪还灵了。

    “那个……”吴浩尴尬的笑了。“炼成丹药,太激动了。”

    “出门太急,没仔细洗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